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面首。墨苓 长公主。龙芯蕊(2)

==========熙和王朝丶开戏==========
人物:长公主面首。墨苓 长公主。龙芯蕊
时间:熙和十五年 正月二十五日
地点:长公主府
剧情:芯蕊因事忙冷落墨苓,墨苓闹脾气顶撞
要求:禁水、禁抄袭、禁穿越(自行填写)
备注戏码:罚戏
==========华丽开场============

长公主。龙芯蕊
【新年方过,府中还有许多事没有处理,整日忙得焦头烂额的,也没有心思去光顾后院。那日一时兴起买了新人回府已属不妥,虽已过了十五,无需夫妻同寝,但刚出了新年就纳新人,到底是落了驸马面子,也就强忍着没去看他。】
【这日,手上事情基本了结,想到许久没见他,心中也是想念,又见日子已近月末,也算是在心中给自己找了个可以去看他的借口。将手上的账本合上,对女官吩咐今晚歇在墨院,整了衣衫,缓步而出。】

公主面首。墨苓
【那日被人买下带到了着奢华的宫殿之中。竟然让自己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要什么山珍海味便有服侍自己的奴婢端上来。再好的锦缎也做成了精致的衣裳穿戴在自己身上的日子。他们说我有幸当了当今圣上长公主的面首,后生可有福能享。可是自从那日起人便没有再来过。自己从来没有被人伺候的那么好脾性也逐渐骄横起来动不动就耍脾气让自己的侍从们不知如何是好。今日好像与往常一样,慵懒的靠在柔软的软塌上面把玩着身上的挂饰】

长公主。龙芯蕊
【踏入墨院就见着他靠在柔软的软塌上,那慵懒的小模样像极了自己小时养的波斯猫。那波斯猫可是西域的贡品,一共也只得了那么两只,只可惜到了这儿水土不服,没能长时间相伴。这胡思乱想着,心中更柔软了几分,也不计较他的失礼,径直走到软榻边坐下,环住他的腰,柔声道】苓儿,这几日在府里住的可习惯?有没有人为难你?

公主面首。墨苓
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从长廊走进来,本就着身份应该下去与人行礼,但是因为长久的冷落再加上今日越发骄横的脾气赌气着继续赖在软踏上】苓儿在这府中过的很是滋润。靠主人您的福气自然没人敢难为苓儿。不知主子这些日子过的可还滋润…是不是又招进了几个姿容貌美的面首时常陪着?【话中带话的这么说着,给人的自然不是好脸色,满脸的不开心也不起身让座给人】

长公主。龙芯蕊
【听了这话脸色几乎是立刻冷了下来,但想到他那日的乖巧,以他的性格,不该是会说出这番话的。心中猜想他许是听到了什么传言,或是受了什么委屈吧。深吸了口去缓和了脸色,轻抚他的背,道】苓儿这是怎么了?可是哪个奴才伺候的不尽心,委屈你了?你说出来,孤给你做主,定不会轻饶了他。【说着便瞪向了边上的侍人,怒声斥道】你们是怎么伺候公子的!

公主面首。墨苓
【侧头看到急忙跑到面前跪下瑟瑟发抖不停求饶又一直表达自己忠诚不已的侍从,觉得吵的耳朵疼便摆摆手】没有人委屈了苓儿…【依旧赌气的扭头不看着人,低头玩着自己的衣服】就可怜自己做了没人把玩的金丝雀关在这个华丽的冷宫中…【话刚出口就觉得自己的话确实有些不太妥,便闭上了嘴巴低头不再继续言语】

长公主。龙芯蕊
原来苓儿是在生孤的气,觉得孤冷落你了?【松开了环住他的手,挑眉看去,隐忍语气中压抑不住丝丝怒气。抓住他的肩,用力将他按在榻上,手上却温柔地抚摸他的面颊】那由苓儿看来,孤该怎么做才不是冷落你呢?是不是要日日笙歌才是对得起你?【直起身子,毫无留恋地说道】若是如此,你也不用留在这儿了,我看还是早日送你回去为好。

公主面首。墨苓
这..【感觉到人的手离开了自己的腰上实感人隐隐怒气。被人抓着按在榻上,略微有些惊慌的睁大了自己的双眸,侧眼看着人滑过自己面颊的玉指。急忙摇头】不..【看着人起身急忙跪下拉住人的衣裙】苓儿方才一时失德..是苓儿的失误..还请主人责罚..苓儿知错了..苓儿会记住自己的身份好好侍奉自己的主子。

长公主。龙芯蕊
【被人拉住衣裙便顺势坐到榻上,弯了腰将裙角从他手中抽出】方才还这么不甘,现在便言知错……呵【轻笑一声,语气中透着讽刺,续道】苓儿这话变的可真够快的,只是不知这前后两句,哪句为真哪句为假?【凑近他的面颊,朝他唇上吹了口气】孤是猜不出,不如由苓儿来告诉孤?

公主面首。墨苓
回主子的话…苓儿不敢撒谎…这前后两句都是真的…只是…之前的都在赌气…【看着人靠近害怕的闭上眼睛却感觉热气吹来】苓儿只是自那日起便没再见过主子…怕主子不要苓儿心里很是害怕…望主子可以今日留在这府中的时间能久些…苓儿从来没有过到这么好的生活,一时忘了自己的身份…还请主子严加管教。【跪好在人面前给人磕了个头】

长公主。龙芯蕊
【他规矩跪俯的姿势映入眼中却觉刺眼,心中不喜他过于谨慎的样子,这样的他让人感觉太规矩,不够亲近。本想伸手拉他,却在伸手前犹豫了。本以为驸马会是唯一的不同,现在看来……一掌拍在榻上,皱着眉轻斥】行了,别跪了,看着心烦。【顿了顿,收敛了情绪,淡然道】既是苓儿要严加管教,那不如自己说说该如何管教。

公主面首。墨苓
听到人掌拍塌上,急忙惊起。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苓…苓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于是只好硬下头皮将人定下规矩责罚的工具一一拿出放在桌子上】按照规矩…应该…【虽然知道自己出错但是总觉得害羞不想说出那句话】

长公主。龙芯蕊
行了,不用说了。【看着他难堪的样子也舍不得再逼他,拍了拍身边的塌】过来。【也不去看他的反应,径直起身走到桌旁。伸手拂过桌上的工具,刚拿起竹条,却思及他曾言“板子看着可怕却不容易伤到,竹条纤细却会伤及到肌肤”。顿了顿,终是将它放下,只取了块普通的板子。】

公主面首。墨苓
哦…苓儿知道了…【看了看软塌子慢步走了过去也不好私自做下姿势的决定便安静的等着人】不知主人想要让苓儿如何受罚…?【尝试性的问了问看着人拿起竹条心都提了起来大气不敢出觉得自己这下子要完了人是真的生气了。但看人迟疑了一会放下竹条又拿起普通的板子倒也松了口起】

长公主。龙芯蕊
【回身却见人还是傻傻站着一旁,心中更多的是哭笑不得。执了板,走到他身边在他臀峰处落了一掌】下衣褪了去榻上趴在,这还要孤教你不成?【侧坐到塌边,等人动作。】

公主面首。墨苓
呀…【还没准备好臀峰就被人用手不轻不重的拍了一掌】苓儿怕私自作主嘛…【语气有些像在怪人一样把自己繁复的华衣慢慢除下碟好放一边在跪在塌边上身趴好】

长公主。龙芯蕊
【静待他的动作,见他仅褪下华丽的外裤再无动作不由挑眉看去】继续。【四目相对,眼神闪了闪, 将嗓子眼的“这是谁教你的规矩”咽了下去。吸了口气,硬了心肠只做未见。】

公主面首。墨苓
是…【虽然被人买进府中之前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是衣衫褴褛难以遮掩自己的身子,但是第一次要赤裸半身在人面前也还是有些别扭。慢慢的将里裤也给退了下来重新趴好】苓儿准备好了…请主子责罚

长公主。龙芯蕊
【想着再拖延二人心中都不好受,执起手中的板子就抽下,一连五下重叠着落于臀峰,制造出一抹红痕,又向下半寸又落下五下。见人臀上浮现两道红痕,手中板子略缓了缓,留意着他的反应。】

公主面首。墨苓
【木板子和自己的翘臀拍打出清脆的啪啪声回响在空旷的堂中。连续的五下打在了臀峰同样的地方一下一下加重了疼痛感觉,刚想要喘气歇息一下靠近大腿的地方又重重的挨下了五板子。】嗯..哼..【也不敢乱叫唤惹得人更加生气,只是忍着小声哼哼了几下调整好姿势放松下来紧绷的身子准备继续挨罚】

长公主。龙芯蕊
【见他只是小声哼哼,想来也是受得住这力度的。起身绕到另一边,如法炮制,也留下了两道红痕。停了板子,将微凉的手附上他臀上的红痕轻揉,放柔了声音问道】还受得住吗?【顿了顿续言】这次没有确切的数量,你觉得受不住了就喊停。

公主面首。墨苓
又是同样的十下留在另一半臀瓣上面。脸因为裸露臀部的羞耻变得有些微红。咬着嘴唇哼哼着扭动了一下屁股想要缓和缓和刺辣的疼痛。听到人的话语点点头】苓儿承受的住..谢谢主人关心..苓儿一定记住这次的错误..【火辣辣的臀部被人用微凉的手指抚摸疼痛减少了不少】苓儿不疼了..主人继续便是

长公主。龙芯蕊
【听他这般说便应下不语,重新执起板子。努力错开前两次的肿痕,却是贴近臀腿交界处。这儿的肌肤要柔嫩的多,担心伤到他,这次落板减了力气,也放缓了速度,给他留出喘息的时间。】

公主面首。墨苓
虽然力气明显比之前的要轻的很多,但是被人打了靠近臀腿交合处的嫩肉疼的叫了起来】啊!【就差要跳起来全身一颤】呜…【急忙调整好姿势喘息了片刻才慢慢缓和过来】

长公主。龙芯蕊
【听到他的痛呼忙将丢下板子,看着他的样子本想训斥却又不忍心了】你呀,真是太实在了,就不会服个软吗?【轻声埋怨道,又给他轻揉伤处】好啦,知错就好,不罚你了。

公主面首。墨苓
被人拉起来也不敢坐下便侧着一边身子靠在人怀里】苓儿怕再顶嘴主人会更生气啊…【看着人好像不生气了乘机撒娇】苓儿疼…主子要陪着苓儿好好帮着揉揉可好?【被人用手轻揉着红肿的臀部麻麻热热的倒也没了什么疼痛】

长公主。龙芯蕊
【配合着动了动身子让人靠地更舒适些,听人撒娇也淡笑着应下】好。【手俯在他臀上轻揉,感受到掌下那拱起的部位滚烫地温度,叹了声不语。】

- 结 -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