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的和不变的

即便外人回想20世纪最开始发生了什么也会知道,有些人只活在一个时代,有些人活过了很多时代。骗捐的台词换了又换,公认的老实人被拿来当枪使,议程像剧烈的地质演化一样层层坍塌。有人受不了这个,你不干这个就行了。所有人都会活下来,坚韧敦厚地活下来,一个十年又一个十年,就像菅直人会骗到一次票,但是没有下一次了。干这个的话,多数活人即便受不了,你翻弄什么他们也会承受的。你干不了可以闪人,总有别人会干的。议程总是某种客观刚需。

总之大概不会再对中文世界有任何尊敬了。可能是最后的中文写作了。以后也请多指教。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