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自己回顧過去的時候可以說:『我已經做了所有努力,而且我成功了。』我不希望回顧過去的時候說:『我應該要去做這件或那件事。

每次在電影中看到相似的眼神,就會沉陷在過去的情緒,說實在並不討厭,

反而有種被看透,甚至明白自己心情的安慰感,畢竟有時候說也說不清(或者不知道找誰說)。

每個人心中都有位願意奮不顧身追逐的那個她/他,致那些曾經漂浮在音符中的單純青春。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