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公主。龙芯蕊 亡国皇子。启昭[瑞王世子。龙儇披皮]

=========熙和王朝丶开戏=========
人物:长公主。龙芯蕊 亡国皇子。启昭[瑞王世子。龙儇披皮]
时间:熙和十五年一月三十一日
地点:皇宫→长公主府
剧情:得了新美人,新美人却是个刺玫瑰。到手了却吃不到,长公主表示伐开心。
要求:禁水、禁抄袭、禁穿越
备注戏码:纯虐待
==========开场============

长公主。龙芯蕊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幼时所背诗词中的盛景本以为此生难见,却在这次的庆功宴上得以实现。此次将军的大获全胜不仅攻入了对方的皇廷,还虏来了所有的皇室成员,包括那个被藏起来的小皇子。】【在一群哭喊呼号的囚犯中,唯一一个冷静冷漠的人总是很显眼的,更别提他还长着张独特的脸。虽然知道他是亡国王子,也忍不住当场站起身。】陛下,可否将此人赐给臣妹?

五皇子。龙儇
[大都被灭,皇室之人尽数被俘虏。虽说仅仅是一个庶出皇子,不受重视。却也好过今朝沦为贱俘千倍万倍。一路却因为出言不逊,挨了不少责打,因此学会如何隐忍闭口。][见那长公主指着的人乃是自己,不禁一愣,丝毫不回避地看着那女子。少年轻狂,迎上人目光。既然自称臣妹,估计就是这狗皇帝的妹子一流。看着年纪倒是和母妃差不多大,老牛吃嫩草。几乎脱口而出,生生忍住。勾唇冷笑,却愈发显出俊郎。]

长公主。龙芯蕊
【虽是眼巴巴地等着陛下反应,也没忘了留意新看上小美人,见他勾唇冷笑,越发觉得神似那人,也越发势在必得。见皇兄犹豫片刻终是应下,笑着谢了恩】那臣妹就先谢过陛下了,臣妹一定会看好他的,不会给他逃走的机会。【得意地看了他一眼,盛气凌人地指挥身边人道】没眼色的东西,没看到陛下把那小奴才赐给孤了吗,还不将他给我带来。【新得了美人心情愉悦,也不等陛下说散席,就匆匆告了假,带了那人回府。】

五皇子。龙儇
[因着手足尽数被麻绳紧紧缚住,丝毫没有逃脱的可能性。眸中冷意愈发森然,扭头不再看那长公主。]
[被几名侍从抬起丢入车中,车帘拉下,看不清外面是什么物事,一路沉默不语。][估摸半个时辰功夫,便到这华丽的长公主府邸。强摁住跪在地上,对那华服女子冷笑一声]不想熙和长公主还喜欢吃嫩草呢。啧啧,果真是徐娘半老,风骚不减。

长公主。龙芯蕊
【听他这么说也不恼,轻佻地在他脸上抚了把,漫不经心道】你和他还真是像,连这张嘴也是,都是这么不饶人。【抚在他脸上的手下滑到他嘴唇上,恶意地用力摩擦着】不过,我喜欢。【顿了顿,又笑着道】你还可以更冷更毒一点,我可不喜欢一个有形无神的人。

五皇子。龙儇
[侧开头避开那芊芊玉指,看着人,带着几分调笑之意]原是公主之身得不到疼爱,寂寞难耐呵。熙和长公主也如此放荡,还是第一次见着。[嘴唇被人拂过,眼中陡然出现一丝狠辣的恨意。害我国破家亡之人的妹妹,我必然不会放过你。狠狠一口咬在其手指上,死死不放开。直至一股血腥之气,方才松口]
要么杀我,要么便放了我。我誓死不从你。

长公主。龙芯蕊
【并不介意他的叫嚣,直到手上传来一阵刺痛,轻嘶一声,下意识地甩开了手。吃痛地将手举到面前,看着手上渗血的口子,眼神暗了暗,反手一巴掌甩过去】呵,别给脸不要脸。【上前重重一脚踢在他的腰侧,冷道】求死?想得美,孤不会杀你,孤可是答应过皇兄要‘好好招待’你的,怎么能轻易让你死呢。

五皇子。龙儇
[被人狠狠一掌扇在面颊之上,面上立刻肿起红痕。狠狠对人一吼]谁须你这荡妇给脸?[被人一脚踹中腰际好生疼痛。因着被绑缚的缘故失去重心便摔倒在地,依旧丝毫不畏惧地顶撞激怒那人。]这便恼羞成怒,可丝毫也不知涵养。我倒是看看,你能把我如何?

长公主。龙芯蕊
【怒极反笑,脚一动踩上他的胸口,脚底用力碾轧着,似乎能听到他胸骨的声响。担忧再用力会真的伤到他的胸骨才收回脚】孤是不是该夸你句‘初生牛犊不怕虎’。你是真觉得,孤不会把你怎么样?【满脸讽刺地看着他,拔高了声音道】给我把他捆邢架上去,孤要亲自教训他。

五皇子。龙儇
[被人踩着胸口呼吸都有几分急促,面上却依旧冷若冰霜不肯示弱。待其松脚,才咳嗽几声,言]哼,我本就没想生还。[被几个大力的侍卫架起,看着抬来的刑架。绑缚被松开,又被人大字型绑在那架子上。趴伏在冰冷的刑架上,强自抬头看着那人]你要怎样?放开我。

长公主。龙芯蕊
【听着他无休止的叫嚣也是厌烦,从身边人手中夺过惯用的鞭子,抽上他单薄的脊背。不耐烦地出声】闭嘴,再吠一声信不信孤割了你舌头。【一时也没了亲自动手地兴趣,将鞭子卷回手上,目光随意移向远处。看到下人奉上的实木刑杖微皱了眉,又重新偏过头去,淡淡道】换成小一号藤杖。先赏他二十藤,让他长长规矩,学学该怎么说话。

五皇子。龙儇
[后背上狠狠挨了一边,听着后面的言语,一惊之下,只吐出一句]谁稀罕和你说话。[言罢,便咬住下唇不语。小腹下面被垫高了少许,紧接着两根藤杖分别架在自己的左右臀瓣上。自幼虽说不受父皇重视,却也从未受过刑杖。不禁身子略微颤抖着,眼中流露出恐惧,一瞬即逝。][片刻,残忍的刑杖便落在自己臀部。咬住下唇闷哼一声。]

长公主。龙芯蕊
【负手而立,默然地看着面前的行刑,耳边不断回响着藤杖的破空之声和随即而来的责打在身体上的沉闷声音,一下接着一下。他的身子在邢架上微微颤抖着,显然是痛极,可他却是一言不发,只在受不住时才闷哼出声。二十下很快就打完了,这结果却当真不让人满意。漠然看向行刑的那两人,冷声道】怎么,天色晚了,困了,没有力气?【冷笑一声,执鞭上前】既然如此,那孤就给你们做个示范。【全力挥鞭,也不在意落鞭的位置,许是有几下落空,但大多也是落在他的肩上、背上。又抽了几下也觉无趣,收了手】看来孤是太小看你了。这藤杖皮鞭在你眼前怕是不够看,不如换了烙铁。

五皇子。龙儇
[一下接着一下的痛楚,仅有几声闷哼,即便是国家已亡,气节更加不能丢去。臀上火辣辣的疼痛,鲜血渗透衣裤。][接下来的鞭子无疑是雪上加霜,让自己愈发疼痛难忍。下唇被咬的出血也未曾喊出一声来。听了烙铁二字,不禁在刑凳上撑起来看着人]你……残忍!

长公主。龙芯蕊
你说孤残忍?【偏了偏头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收回鞭身,用鞭把戳了戳他身上的伤口,漫不经心道】这不是看你和藤杖不够尽兴,特意给你加点彩头嘛,怎么就是残忍了呢。【挥挥手示意下人将放着烙铁炭火盆端上来,拿起烙铁,仿佛自言自语道】这该烙哪里呢?不能烙脸上,伤了脸可就不漂亮了,要不腰上吧,也不显眼……或者是背上?顺便还能止止血。【看向他笑道】不如你说说,你想烙哪里?

五皇子。龙儇
你……简直是……恶魔![几乎用着全部力气对其嘶吼着。狠狠一口吐在其衣角,宣泄着心中的痛恨与身上的痛楚]龙芯蕊,你不得好死![扭动着已经逐渐酸软的身躯。看着人姣好面孔透出的狠厉。早晚一日,我要报得此仇。原来……你只为我这一张脸而已。呵,原来是个没有驸马宠爱的公主。嗤笑一声]可悲啊,可悲啊。

长公主。龙芯蕊
【被他啐在衣角,才舒展开的眉又皱了起来。头一回见到这么愚蠢的人,到现在都认不清自己的身份,没有能力反抗,只会在那里乱吠。可是很不巧的,偏偏会勾起自己的怒火。本来只是拿着吓人的烙铁重重按到他的肩上,仿佛能听到皮肉被烤焦的兹兹声,邪邪地勾起唇角,恶意道】可悲?只是不知道谁更可悲了呢。【扔了烙铁,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以手掩口打了个哈欠,感觉有些疲倦,这刑房里浓重的血腥味也闻着犯呕。拍了拍椅子扶手,起身道】今日便这样吧,找个大夫给他看看。毕竟是陛下赐的人,这才到了孤手里一天就半死不活的也不像样子,显得孤有多残暴似的。【语毕,轻哼一声离开。】

- 结 -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Witch's Attic’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