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han

消失之前

今天離開了這裡,也就失去了這座城市。 我們能擁有的空間,是某座城市裡的一個家,一個辦公室,一個閣樓,因我們的居住與來訪,城市接受了我們,但它無法拉住和我們的別離。她說: 「孩子們都四散在遙遠的城市裡,當我們年老,不再想離開這裡,到反而成了無人與你別告別的孤魂野鬼。 」

原來,最後不離開的,卻也是最孤單的。 地上散落了一土丘的柴魚片,被低落的雨水浸濕而蠕動者 ,高湯在鏡黑的石面上流串,鞋底的土沾染了鮮味,也成了縫隙中的泥。扎實的跟著走了幾回,逐漸一點一滴地化在路途上的水窪中,或是跟著地上的灰土滾在一起,

有哪個難能回得了家。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