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文化- 談郵政的創新

柯P的發言掀起對「郵局落伍」議題的關注。我的看法是:

1.應該考量的是經營效率與服務滿意度,同樣的郵務運量/件數,民間業者是不是更便宜/服務更周全/人力成本更低? 如果有人提議把郵務外包給民間業者,把郵局服務點大幅自動化,省下空間當作不動產開發/作為銷售據點,若不考量政治包袱,是否對管理階層而言是難以拒絕的利益?

國營事業面臨的挑戰可能都很類似,政治決策造成本業虧錢效率不彰,老人福利退休金成本高,基層約聘血汗化,房地產物業眾多開發價值高,或許又會牽涉到土地重劃或BOT開發利益。

國外郵務的創新服務,要與國內相比可能還太早。前提是,國內郵政對經營效率改革的期望有多高? 對於組織架構、高層人事、績效導向的轉型力道有多強?

2.制度會影響文化,文化會影響工作動機跟制度。我覺得關鍵點是:好的人才有沒有出頭空間、發掘問題解決問題的行為是否受鼓勵、好的績效會不會因為要求齊頭式平等而被埋沒,這樣才是一個充滿正面動能的團隊。我的假設是,外包/商業機制相較於鼓勵穩定的公家單位,員工比較容易因提升效率而被獎賞,勞動條件只要發包主管有心,是有很多方法去規範與檢視的。

因照顧偏鄉而以平價經營虧錢地區是值得作的,要注意的是「因為政策而虧多少錢」是有被精算的,政策使命有被彰顯,不能因為這樣而認為派到偏鄉的人是被貶、被認為績效較差,或是因政策任務虧損而推卸持續改善、或整體績效不彰的責任。

商業機制確是比較容易有為了數字好看而短線操作,因而忽視長期公共利益的問題;公共服務比較容易有一灘死水、粉飾太平的問題,另一個原因是政治干擾高層人事,以及高層因政治風向而不敢點出問題或處理問題(不要在我任內引爆就好),我相信待久的老鳥都懂,端看主事者跟社會大眾是否能回歸尊重專業、發揮組織運作的自由度而以。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