[对戏考核]驸马。宁琰

考核梗:长公主要纳面首?
对手角色:长公主。龙芯蕊

— — — — 驸马考核 — — — — -
驸马。宁琰
“公主要纳面首,纳了便是,何必还来找我商议?”
语气平静而随意,手上都动作都未曾慢下来,仔细地将博山炉中的烟灰倒入窗台前的一盆白玉兰盆景中,竹片轻巧地翻弄着,将烟灰埋入土间,再一层一层地覆上黄土,一丝不苟,孜孜不倦,恍若面前的盆景才是心中挚爱,余者皆如粪土。
待到一切修整侍弄妥当,才缓将身形自窗前回转,
“还是,公主有什么需要为夫搭把手帮忙的?”

长公主。龙芯蕊
【并不在意面前人语气中的冷漠疏离,走到他身后环住他的腰,将头贴在他的背上。】
宁卿,你难道一点也不在乎吗?真是伤孤的心啊。
【听到他愈发冷淡的话,面色沉了下来,甩袖怒道】
你就这态度?看来是对孤是真的不在意了,亏孤还顾着你的感受想来告知你。

驸马。宁琰
当年也曾琴瑟和鸣,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失去了去体察她心中所思的能力与耐心,取而代之的,是日复一日的疏离开来。
眉棱间一蹙,复而又悄然隐去。自袖间掏出白绢拭去指尖泥土,偏头看向人乍然清冷下来的面容,凝眸端详了片刻,才蓦然轻笑,
“我不在意,你不高兴,那,我把他杀了,公主可开心?”

长公主。龙芯蕊
【凤眸微眯,显出几分凌厉。几步逼近,伸手捏住他的下巴,长长的指甲几乎掐进肉里】
宁琰,你一定要激怒我是不是?
【直直的凝视着他,仿佛是要看穿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手上愈发用力。】
【忽的放开他的下巴,轻蔑的从怀中掏出一块手绢擦了擦手,仿佛在擦什么脏东西。随手将用过的手绢扔到地上。】
随便你,你想杀就杀吧。不过一个面首,我还不在乎。

驸马。宁琰
在人面前一贯的波澜不惊,却在一刻间霍然消失,下颌擎于人手,眸中划过的一线锋芒对上人的凌厉目光,对于这样锋芒凌冽的目光,从来都是许之以欣赏与纵容心态,这是第一次有了争锋相对的味道。
浅薄的浮愠挂上心头,如长锋出鞘,止水心境一旦打破,便再止不住,随着人松手的动作点头浅笑,音韵浅淡投向窗外屋檐下的近侍,
”公主不在乎就好,阿玄,做得干净些 — — ”
目光自落地的手绢上一扫而过,语气轻得恍如拂去袖上枯叶草芥,
”…莫脏了手。“

— — — -考核完毕 — — — — — -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Witch's Attic’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