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创业纪事 — 云斯顿

耶鲁镇
耶鲁镇(Yaletown)

2011年,冬,清晨,温哥华,耶鲁镇,

上班的人群从地铁站涌出,散开,快步走向各自的目的地。天气虽冷,还是有不少姑娘穿着裙子,只是裹件大衣御寒。

耶鲁镇位于市中心南面,不远即是海湾,街道两旁遍布特色小店餐馆酒吧,充满年轻气息。

这里聚集了一些创业公司。2个月前我加入其中一家,再创造(ReInvent),负责远在中国的外包团队。

老板是域名买卖界大佬。想在互联网创业做出一番名堂,成为下一个Facebook。资金雄厚,网罗了不少人才,同时在做几个项目。

时间还早,我不紧不慢走着,享受街道,人,天气组成的风景。也许是不同于行色匆匆的旁人,咖啡馆靠窗坐着的金发美女冲我笑了笑。

今天感觉不错。

云斯顿 (Winston)

胡思乱想中,似乎听到有人叫我,回头,是云斯顿。

“叫你好几声了。晨会结束咱们两个谈谈,有事。”

云斯顿是我的经理,华裔,本地长大。30岁左右,做过跨国分公司负责人,创过业。后来退出自己创立的公司,进入电子艺界(EA)做技术总监。1年多前EA高管托尼被猎头挖来这里做COO,说服云斯顿带着两个人过来。

晨会结束,我们两人找了间会议室。

“托尼干不下去了,做事方式始终不合。”云斯顿说,“公司不缺人才,可惜最终没有成事。”

顿了一下,接着说,“我也走。尚跟我一起走,自己办公司。”

尚是跟随云斯顿过来的两人之一,本地白人,之前也是技术总监,真正的技术大牛。曾经去Wishpond指点过系统架构,只是那时互不相识。

“对你其实不是坏事。尚跟我走了,他们必定留你,让你负责整个项目。”

“没兴趣,如果这样我也不待了。你知道我是为什么过来的。”

我其实最初面试没有过关。是当时觉得面试我的云斯顿跟尚令人折服,心向往之,私人联系云斯顿,最终才进入公司。

“是啊,我知道。我们刚起步,不适合你。诺瓦去即时猫头鹰(Hootsuite)做开发总监,你可以跟他走。或者我介绍你去电子艺界。”

诺瓦是另一个经理,深谙敏捷开发之道,跟云斯顿很谈的来。

创业圈就像选秀节目,怀揣梦想的人们经历海选,初试,一轮轮淘汰。Hootsuite此时属于复赛中的佼佼者。积极准备在决赛中一展身手。看来这次挖到了诺瓦。

“我在创业公司兜转几年了。进EA见识一下吧。”我略加思索,很快作出决定。

莱恩

下午,我跟莱恩聊天。

“云斯顿跟我说了”,莱恩说,“其实公司前景还是可以的。”

莱恩,诺瓦,云斯顿,是公司中层三驾马车。莱恩负责一个社交项目,用户已达百万,继续增长乏力,正面临突破困境。

“我相信公司前景。我其实很喜欢这里。这里每个人都充满希望与热情,追逐自己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造软件,大规模系统。EA可以帮我实现梦想。而且,斯蒂芬跟我说,EA每周五供应啤酒,随便喝”,我笑道。

“你的护士证书怎么样了?”我问。莱恩在看着祖母因病辞世无能为力后,立下志愿要学习医疗知识帮助别人。已经取得急救资格,现在的目标是护士资格。也许因此他更喜欢这家公司吧。公司老板原先是医生,只因生意太好才放弃医生职业。

“就快了”,莱恩开心的说,“我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尾声

几天之后,云斯顿跟尚公开离职请求。

团队成员易阳是台湾人,跟我关系不错。我劝他考虑退路。

“加薪多我就留下。你们都走,也许轮到我负责项目。”

公司果然开出丰厚条件,我拒绝了。

走过一系列流程。2012年第一个工作日,我来到EA上班。

原来的项目很快中止。不久易阳失业。

托尼做了风险投资家。

随云斯顿从EA跳槽的德国小伙,斯蒂芬,去了另一家游戏公司。

诺瓦带两个人去了Hootsuite。我把Openbox的肯介绍给了他,非常满意。

莱恩选择留下。

云斯顿跟尚的公司不断扩大,同时上了几个项目,中国的开发基地很快发展到了10多人。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