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革新論文章】❝要使「一地兩檢」合乎《基本法》,其實方法不少,較合理的途徑,是修改《基本法》。中共佔全國人大絕大多數席位,要通過修正案,可謂易如反掌,不要忘記,按基本法第159條,修改《基本法》只須人大通過,毋須特區同意。退而求其次,北京可透過國務院令修訂特區範圍,甚至動用人大釋法,這雖然極不理想,但總算有法可循。但最終北京選擇了最缺乏法理基礎的途徑,以人大「最高權力機關」的名義作決定,夾硬扭曲《基本法》第18條來落實一地兩檢,是藉此祭出國家權力至上的憲法觀,要港人臣服於「全面管治權」。❞

/ 吳凱宇《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

吳凱宇:一地兩檢,是要港人臣服於全面管治權

(原文刊於2018年1月1日《蘋果日報》即時新聞)

人大常委批准「一地兩檢」的決定如何牴觸《基本法》,大律師公會的聲明已經闡述,唯更值得港人關注的,是決定背後所反映的「極右國家主義」憲法觀。

要使「一地兩檢」合乎《基本法》,其實方法不少,較合理的途徑,是修改《基本法》。中共佔全國人大絕大多數席位,要通過修正案,可謂易如反掌,不要忘記,按基本法第159條,修改《基本法》只須人大通過,毋須特區同意。退而求其次,北京可透過國務院令修訂特區範圍,甚至動用人大釋法,這雖然極不理想,但總算有法可循。但最終北京選擇了最缺乏法理基礎的途徑,以人大「最高權力機關」的名義作決定,夾硬扭曲《基本法》第18條來落實一地兩檢,是藉此祭出國家權力至上的憲法觀,要港人臣服於「全面管治權」。

對中共而言,權力至上論並不是新鮮事,文革時的劉少奇,就被毛澤東領導的中共中央以繞過全國人大的方式,撤銷國家主席職務。近年這種思想,更利用德國極右納粹法學家施密特的理論重新包裝,在大陸學界流行起來。施密特認為,政治的本質在區分敵友,而統治者擁有凌駕憲法的最終決斷權。曾任中聯辦研究部的北京大學法學教授強世功,就是施密特理論的其中一位崇拜者。他曾在2004年接受訪問,論及施密特思想。他認為「主權[者]不服從憲政狀態,而是在關鍵時刻拯救憲政狀態。主權[者]依賴的不是憲法,而是於憲法的決斷。危機時刻的政治決斷之服從上帝的意志,而不是憲法」。沿此思路,由於特區政府研究七年,直至高鐵即將通車,仍未找到「一地兩檢」的法律依據,所以人大常委以主權者的身份,在這「關鍵時刻」凌駕基本法,作出決斷,一錘定音解決危機,就顯得順理成章。

這種充滿納粹色彩的「極右國家主義」法學,直接衝擊香港市民熟悉的自由主義法治觀。自由主義以保障個人基本權利為根本目的,其法治觀念重視法律制定的透明度,和法律實施的可預測性,主張限制當權者的權力,使其不能任意詮釋法律。如今面對北京威權的步步進迫,香港的法治已面臨重大威脅。正如大陸自由派學者劉瑜所言:「權利的前提本質上是權力,在權力失衡的情況下,法治往往成為泡影」,因為「一個手無寸鐵的人和一個拎著手槍的人談權利,那個持槍者為什麼要理會那個手無寸鐵的人呢?」

因此,要抵抗「極右國家主義」的進犯,還看港人的主體意識和實力。正如大家普遍認為,如果沒有民主派大狀參選大律師公會,與現任執委競逐,公會並不會發出措詞如此強硬的聲明,政府亦無需高調回應。新年伊始,但願港人還能每人走多一步,盡力守護我城的核心價值。

▋延伸閱讀

《香港革新論l》綱領: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https://goo.gl/aAAKqv

《香港革新論ll》導論:從世界思考香港前途

https://goo.gl/TsrHiG

閱讀《香港革新論》

https://goo.gl/t6jDbU

— — — — — — — — — — — — — — — — — -

想睇更多本土新聞和評論,即LIKE 香港革新論

1. Facebook:facebook.com/reformhk

2. Instagram:instagram.com/reformhk

3. Twitter:twitter.com/reformhk

4. Medium:medium.com/@reformhongkong

5. Google+:https://goo.gl/GyXGGQ

#香港革新論 #一地兩檢 #人大 #極右國家主義 #全面管治權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