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城鬧事」後記

這次原本打算兩天都去的想法,因為第一天拍攝的記憶卡故障無法讀取,攪的心情大壞,使得第二天的演出的團體依舊很精彩,但也只好在家想辦法看怎麼救回檔案。(結果現在還是就不太成功)

雖然是只去了第一天,但從下午待到晚上的這段期間來看,這次「愁城鬧事」的活動是相當成功的,但這裡我說的成功並不是商業上的成功,而是當時在現場的一種自在感,我相信那兩天到過現場的人都知道我在說的是什麼,就是一群喜愛龐克音樂,對於一些理念有著相同理念或類似想法的小群體,聚集在一起的勞體實踐活動。這是精神層次的部分。

bands come from Taiwan, China, Japan and Philippion

不過除了那部分之外,我覺得地點與規模大小亦是很重要的因素,基本上,位於泰山區邊界,離輔大還有一小段距離的位置,說起來確實是有點偏遠,但也因為這樣的偏遠位置,它反而有種疏離清除的效果,因為不論騎車或坐捷運,只要想到達演出現場,就是必須要穿越三泰路-三和路那一段近一公里的路程,而這正是位在輕級工業區,工廠林立的巷弄裡頭,那樣的空間氛圍,恰好提供了一種類似後工業藝術表演的樣貌,將外頭大區域的商業活動做一地理空間上的區隔,同時也能將對欲意對抗的目標有一更清晰的呈現。

此外,因為場地只設置了一個舞台,使得表演者及觀看者的互動更加集中意識上的投射與訊息的傳遞,當然場內發酵的熱度也更快升溫起來,場中圍城小圈的龐克推擠,台上主唱的嘶喊,表演結束換場時就坐在外頭的巷道旁休息,餓了渴了就去福利社覓食,所有的進出都是敞開歡迎每一個到場參與的人,它變成了一種介於早期的酒吧演出與小型的音樂祭活動但他卻又是能集結台、中、日、菲等幾個不同國家的跨國樂團的演唱,使得樂團之間的觀摩、交流更為直接。而這樣的模式其實是更能體現所謂「工合」精神。而且我個人認為,這樣大小的規模是恰好,頂多再擴大一點點就好,不需太多太大的場地與舞台,讓人群可以從容的移動、交流,將步調慢下來,這樣音樂才有機會滲入到你體內成為你的養份。

「愁城鬧事」絕對有機會成為一個新的起點。且讓我們期待他們下一次的鬧事活動吧。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