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特别有意思,一整夜醒来很多次。

梦见我一路北上到蒙古。

到达她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因为我是凌晨出发的。我先是打听了学生问问数学老师在哪里讲课,等我问完了梦就醒来了,原来是我想上洗手间。回来后太冷睡不着,一想对了她是教政治的,我又继续做梦,竟然续梦成功了。

我又问学生政治老师在哪里上课,他说我们上课是分上半节和下半节的,政治老师下半节课程,我明白啦。我在窗台放下了一盒黄桃酸奶后就静心的等待她的出现。

到了最后不知怎么了,我就往北京赶,路上还遇到了车祸,帮助了别人后望望天色已晚我算了算剩下的里程,没事时间来得及,就这样简单的梦占据了我一晚上。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