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命

我之前知道,可能有些人嘴上说洪水但想象不出,但我清楚张献忠会首先在城乡结合部爆发,他的身后已经无数农民在更偏僻的角落喝农药自杀。我跟朋友讲,张献忠无力改变他所见的人际关系,但是他可以原样返还人际关系对他的影响,就是那种瞬间的驱赶。我知道这一天会来,因为我知道在那种秩序和小区院外堆满汽车一般混乱的四线县城中的混乱,我就长在这种地方。我的心境和张献忠可以说没什么区别,但张献忠毕竟要脸,被他炸的人反而不要了。而我更没什么出息,从一开始的走一步算一步,到寄希望于地方提供的某种安定为己所用,到最后是前途未卜,甚至不知道能不能清算出逃,基本上是输了裤子跑出来的。狡猾和软弱如我,无非也是自作聪明,事实上无法想象和承受地了可能爆发的风险和冲突。我深切地厌恶这样曾经的自己,现在起退出一切中国相关的讨论,并以最快速度脱离和中国的一切利益联系。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Rangjun Fan’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