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han

Something Good, Something Bad.

朋友tboy安慰另一位朋友說:「哭會長壽」。 我好喜歡,好像能讓難過變成更好的事情,這樣就是一句值得放在心底的好話。

在新書區裡看到了一直想買的這本 — 馬家輝《死在這裡也不錯》。果然,連前面的三篇序都好看的驚人,看不到三分之一就寫下了許多段書摘,立馬將它買下。

回家讀了一會兒,腦子已經鈍到幾個小時前的頁碼都想不起了,隨手抽起桌上一張明信片當作書籤。 當要將書闔上休息時,瞥見了明信片背面暈開的墨水,可以想像他當時在書寫時,掌側邊也弄髒了吧!撩亂的字跡透露出當時你寫的多麼匆忙與隨性。因為我們之間只有片面之緣,你簽署了名,還在開頭簡單了描述。想著若是能認出某張紙片上未屬名的字跡,或是一團沉黑的影子,我想這輩子是真正的記住了這個人吧! 這幾天回想不起前段時間自己做了什麼,原來我們也會忘記自己。還記得之前信誓旦旦的覺得當時沒有記錄下來有什麼大不了,自己一定可以記住,但現在果真是一片平整的空白,搖起了沉澱,卻只是更混沌而已。 或許,真只是些浮光掠影的瑣事。

「它們想捕捉的只是旅途中的突然冒起的如果不寫下便即煙消雲散的念頭和感覺,因「景」生「情」,但「景」去之後,「情」終究仍能透過文字留下。這正是書寫的美好。」《死在這裡也不錯》 — 馬家輝

那天之後,我將感動轉成一封信給你,你們是眼和耳的詩人。

【註】這本書是集結馬家輝在各城市經驗的瑣碎隨筆,既是描寫城市的書,當然也出現了卡爾維諾。當他站在查理斯橋上,想起了卡爾維諾筆下的布拉格。我也記得那小段描述,即使我尚未親眼見過那理。就這麼突然間,卡爾維諾的文字串起了每個人心中的某座城市。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