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 & 面首-倾颜

=========熙和王朝丶开戏=========

人物:长公主面首[德妃。东方敏珠披皮] 长公主[先生。沈秋君披皮]
时间:熙和二十三年 八月二十八日
地点:长公主府内
剧情:新宠恃宠而骄
要求:禁水、禁抄袭、禁穿越
备注戏码:情趣拍
==========华丽开场============

长公主面首
【入府当日就被公主唤去侍寝,一连五日颠龙转凤,好不自在,本以为第六日亦是如此,哪知公主吭也不吭一声便走了。空等到天明,不想第二日又是如此,这般又是一连五日,下人们嘴严,怎么也不肯透露公主行踪,好不焦心。本以为是公主玩厌了自己,不想这日有唤自己去侍奉,心里只觉得堵堵的,进了殿只一揖,并不跪拜】

长公主
【本是戏谑之言,不想真也是在驸马那儿宿了五日。这日,想到许久没见那新人,心中也有些想念,便命女官唤了他过来。数日没见他,他怕是该担心了吧。】
【不知怎的,脑中突然浮现出自己临走前驸马那似笑非笑的眼神,还有那句“这是既管新人笑,也管旧人哭”。轻轻摇了摇头,终究是自己负了他。想到这儿,对那心心念念的新人也淡了几分。】
【宣了那人上殿,见他只是行了揖礼,并不跪拜,不由皱眉道】
你的规矩呢。

长公主面首
【等了这许多日,见面只是这么冷冷一句,心里不由凉了半截,自己终究不过是个玩物,轻轻低了头,微微蹙眉,略有些不情愿地撩袍跪下,道】倾颜见过公主。【此言一处,自己听来都暗暗吃惊,怎么这般的冷淡,还夹杂这三两分不甘心,怕是要触怒公主了。只是说出的话,也不能收回,一时有些恍惚】

长公主
【自己虽算不得敏锐,却也不是愚笨之人。再者,他语气中的冷淡和不甘心那般明显,自己怎会分辨不出。】
【径自坐在椅上品茶,并不叫起,仿佛没看到殿上跪着的人。屈起手指在桌上轻敲,眼底也透出薄怒,只是语气仍然淡然。】
怎的,倾颜似乎对要对孤行礼这事很不甘心啊。

长公主面首
【手指触着冰凉的地面,跪了片刻寒气便透过膝下薄薄的衣衫,冷着肌肤。唉,只有公主宠爱自己,在这府里才能立足,何况才入府,除了公主和身边伺候的小厮,再无其余人识得,若就此得罪公主,怕是日后日子不会好过的。定了定神,柔声说道】公主是天之娇女,嫡仙下凡。倾颜卑微,方才不过为公主的风仪倾倒,哪里敢对公主不敬,若有失礼之处,还请……还请公主责罚。

长公主
【听得这一番话,沉下的面色好看了许多。自是明白他这般做小伏低百般乖顺只为了不被自己厌弃,却是不在意。他对自己而已不过是个玩物,能让自己开心便留下,厌了便再换一个,哪里值得自己为他花心思。好听的话谁都喜欢听,他既然认清了身份,那便留下,反正自己对他的服侍也颇为喜欢。】
【起身走到他面前,半弯了腰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头看向自己。】
哦,倾颜觉得,孤该如何责罚你呢?

长公主面首
【摸这自己下颌的手指滑腻,只是透着冰冷的温度,被[黑线脸]迫抬着头却依旧低垂着眼皮,避开人的目光,说道】倾颜的身家性命都是公主的,只要公主高兴,怎么样都好。公主说,是不是?【只在最后一句时,方才抬起眼皮,看着人】

长公主
【看着面前低眉顺眼的人,仿佛方才的冷漠不甘仅是自己的想象,而非亲眼所见。不过,他现在这般乖巧倒是很合自己的心。】
【收回捏在他下巴上的手,背到身后,淡然道】
随孤来。
【言毕,径自转身回内室,不再关注他的举动。】

长公主面首
【起身跟着人向内室走去,也不知会如何,只怕不是云[黑线脸]雨之事那般简单】

长公主
【走回内室,一路也在思考该给他怎样的责罚。此时对他还在兴头上,并不想真的伤了他,只是给个教训就好。】
【至床边,随意蹬掉鞋子,盘腿做于床上。对来人点头示意道】
衣服都除了,趴上来。

长公主面首
【一路上人都不说话,不知公主在想什么,一颗心不由暗暗发紧,莫非要以什么刁钻的法儿罚自己】
【进了内室,不想人竟是这么一句,心中暗喜,看来公主的气消了不少,只要尽心服侍得熨贴就好了。赶紧手脚麻利,褪下衣衫,轻轻侧卧于公主身旁,软声低唤】公主,要倾颜怎么服侍?

长公主
【见人的样子也知他是想偏了,却也没有解释。伸手将他拉到自己身边,扬手拍在人身后挺翘处。】
【白皙的肌肤被大力击打之后留下淡粉的痕迹,却又很快消失不见。有些惊讶于自己感受到的极佳弹性,手上又是几下落于他身后。】
【清脆的拍打声让自己也有些脸红,却是忍不住重复着手上的动作。】

长公主面首
【心下一惊,不想人竟是这般,听着身后清脆的声响,面上有些发烫,好在疼得并不是很厉害,受着倒也没什么。只是久了还是有些忍不住扭动下身试图躲闪】

长公主
【见到掌下人的躲闪,只觉得被触犯了威严,心中不悦。一手按住了他后腰,一手加了力气落下。】
倾颜,你的胆子真是越发大了。
【这话语听着严厉,语气却是缓和了。本就只是些许的不悦,此时看着眼前的美人,那些气早就消了。】
【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可除了特意加重的几下像是惩罚,其他的更似爱 抚。】

长公主面首
【被人按住腰,又觉得臀上力道重了些,一面控制着不动,一面低哼了几声,听人问话,语气柔和了,后面力道更轻了下去,心下已经了然,回头眨眨眼,看着人,低声问道】那…公主还在生倾颜的气吗?【就势坐起身来,身手欲将人揽入怀中,亲吻着人的秀发额头,柔声道】公主要是不生气了,让倾颜伺候可好?

长公主
【心中仅剩的一点气也被人几句温言软语抚平,对他擅自起身的行为也不在意,顺势倚进他怀中,抚上他赤裸的胸膛。】
嗯,那便看倾颜的本事了。要是伺候的好便罢了,要是不好……
【拖长了声调假装威胁,语气却是柔和。环住他的脖子送上红唇】
我想,倾颜不会让我失望的吧。 — — 结 — —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Witch's Attic’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