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髮的店〉:西西《母魚》

2017.03.26

創作者的創作生命──啟蒙、相遇、默默耕耘。

阿髮在走廊上開了一家布店,在故事一開始,西西將我們的注意集中在一張掛滿了刺繡作品的雙曡床上,有人看了覺得阿髮在賣家具、有人覺得她賣玩具,而覺得她在賣刺繡品的人,大多不覺得那數個擺在雙曡床上的水手布娃娃有什麼不同,也覺得那何必在房子上繡滿了同樣的窗子,但阿髮又何嘗需多費唇舌。作品完成後,作者已死,無法影響觀眾對她的作品的詮釋,不能進入作品邀請闡發意韻者,多說亦無益。

一個男人,尋找著一個可以做出一個有著許多口袋的大布袋的人,他和阿髮相遇,阿髮為了做出那個充滿著口袋的大布袋,特地大費周章買了縫衣車、不惜手指被大號的針戳破,製作出男人要的大布袋。一個人懷著私人的想望與經歷,期待自己的生命並不畸異而孤獨,和另外一個懷著相同本質的想望與經歷的人相遇,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一個生命所求也僅不過是在這偌大的世界中,經歷心和心的交流。

故事到了最後,賣魚的冰雕者來訪,阿髮難掩喜悅之情,透過西西的文字,我們感受到有別於小說前段阿髮敏銳多感卻也安靜的狀態,她變得多話,有好多心情與仰慕之情想要訴說,還有自己在分別之後的故事,我們彷彿看到布店中的大娃娃眼睛閃著她每天觀察的光影,急於向對方促膝傾訴。幼時目睹冰雕從未被自己與賣魚者之外的人欣賞便融化,除了在兩人的心湖中,在這世界上不留痕跡,那樣純粹晶瑩的美,和作者相遇、和阿髮相遇,木末發紅花,紛紛開且落,有與沒有那些冰雕,世界依然運行著,但作者受生命的觸動而創作,不求出名,作品的誕生,向生命的脈動與啟發致敬,抑或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