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1891961

評林濁水對美台「翻盤」現象的解讀

終於看到有一篇對這個時代各國民意翻盤的共性有比較正常的解讀的文章了。

近年反全球化民粹崛起不是「自由民主的失敗」,把一切指責都丟到「新自由主義」這個本身就任人定義的概念裡顯然有失公允。

liberalism的普世主義、國際化資本主義、自由民主、民族共同體的建構與認同,這些彼此完全不同的道路在共產主義的壓力下以冷戰自由主義的面目集結,但共產主義的威脅解除後,在彼此之間的固有的衝突下就一定會以某種形式分道揚鑣。

全球化讓各共同體彼此了解,逐漸認識到了「我們是不一樣的人」,對自己生活方式自我保護的本能激發了各自獨特的認同;國際資本主義帶來相對剝奪感刺激了保護的需要,資本主義市場競爭天然鼓勵差異化,有利於分化和形成新的認同,而原子化的解構性質所激發的警惕則會讓認同成為避免虛無所必須。

這一篇再次印證了林濁水的格局感在台灣、即便在獨派中也屬少有。他正確地看到了這種「翻盤」的共性,但經濟民族主義和全球化下的剝奪感只是表層的原因和現象,最根本的原因在於(包括經濟行為在內的)社會生活的長期積累終於開出的認同之花。

偏向獨立(至少本土「台派」)的人群在白色恐怖時期至少有20%的基本盤,解嚴後在民主體制內曲折強化。早期社會運動家和綠營知識分子多在高教集中的北部,和北縣、宜蘭等地的鄉民一起打出了北部的突破口,同時以台南為中心的南部也開始打破本土藍地方派系的壟斷,在1997縣市長選舉中達到頂峰。2001後,南部基本成為綠營大本營,在05–08的低潮中依然抵擋住了衝擊,台灣意識屢屢打出「逆轉勝」的氣勢,證明台灣民族認同已有了鞏固後方。在國民黨-深藍群體中華國族主義的刺激下,台灣民族主義穩步增長,最終被馬英九明顯的特洛伊木馬舉動所引爆,14–16標誌著藍營在中部的經營已經崩潰,消滅黨產後,成建制的藍營很可能不復存在。整個變遷是一個曲折但不可逆的過程,每過十年,就會前進一部,穩態只在前後劇變的間歇期內有意義。

當然作者既然看到了台灣綠化不是福佬沙文主義(外省人投票顯然更集中),就沒有理由說共和黨勝在種族主義,相比於黑人90%+,拉丁裔亞裔70%+投民主黨,白人投票已經足夠多元化,這次僅僅是稍微集中了一點,這就打成極端種族主義,實在太不公平。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