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粹主義的復興或黑暗時代

Photo by Warren Wong on Unsplash

現今社會公民投票的位階很高,但並不是所有問題都能透過直接民主來決定的.

西元前400年雅典公民議會投票決定處死打勝仗的將軍們,因為他們在海上的天氣不好時,沒有把找回罹難者的遺體,當自己用選票消滅自己最有經驗的將軍時,也註定不久後將投降於斯巴達,但這些都是後話了.

試想直接投票全台薪水增加10倍、富人稅率增加10倍、核廢料放別人家、反對同性戀結婚權,這些議題和雅典投票決定處死將軍有異曲同工之妙.

民粹主義

訴求直接民主與草根民主,認為政治菁英(當下或未來)只追求自身利益,腐化且不可相信,希望由人民直接決定政治事務,但有些人民缺少知識與統治能力,易受煽動,將權力交給人民,將會帶來暴民政治.

2016年英國脫歐和美國川普訴諸民粹的選舉,經過2年後,慢慢開始反省當年的行為,雖然民粹主義的政策目前沒有那麼的風生水起,不過孕育的經濟和文化環境還是存在,2018年巴西總統Jair Bolsonaro和義大利總理Matteo Salvini都是民粹的勝利.

我對於民粹主義的復興或黑暗時代的看法

要先有人權觀念才會有依序的法治、自由、投票,我們都太只注重在投票這件事上了,都忘了還要搭配適合的環境才能孕育出來,現在都還太脆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