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雅之必要

使用許久的零錢包表面已呈現『飴色の革』的情況

曾有不少朋友都跟我說,皮件你再加入這樣的設計或是加入其他材質,使用上就可以更便利。但我總是對著新加入的設計躊躇不前,我想最主要是因為我喜歡的味道喪失了。

如果在設計能簡單粗分為優雅跟便利不同面向的話,我總是將作品的優雅放在便利前面。如果需要,我會希望犧牲一些便利去換取使用上的優雅。因為這是我製作皮件的初心,我希望我手邊的一切事物都能以優雅的姿態呈現,也因為找尋不到滿意的周邊小物,才開始自己徒手製作,畢竟講究便利的產品太容易尋找,而富有深度的作品難尋。

在日本,常常能見到富有生活品味的人們,生活極其簡單,但所使用的東西,總是不經意流露出品味與優雅。我想:努力產生以優雅姿態存在於這世界上的作品,才是我一直所努力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