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神耍廢的時代

那時候被真理困惑著,某種後現代的想法告訴著我,沒有真理,進步沒比較進步。

不過那個啊,就是這個世界,不是只有一個神麻,所以這樣也不奇怪啦。

我們當然大可以說,宗教都是騙人的,或怎樣,但是作為一個存在的人,面對這個世界終究是有些想法的,也許很模糊或很清晰,總之是有的,宗教是假的又怎樣,他還是創造出了很多奇怪的東西啊。

What am I talking about? I’m tired to explain. 總之,他們(那些學者!)總是以古希臘舉例,說著雅典啊、柏拉圖怎樣怎樣的。眾神之間的愛恨情仇,伊底帕斯的弒父,薛西佛斯永遠推著石頭,之類的,酷ㄛ。

可是眾神其實都在耍廢。

真的很壞,

It’s true, bigly true.

WE NEED A WALLLLLLLLLL

其實我想在FB發廢文但為什麼壓力這麼大呢?怕被覺得很白痴很邊吧。自嗨的87,ㄏ

腦中總是不斷不斷不斷在奇怪的時候回憶著自己做過的蠢事,顧里大大縮的那個鏡中自我嗎?

REALLLLLLLY 驚惶。

顧里是那個

小時代其中一個智障。

想要積極的產出一些東西,但是這樣講廢話,什麼事都不會發生。一點用處都沒有。不如做些寫作練習有用多了,拜託,寫些作文吧,英文作文article,essay,國文作文、小說、八股文,總之要有些主題,這樣想到什麼寫什麼一點成就感都沒有,耍白痴倒是很會。

我決定再寫一段就去睡覺,一直熬夜耍廢不是辦法。

像是某種金屬與橡膠所刮出的聲響,急躁而不安,宛如急促的呼吸,又如人們不住地跺腳,看著身旁房間內的靜物,鋼琴、電腦、金屬櫃、警察盤帽(?)….那是奇異的日常,亦或是日常的奇異?音樂終止了,於是鍵盤的敲擊聲才在短暫的片刻之中成為主角,即使下一段輕快的音樂響起,我仍注意著鍵盤的敲擊、手指的韻律。黑夜中房間裡日光燈閃爍與台燈亮起之必要我都不明白,若只在黑暗中望著白光在螢幕,是否又會感到暈眩?我亟欲劃破此刻的安寧與和諧,卻發覺自己的無能,我的世界彷彿沒有一人醒著,只有我的凌晨三點半,帶著些微的疲憊。腦中一些零散的想法聚不成篇章,隨筆猶如草地上四散的垃圾,礙著眼。沒有想像中的對話者,於是沒有意義的需求,所謂的紀錄都是再現罷了,在完成之後,不堪回顧的過往會被拋棄的,會的。只好這麼想了,晚安。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