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香港鐵路保育

三個字 —— 唔足夠。
位於香港鐵路博物館嘅「亞歷山大爵士號」柴油機車(2016 年攝)

開年就講啲負面嘢真係唔多老黎。不過,身為鐵膠/鐵路迷 16 年,真係對香港嘅鐵路保育頗感失望。自四、五歲起,我已經對鐵路有興趣,不過唔係因為屋企望到樓下個地鐵站啲地鐵喺度郁嚟郁去覺得好得意所以鍾意鐵路,而係因為老豆本身有咁嘅興趣,帶埋年少無知嘅我入行。

呢個喺我成日同人講我點解鍾意鐵路嘅最簡單解釋。其實更詳細嘅版本應該係咁的:老豆以前成日買 LaserDisc,間唔中我喺屋企嘅時候就會攞隻嚟播,播嘅通常都係「世界の車窓から」或者「世界の蒸気機関車」是但一個系列,於是睇埋一份嘅我就對呢啲會噴煙、又嘈、又巨型嘅物件產生咗強烈嘅興趣,於是成就咗又一位鐵膠。

講到香港鐵路保育,其實好難唔攞其他地區嚟同香港比較。但係攞英國、德國呢啲已經明白鐵路保育對本地歷史的重要性的地方嚟比亦對香港唔公平,畢竟香港喺呢方面仲喺起步階段。不過,我都應該老實承認 —— 喺鐵路保育呢方面,連中國大陸都做得比香港全面;香港人係好應該反省下到底自己喺呢方面做錯咗啲乜。

個人對大陸真係冇好感,不過不得不承認,大陸幾衰都好,佢哋都算重視自己嘅鐵路歷史。大家可以參考下北京嘅中國鐵道博物館,基本上去嗰度一趟都可以對中國鐵路史略知一二。反觀大埔墟嘅鐵路博物館,難聽啲講句,其實仲停留喺主題公園嘅地步。冇錯,大埔墟鐵路博物館有詳盡嘅展示板講述香港鐵路網嘅發展史,但係可以俾人真實接觸到嘅展品其實少之又少。除咗 51「亞歷山大爵士號」(EMD G12 型)柴油機車、W. G. Bagnall 製窄軌蒸汽機車(1924 — 1928 年用於沙頭角支線)、五卡車卡同舊大埔墟站站長室外,冇乜幾多係真係同香港鐵路有關嘅展品。連之前因為要搵位放部 G12 柴頭而報廢嘅黃頭都唔係真品,可見香港嘅鐵路保育真係亟需改善。

當然,香港寸金尺土,大埔墟鐵路博物館佔地咁細,係好難做到好似北京鐵道博物館、台灣彰化車庫或者日本大宮鐵道博物館咁樣,有咁全面嘅展覽。但係要確保展品唔生鏽真係咁難咩?或者,係咪可以參考外國例子,除咗用靜態保存嘅方法之外,考慮下動態保存?

姐係咁,要 Keep 住部車唔生鏽唔生草真係咁難?(2016 年攝)
部車生曬草,你仲同我講你有好好保育鐵路文物?你真係識撚化我啦。(2016 年攝)

先唔講蒸汽機車嘅動態保存,因為香港都冇蒸汽火車可以做呢樣嘢 —— 所有服役於九廣鐵路(英段)嘅蒸汽機車喺 1962 年退役之後已經全數拆解。而要重建一部雖然唔係不可能(參考:英國 60163 號蒸汽機車,我最近都諗緊一個類似但更適合香港嘅重建蒸汽機車計劃),但係難度堪比珠穆朗瑪峰攻頂,所以就先撇開唔講。動態保存雖然需要更大成本(因為唔止要花錢保持外觀,仲要課金保持入面啲幾件可以正常運作),但係至少唔使特登搵地方擺,Gimmick 都多啲 —— 得閒無事開部 51 號上東鐵綫拖列特別列車,真係諗起都流曬口水。

而家唔少國家嘅鐵路(尤其英國)都會間中俾動態保存嘅蒸汽機車上鐵路主線上面行。真係癲嘅,甚至會「為咗重現 100 年前倫敦地鐵嘅模樣」而喺倫敦地鐵呢啲完全唔適合蒸汽機車運作嘅路線度放蒸汽機車落去行。所以放柴頭喺東鐵綫度行其實唔係啲乜嘢激進嘢,亦唔係乜新鮮嘢,只係香港人太孤陋寡聞而已。

香港人口口聲聲講集體回憶、講懷舊,會花錢特登買部 AEC Routemaster 返嚟擺喺利東街做招徠,但係唔識留住真係喺香港本地服務過嘅 4 部 G12 柴頭(52–55 號柴頭喺 2004 年退役,賣咗返澳洲;52 「慕蓮夫人號」到 2016 年為止都行得走得,車齡 63 年),唯一一部留住嘅 51 號就任得佢放係鐵路博物館生鏽生草,難道咁就係香港人留住集體回憶嘅方法?

你哋唔上心姐,唔代表有心/對鐵路有興趣嘅人應該就此被忽略,失去更深入了解自己興趣嘅機會。點解做鐵膠,一定要去海外先可以滿足到自己興趣?難道香港嘅鐵路冇嘢值得俾鐵路迷研究?

或者應該咁問 —— 點解鐵路迷喺香港會係咁小圈子?點解香港嘅鐵路迷唔似英國、德國、台灣、日本甚至中國咁可以靠自己力量為鐵路保育作出一點貢獻?因為香港根本冇咁嘅平台俾鐵路迷宣傳自己。香港嘅鐵路迷唔可以好似英國咁得閒無事去鐵路博物館做義工幫手維修展品,都無可能做義工幫手開特別車,因為香港根本不存在呢啲東西。喺大家都講究集體回憶嘅時代,香港人係咪係時候將自己嘅保育嘅呼聲擴展到古建築外其他同樣切身嘅東西上?衣、食、住、行四方面,香港人嘅「集體回憶」只記得「住」,其他三方面完全被遺忘。如此善忘,真係好咩?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