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ber preview

「我只係唔撚想一樣嘢」(一模一樣收費版)

【留意,呢篇文章同免費版係一模一樣,完全無分別。要貼多次,皆因篇文一開頭係諗住設定做會員文章,但唔記得咗……非會員可以睇返免費版。】

前言:前排《Breakazine》搵我寫篇短稿,講下點樣可以用錢嚟實行公民義務。我篇書面語稿登咗喺《Breakazine》54期《搵真銀》,原文為1800字。以下係粵語超級加長版本,約 8000字。

───

Facebook

18世紀嘅奴隸制,奴隸係被迫嘅;
21世紀嘅奴隸制,奴隸係自願嘅。

(其實上面嗰兩句嘢同篇文完全無關)

社交媒體興起,衍生好多問題。其中一樣,係對於社會上不公義嘅事,唔少人以為喺 Facebook度「like同 share」相關新聞,加兩句咒罵同批評,等同完成責任。

唔好誤會,like 同 share有助資訊傳播、製造輿論,Facebook同其他社交媒體的確有助社會議題在短時間內發酵同爆發,例如 Twitter對中東苿莉花革命的發酵及爆發就有推波助瀾嘅作用;我亦夠膽講,無 Facebook,雨革絕對去唔到當時嗰個規模。不過,對於啲需要實際行動支持嘅人和事,只係 share,絕對唔係終點。記得 Crisis Relief Singapore在2013年發起過 “Liking isn’t helping”運動,提醒網民,發生災難嗰陣,一定要身體力行。

畀like你當飯食。Source here

唔使講得咁遠。梁天琦等人無辜被判監七八年,網上一遍哀號。悲傷、忿怒、不滿,全屬正常反應(除非你係藍絲、甚至乎係疆屍)。打 status嘅同時,乜嘢都唔做,只係喺度碌梁天琦同一班義士嘅卡嚟刷存在感。唔做些少事幫佢哋,佢哋喺裏面嘅生活唔會得到改善 — 尤其是兩年前我經喺某個場合聽過一個大律師講以下嘅一番話:

「一哥已經落咗命令,各個社團都唔可以幫任何因為雨革、魚革入去坐監嘅人。你一幫佢,差佬就喺出邊打壓你個社團……
所以喺入邊嘅義士,生活好慘、好辛苦。所以,如果大家可以做些少嘢,寫封信好、畫張咭好,等佢哋生活無咁苦悶,畀佢知大家無忘記佢哋。」

我一直記住呢番話。

我捐咗些少錢畀相關團體,以支付相關義士嘅生活開支。另外,今年 Medium嘅稿費亦會捐咗佢。當然唔係淨係得我一個做嘢-有好多朋友會寫信、寄信,甚至乎探監。有朋友同我講,下年想參選區議員,因為區議員可以去探監。

───

A Complaint Free World

幾年嚟,我一直思考點用社交媒體傳播資訊之餘,亦為社會公義作些少支持。

我遇到一本書,改變咗樣壞習慣,令我做人方式帶嚟唔少嘅改變。

本書叫 “A Complaint Free World : How to Stop Complain and Start Enjoying the Life You always Want”。

本書嘅詳細內容已經唔太記得,不過,作者 Will Bowen帶出一個強而有力嘅中心思想、核心訊息,到今日仍然刻骨銘心:

「只係投訴,而唔作出任何行動去改變,事情唔會自動變好。」

倒轉嚟講,即係:

「你要用實際行動去改變,起碼嘗試去改變。」

要改變並非一朝一夕,尤其當你身為香港人,投訴簡直係家常便飯……諗真啲係仲常見過家常便飯。Will Bowen喺書入面提出咗改變嘅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無意識無能」(Unconscious Incompetence)。喺呢個階段,你唔單只成日投訴,連自己成日投訴都唔覺!

-第二階段,「有意識無能」(Conscious Incompetence)。睇完 Will Bowen本書,想改變嘅人會喺呢個階段出發。如果你想改變,可以叫 Will Bowen寄條紫色手帶畀你,你每投訴一次,就要自己轉條手帶一圈(consciously)。我無拎,但會計住自己每日投訴幾多次。

「一日不complain,一日不吃飯」係好多香港人嘅生活中心思想。(source)

(http://www.willbowen.com/complaintfree /)

喺呢個階段,好多人留意到原來自己成日投訴、抱怨、不滿。好多人會對呢個觀察非常震驚,因為唔留意根本唔知自己係咁嘅人。大部份人去到第二階段就停咗,少部份人會繼續改變,好似菲利咁進化到第三階段。

-第三階段,「有意識有能」(Conscious competence)。喺呢個階段,你會刻意、有意識咁減少投訴,你抱怨同發表不滿言論之前,會非常小心,通常會轉少好多手帶。

第三階段了。

-第四,亦係最後階段,「無意識有能」(Unconscious competence)。你喺少林寺修練嘅日子已經完結,頂得住十八銅人用摺櫈車鳩你。如同悟空將超級撒雅人嘅狀態變成常態一樣,你不知覺地避免投訴,遇到不滿嘅嘢會諗方法去解決,而唔係一味抱怨。

要改變,投訴無用,對住鍵盤打嘴炮更加冇用。如果對現狀不滿(例如:社會不公平、政治迫害)只作情感宣泄而無打算做任何反思同行動,倒不如去打多次飛機-咁做反而仲有多啲快感-結果反正一樣。無人需要知你care某啲社會事情-你只係 care而冇 action,事情再過多10000000000000年都唔會改變。

至於實質行動係乜,要視乎事情本身性質──有時候「投訴」都係一種行動:樓上漏水/夜晚扑嘢叫聲拆天,你同管理處投訴(管理處有權有責去行動),而唔係同你老婆投訴就當係一種行動;你拎刀拮死樓上業主,亦係行動。唔好話我搬龍門,無講清楚乜嘢為之行動:成年人要有判斷力同決定力。

我修讀經濟,喺市場可以做嘅行動,vote with my money。呢個世界另外有好多人做緊實際行動,亦唔係得錢可以解決問題。對於行動,我有幾個原則:

── 一定要試,唔試你永遠唔會知成唔成功。
── 對於啲小事,唔值得嘗試去改變佢。
── 有啲事情,改變唔係咁容易,並非靠一人之力就掂,但起碼要由自己做起。
── 改變唔到對方,咪改變自己行為同心態。
── 如果我無打算做任何嘢去改變現狀,唔好扮自己好在意嗰件事(你從來唔會見我寫任何同勞工權益、女權、平權有關嘅話題)。
── 推己及人:做好自己本份,先嘗試去改變身邊嘅人。
【A Complaint Free World嘅中譯本,喺香港嘅公共圖書館有得借。
https://webcat.hkpl.gov.hk/lib/item?id=chamo:2946351&fromLocationLink=false&theme=WEB
作者 Will Bowen仲有寫其他 Complaint Free 系列,例如 “Complaint Free relationship”。我冇睇過,不過原則同 A complain free world應該差唔多-同一個作者,寫嘅嘢來來去去三兩套,唔通同一條友呢本書叫你用腳跑步,第二本叫你用手跑咩?】

───

無線電視

睇完本書,我嘗試改變自己。第一件事,係唔睇無綫電視。

(嚴格嚟講真正第一件事係當時仍然單身嘅我,去咗追責任主編,即係現任女友,改變咗我單身嘅狀態。)

咁又咁講,我戒睇無綫亦唔係乜嘢難事,皆因大學開始已經冇睇電視嘅習慣──預科時嘅《妙手仁心》係我最後睇嘅無綫劇集(當年預備高考,朝早八點起身溫到夜晚十二點,《妙手仁心》成為我每晚喘息嘅空間);後嚟住中環同灣仔,偶爾睇下無綫嘅新聞,發覺愈嚟愈偏頗(講緊2005至2008年),有預設立場;啲劇集又千篇一律,偶爾睇一集已經估到成套講乜。嗰陣好多人喺 xanga鬧,投訴同恥笑無綫,然後繼續睇。

睇完本書,我決心放棄無綫:返到屋企開 Now新聞,睇完一兩個輪迴就熄機,專心睇書或者寫文;後尾 Now個解碼器壞咗,索性用電腦睇新聞;搬返去尖沙嘴,屋企一路無.電.視.機。無錯,屋企無電視機。至今我屋企無電視十年。

我唔相信一路睇、一路屌,無綫會作出任何改變。只要佢有收視、有廣告收入,睬你都傻。好多人迷信百屌成材,無綫會改善,但抱歉,呢幾年無綫一次又一次證明佢係垃圾嚟,I vote with my feet.

每當無綫拍套似樣少少嘅劇出嚟,又會有一大班人讚好(例如《天與地》-sorry一集都冇睇過);每年圍爐打J嘅視帝視后頒奬典禮,依然好多人好驚張;無綫新聞偏頗,又會喺網上寫嘢批評佢。I don’t give a shit anymore──無綫嘅好、唔好、得、唔得,已經唔關我事。

無綫有慣性收視,所以改變唔到?係呀!你咪係嗰個慣性收視囉。

當然,今時今日仲吹噓「自己唔睇無線」,其實比「睇無線」更加老土。

───

佔中

喺我留意到戴耀庭喺《信報》第一次寫佔領中環開始,我已決心試一試。2014年71佔中預演被人拉嗰501個人,我係其中一個;後嚟928,我表姪女生日請食飯,未開席我同女友拎住頭盔同口罩由荃灣趕去金鐘,之後幾十日去金鐘瞓,大概一星期瞓兩三晚,直到12月清場。中途去過龍和道、去過旺角尖嘴咀,捐過好多錢,買過好多物資──到今日屋企仲有幾個頭盔同帳篷。

你問我,理念上支唔支持佔中?我好肯定答你:唔支持。當年班友去港大租場討論民主,我去完笑到仆街。佔中會唔會成功?當時未做已經知成功機會極微,大概同來生做中國人嘅機率差唔多。

我有一百萬個理由恥笑、批評同唔參加。我選擇收嗲,純粹參與同支持。好多人有去佔領預演,支持佔中,唔係因為佢完美,而係呢個時候需要嘅係支持同參與,唔係見地。

有好多所謂有識之士、有能之士、智者,事前不斷冷嘲熱諷話一定失敗收場。啲有能之士有冇提出更好嘅方法?吹水嘅人好多,實際行動嘅,萬中無一。意見一街係,大部份根本執行唔到。即係,共產主義理論上好完美,實踐唔到之嘛。

一大班人去旅行,總有一兩個事前唔準備同參與,旅程中途多多意見,呢樣話唔好、嗰樣話唔想,事後又投訴人哋安排得唔周到。正一撚人。

呢啲「有識之士」,就係呢種撚人。我成日想問呢啲撚人:如果你啲方案咁正,點解你唔身體力行做出嚟?無人支持?一個好嘅方案點會冇人支持?咁7年前你識黃之鋒、戴耀庭未?究竟係你以為自己個方案無敵,定係根本係紙上談兵?

Sorry,語氣重咗啲,又傷害咗好多人嘅感情。

到今日我冇後悔過佔中、預演佔中(仲要畀人拉埋)、然後瞓街。乜都爭取唔到,以回報計係徹底失敗,唔值得自豪。我亦深信,爭取唔到,唔係佔中乜嘢策略有問題,而係當權者麻木不仁,由頭到尾冇諗過妥協。喺一個只有「無良心」同「夠自私」先會發達同成功嘅地方,「失敗」有幾咁出奇?使撚你分析?我要知道嘅係,你有冇切實同可行嘅替代方案?

文友 Herr Fung 有段說話,非常中肯:

寫政治論述有一個好處,就係只需要坐喺電腦前面打字,對於有政治潔癖嘅香港人,呢個係比上街更加好嘅選擇;起碼,大熱天時喺書房寫嘢有冷氣歎,唔使身水身汗。(出處<我在黑社會的日子>

有深度嘅政治分析同時事評論,仍然好有價值。問題係好多人嘅所謂分析,唔夠深入之餘,仲充斥馬後炮(多謝你指出「一早話咗佔中失敗收場」),大量紙上談兵,整篇自吹自擂。有個 Rule of Thumb (or Rule for Dump):如果作者不斷吹噓自己「一早講過」、「話咗係咁」、「唔意外」,呢啲人嘅文章,睇三句我會停止閱讀。

往好嗰邊諗,佔中令班牛鬼蛇神上晒水,我寫時事改變咗方向,時刻警惕自己,文章要有 food for thought;無 call for action,不如唔好寫。我唔想寫完篇文仲要畀無力、無奈、無助打倒我。呢個亦係點解我唔再寫時事──大部份嘢無得 call for action,屌完、寫完,自身感覺良好,彷彿你已經做咗好多嘢嚟拯救香港──sorry,其實係冇。咁寫篇文同唱〈海闊天空〉無分別。

我嘅行動,就係停止另一類行動-唔再寫政治同時事評論。寫呢類文章,收視好(Facebook好多like and share),好聽啲係表達關注,難聽啲根本係打飛機、刷存在感、圍爐取暖。如果有個題目好想寫,會寫嗰陣加啲分析嘅內容,諗下有冇嘢可以做,寫好再放喺倉一個星期後,如果覺得仍然值得放,先貼出嚟,無謂獻世,寫啲過兩三日連自己都唔睇嘅嘢。

sorry,上面又可能踩親唔少人。我無意針對任何人或者團體,希望任何人都唔好對號入座-我屌人寸人一定會開名嘅。再者,我崇尚自由,自己唔做,唔會霸道到唔准人做:對於唔少朋友繼續寫,我非常支持,仍會細心閱讀。

───

「捐條毛做善事」

(《Breakazine》原文集中講捐條毛。我改咗做廣東話版,如果你發覺呢段啲文字怪怪雞雞咁,係因為原本係書面語嚟。)

2013年4月,有「朋友」出資五皮嘢(請自行思考「我嘅『朋友』」就係「我」嘅機會率),無條件畀我去炒股票,有利潤就去支持啲公義嘅事。

從事相關行業咁多年,睇盡唔少人「賺到盡」,對股東巧取豪奪、上下其手、操控市場,滿袋不義之財,偏偏鮮作行善。

幸運地,我冇沾手過呢啲污糟嘢(或是做咗都唔知),但為自己積陰德亦無妨。於是將嗰五皮嘢搞咗個「捐條毛做善事」基金,我負責打理,專門短期投機,盡力喺股海中賺錢,以支持上社會有意義嘅事。

基金不接受其他人捐款,目標只得一個:

「賺污糟的錢,挺公義的事」

污糟,當然唔係洗黑錢或非法勾當,而係指金融市場所賺嘅錢,通常係不義之財。

「捐條毛做善事」設立無耐,當年9月王維基嘅港視(1137)未能獲批免費電視牌照。我知道第二日股市再開,市場一定恐慌性拋售港視股票,隻1137仆硬街。第二日,為支持王維基,甫開市不理股價狂掃港視(屌!講到幾撚威,其實只係買咗幾萬蚊港幣,講出嚟都唔好意思)。我唔單止用基金嘅錢去買,仲會用埋自己嘅錢-咁我嘅投資決定就唔係喺度「慷他人之慨」。

我之後又有去政府總部嘅集會。參與集會,純粹希望港視獲得牌照,相信愈多人參加集會,政府所面對嘅壓力就更大。至於港視股價係點,其實我無太在意-買港視股票嗰陣,預撚咗有機會血本無歸。

搞嚟搞去,港視仍然冇牌。不過,港視股價後嚟谷低回升,「捐條毛做善事」從中賺取了極為豐厚回報。

之後幾年,「捐條毛做善事」基金喺股市屢有斬獲,基金回報一直跑贏恒指,至今累積利潤約三皮幾。本金五皮,利潤三皮,累計回報約60%。以回報率計算,好過我自己啲投資。每當同主編(我女友)提起「捐條毛做善事」又賺錢時,佢會同我講:「不如你將啲個人投資,全部跟住基金買算啦。」

賺錢係值得開心,更重要係幫到啲需要嘅人同事:某年六四集會暴雨,整壞咗社會記錄頻道(SocRec)唔少攝影器材,基金捐咗啲支持 SocRec重置器材; FactWire傳真社成立,希望香港人支持,基金捐咗兩三次;本土研究社、學民思潮及香港眾志、立場新聞,仲有一啲本地眾籌項目,甚至乎維基百科、2015年尼泊爾地震重建項目,亦係「捐條毛做善事」基金支持對象。(當然有啲眾籌計劃真係得啖笑,例如杜可風嗰套香港三部曲)。

計返條數,「捐條毛做善事」支持各組織嘅累計款項大約兩萬幾蚊。數目不多,總算用喺有意義嘅事度。

真係有呢個基金,唔係呃人嘅(https://www.facebook.com/donateahair/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
我從來唔會妄想自己會做出乜嘢偉大嘅事,只係一直深信只要每人行前多一小步,社會就會向前跨出一大步。

受到我感染,女友呢幾年亦將利是錢捐埋畀基金。我哋兩個夾埋就嚟八十歲(我就嚟六十而佢啱啱廿歲),利是錢呢啲「不義之財」,應該拎去幫啲更有需要嘅人。

「捐條毛做善事」的確有其局限:錢根本唔多,所累積嘅利潤亦唔算乜嘢大錢。加上事忙,基金交投不夠活躍,亦未有時間積極地尋找值得支持嘅人同事。

───

「你買書,我埋單」

“A library with filled bookshelves and blurred light bulbs hanging from the ceiling” by Janko Ferlič on Unsplash

有咗「捐條毛做善事」嘅經驗,我開始搞其他(我覺得有意義嘅)活動,例如一個叫「你買書,我埋單」嘅項目-

出過幾本書,感受到香港出版業面臨莫大困境。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係香港閱讀風氣薄弱,喺社交媒體即食文化衝擊下,整個製作及銷售產業鏈,包括作者、出版社、發行商、書局,全部在垂死邊緣掙扎求存。(得,我知,啲未夠級數嘅作者去出書當然都係原因)。

2015年尾,我搞咗個「你買書,我埋單」計劃,直接資助年輕人去香港嘅小書店買書。你25歲樓下,去小書店買書,每人我回水$50現金,人數上限為400人。

計劃迴響不錯,有唔少人參加,最終約有300人領取回贈。我希望當中有1個人因為呢樣嘢而最終養成閱讀習慣。

一直以嚟,我想搞多次現金回饋。錢嗰度並非難事,反而行政成本太高-要去櫃員機逐個過數、複核無人作弊、又總有死仔填錯銀行號碼。

最令我難忘,喺搞「你買書,我埋單」嗰陣,發生咗兩件同書店有關嘅事:銅鑼灣書店事件(即係共產黨喺香港執行自己嘅法律)同旺角開益書店賣盤。開益賣盤,難免令我失望同灰心──有時即使你做咗嘢、希望幫人,到頭來都係幫唔到乜嘢忙。咁係咪唔做?好多人會笑鳩我螳臂擋車,又或者話我沽名釣譽,我唔係為呢啲批評而生存,從來無動氣或者唔開心,我只係一直做我覺得有意義嘅事。

試,可能得;唔試,呢世都唔得。

後嚟 Medium搞嘅「回贈計劃」,亦係「你買書,我埋單」嘅變化版本。當然,當初轉嚟 Medium,純粹由於我唔中意 Facebook、覺得佢太霸道,又販賣用家私隱以換錢。Facebook太 toxic,偏偏又太 sticky,如果我一路用一路屌,只係同睇無線班人無分別。而家 Facebook只係貼文用,我任何(自以為)有營養嘅嘢,只會放喺 Medium。

【話說回頭,有研究指 Facebook每年收嘅廣告費,大概等於每個用戶美金$20 / 港幣$160 (2017年數字;Facebook annualized revenue per user)。如果 Facebook好似 Medium推會員制,無廣告、唔偷聽你講嘅嘢、唔賣你啲私隱,回復返個 most recent newsfeed,我肯畀一年$600-你計返每個月$50,但買返最初玩 Facebook嗰種感動:同朋友之間嘅聯繫、最快接觸到新聞,而唔係一大堆戇鳩廣告,電腦閪選咗嘅內容。$50真係抵到爛。】

───

投票日瘋狂打電話

如果我同你講,香港選舉無種票、無賄選、無誤導,無啲仆街一車車車啲阿公阿婆去投票(呢個「一車車車啲阿公阿婆」盡顯廣東話精髓),我係呃鳩自己滾鳩你。某程度上,大陸啲選票仲乾淨過香港嗰啲。

大家每逢選舉就講:老人家畀人夾去投票。哦,乜啲阿婆阿公全部無親戚?投建制派嗰班人,一個二個都冇孫冇姪、無兒無女?佢哋就係冚家票投中國共產黨,無例外嘅?

問你自己:一個孫仔打畀阿婆,叫佢投甲君,具感染力啲;定係某某街外人叫佢投乙君,具說服力啲?

呢幾年每逢選舉,我都會做一樣嘢:打畀啲親戚,特別係啲唔一定會投票、或者知佢會投建制派嘅,叫佢投畀非建制候選人。

我阿婆今年八十幾歲。2012年立會投票之前,我打去問佢打算投邊個……佢答「田北辰」,我吐出嚟啲血幾乎穿過電話吐到去佢面前。為咗說服阿婆,我同佢講咗個真人真事:姓田嘅呢條友試過母親節嗰日-星期日嚟,留公司(即係豬1999+1)啲員工喺公司開會,搞到好多人無得慶祝母親節。

阿婆講咗句:「乜佢咁衰嫁?搞到人無得慶祝母親節。」阿婆係七個仔女之母,一聽到無得慶祝母親節,我知我成功了。

我打蛇隨棍上,叫佢聽佢孫仔話,投咗畀梁耀忠。

於是我阿婆投咗畀梁耀忠。2012年梁耀忠喺直選選舉中係當選嘅。(佢早幾年有主席唔做嗰鑊戇鳩嘢就係後話)

2015年區議會選舉,一樣重施故技。阿爸一家三口,住九龍東。上屆立會阿爸同佢老婆有票,建議投畀黃洋達,佢哋連黃洋達係邊個都未知就投咗畀佢(我當年係支持黃洋達;我仲支持過民主黨同游蕙禎)。區議會,細佬都有票,佢哋兩母子自動自覺投畀民協嘅人。

老竇嗰排身體麻麻,冇去投票。嗰日下午,我專程去九龍城陪老竇行去票站,半接半夾佢投票。由佢屋企行去票站,路程廿分鐘。中途每見到民賤聯嘅街站,佢就喺我身邊喪鬧:

「民賤聯嗰啲正爛坦嚟……(下刪三百字粗口,順帶一提,我啲粗口係佢教我嘅)」

記憶中,我哋兩父子從來未試過一齊行咁遠嘅路,有咁多嘅對話。今年我都會去陪佢投票。為咗一票我來回行咗一個鐘,最後民協條友選到,呢幾年幫我老竇唔少忙。

人人都有老竇老母;喺老人院嘅公公婆婆,好多都有孫仔。每逢見到掌心雷呀、老人院種票呀,我就問,點解佢哋啲孫唔去關心下佢哋,畀個建議佢哋去投票?即使你平時點樣唔理佢,啲仔女、啲孫講一句,好過街外人講十句。

我只係希望大家,不論你支持邊個,唔好淨係用社交平台去表達你嘅支持。Facebook好重要,係香港頭號社交平台…….但其實只係一個好細嘅世界,reach到嘅人來來去去嗰三五萬。

已經前前後後講咗幾次,希望你可以做以下幾樣嘢:

1. 搵出你身邊嘅選民嘅朋友,whatsapp佢哋。唔好喺group whatsapp,逐個逐個發訊息問。唔熟嘅提醒佢投票、熟嘅咪說佢投畀某某。

2. 打畀你嘅年長一輩。問下佢哋投乜,然後動之以誠,叫佢哋唔好投畀某建制派、或者用孫嘅身份求下佢哋投畀某非建制派。講咗好幾次,呢招對老人家,係work嘅。呢幾次選舉,阿婆去田氏嗰票都畀我界走。

而家係全民選舉義工嘅年代,你無退縮嘅餘地。人哋做呢啲地區工作、透過地區滲透一票一票拎返嚟,再透過種票+轉移選民,選舉工程制度化咗好多年;而非建制派只係能夠透過event-driven去拎支持。

你唔行多步,輸硬。

唔好怕面矇,怕人拒絕你、怕人問你點解要投某某。你要說服人,就要做功課,徹底認識你推介嘅人有乜嘢好/對家有乜嘢唔好。呢啲嘢,你做第一次之後,第二第三次就好得心應手。你可以諗清楚,為咗你支持嘅人,可以去到幾盡。唔使話我知,自己諗清楚自己嘅位置同能力,just do it.

上次區選,有好幾個候選人只係輸少於廿票。如果有人肯打多個電話、發多個訊息,結果已經唔同。任何選舉,你能夠搵到一票游離票/無打算投票嘅人,或者吸走一張對家嘅票,已經係好叻仔-因為比起你原本得一票,你嘅influence 係多咗一倍。記住,香港立法會選舉嘅投票率一向只有約50%,即係另外嗰50%根本無投票。

你肯打個電話、發個訊息、撥兩個鐘飲餐茶,一票變三四票;一百人肯做,一百變三四百票;一萬人肯做,一萬變三四萬票。

朋友親戚唔係任你擺布,只係你講得出理由,又用埋友情/親情牌,好多人會支持你。我得一票,打電話打咗十幾年,可以掂到嘅游離票,數埋有幾十張。但永遠唔夠-我哋面對嘅係官警黑鄉商嘅惡勢力,一定要做得更多。

──

【你可以做啲乜】

我唔知呢篇文有冇打動到你(定係想打鳩我)。如果有,我強烈建議你做以下嘅嘢:

借本 Complain-Free World睇下

-統計一下,自己有乜嘢每日都做,但你其實好討厭呢樣嘢(除咗返工)。再諗下有乜辦法解決。

-下次喺 Facebook投訴、抱怨某樣嘢嘅時候,或者對某啲嘢忿怒嗰陣,諗下除咗 like and share,有冇實際行動可以做

以金錢及行動,支持你喜歡嘅創作:買本書/雜誌、捐錢畀網媒、唔好淨係睇網上翻版。

呢度要懺悔,作為一個典型香港男人,我廿年嚟睇AV都係睇翻版。近年為咗贖罪,支持自己中意嘅 AV女優,每次去日本都會買兩隻 DVD(齋買,我屋企無 DVD player;最搞笑係我要睇返自己嗰隻,依然喺上網睇翻版)。呢個程度嘅贖罪夠唔夠?唔夠,所以嚟緊可能搞團購,等大家一齊支持正版……
揀呢張圖做文章副圖,係因為實有班咸濕仔會因為張圖入嚟睇文。送畀睇到呢度仍想下載翻版嘅你:椎名RKI374,小沢圓PDV041, 椎名PBD271(高橋上網睇、高井唔知乜嘢code)

因應自己嘅興趣,參加相關嘅關注組/社運組織。人嘅時間有限,你無可能乜嘢都關心,香港有各式各樣嘅關注組,細至你所住屋苑嘅法團關注組、地區小組,大至環保/動物權益團體、運動、甚至政黨。你肯付出時間同努力專注你關心嘅嘢,已經好好。

喺度推廣一下,突破機構本〈一小步〉紀錄咗好多社區自發嘅行動同活動,講述如何喺個人、街坊、團體嘅層面幫助其他人。書中嘅例子好有啓發意義,睇完你可以思考下自己又做到啲乜。(唔係廣告)

以上嘅建議好空洞,但從來無一條路、單一行動係適合所有人。要靠自己摸索、尋找,自己先會珍惜。

-(如果你想戒掉 Facebook): 曼努 manzoo 嘅文章提供極佳嘅科學方法戒 Facebook :

───

總結

希望唔會浪費咗你太多時間,睇我用幾千字吹噓自己有幾撚偉大。如果繼續寫,大概會寫埋因為環保先戒牛肉再戒魚翅(仲要叫屋企人以後唔好再買)、為支持九巴車長葉蔚琳而三個月唔搭九巴……好事從來做不完,只怕你未開始,唔去踏出第一步。

而家遇到仆街新聞,死人冧樓,我一樣會嬲、會屌,之後會諗「可以做啲乜?」。有時候可能乜都做唔到,但我不斷提醒自己,要 call for action:只有行動才有機會改變到現狀,無行動,倒不如努力吃喝玩樂。有錢出錢、有力出力,負擔到嘅,咪出多啲。

有人問我,每樣嘢要 call for action,會唔會好辛苦。我答佢:

「屌你老母呀,梗係辛苦,好撚辛苦。每次搞呢啲嘢,我都同自己講不如算撚數。

但我又諗呀,做人唔可以淨係諗自己、唔可以只係顧自己快樂。我唔想喺某啲人同事消失之後,自己做過嘅,只係刷過存在感。

我只係唔撚想一樣嘢:

『原來我人生,只係得like同share。』」


Follow me on Medium,我嘅文字唔會令你失望(不過寫文嘅速度會)。
https://medium.com/@relgitsjg

【今年史兄喺Medium所得稿費,將全數用作支援魚蛋革命嘅義士。】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Relgitsjg

(感謝真正編輯作出編輯及謄文)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史兄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