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我的主子GULU

除夕當日中午時份,若你在地鐵車廂發現一個麻甩佬,雙眼通紅,強忍淚水,令人嘔心的話,對不起,那麻甩佬可能是我……。

太突然……,妳病情趨嚴重不到一個多月便離我們而去。妳也實在走得太瀟灑,不給時間我們做好心理準備。

除夕早上,妳竟趁爸媽不在家時悄悄離去,我趕回家,只見媽媽懷中冰冷的妳。我如舊撫摸妳,搓妳肚仔,妳是最喜歡的了,但這次妳卻依舊冷靜,我叫,我叫,我叫,我叫妳好多次了,妳還是睡著不願醒來。

或者,妳太痛苦了,尤記得那天晚上,妳幾乎呼吸不了,仍堅持要走下床,望能到厠所解決。妳很乖,妳一直很乖,從不尿床,又或是作為女性的矜持,不願讓人看見妳失態。但最終妳還是在床下尿了,妳心有不甘長叫一聲,我看在眼裏,心實在痛得很。

為何,妳要受這麼的痛苦呢?是否放下更輕鬆呢?

但,但我實在不願放手,實在不願妳的離開。

結果,妳還是決定拋下我們,前往新天地盡情呼吸新鮮的空氣。

妳以後也不用受苦了,也不用怕孤獨,彩虹橋彼岸,大哥AMON,三家姐SAIMON也在啊,還有與妳素未謀面的大家姐HALO在,她可是很溫柔的,肯定會好好照顧妳,況且一直以來,妳這小妹子在家中也是大惡霸,哥哥姐姐們都總是遷就(怕了)妳,妳可以繼續做你的小惡霸。

爸爸現在如何?嗯,學習習慣吧,要習慣沒有妳的日子。

要習慣每晚睡覺時,不用再小心翼翼怕踢了妳落床;
要習慣吃飯時,不用再和妳展開攻防戰,搶奪枱上的飯菜;
要習慣辦大事時,沒有妳跳上來理所當然坐在我膝上的日子。

妳知嗎?習慣,對人類來說是最可怕的事,一旦習慣了,要變改,總要有相當大的勇氣和決心。上班工作,出外閒逛還好,但只要在家時,爸爸仍一時習慣不來,沒有妳的家,總是殘缺不全……總是,非日常。

但幸好,小桃婆婆身體仍相當健壯,每晚回來,總被她罵過狗血淋頭,要麼要我給吃的,要麼要我和她玩耍,要麼要我替她執屎,只要桃婆婆在,爸媽在家也是挺忙的。

GULU,我最愛的女兒,總有一天我們會重聚。直至那天,我一定會再搓妳的肚腩,等著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