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茶花文具店

無論待人或處事,日本人都十分含蓄而優雅。

在美國念書時,我的班上有好些日本同學,平日大部分時間都相處融洽,可是,當一起做功課時,我卻多次被他們總不願意「打開天空說亮話」的民族性,幾乎逼瘋。

當然,這是人家的民族性使然,亦是他/她們與人的相處之道,所以,我也要好好學懂去尊重。

日本人的含蓄委婉,凡事都不喜歡說得太白的特性,都充分反映在這本書內的人物和故事情節裡。

讀這本書前,從沒想過,日本人對社交禮儀之注重,會因而衍生出這專為人家代筆的工作出來。

代筆的原因,形形色色,百怪千奇。

有些是因為個人不擅辭令,希望由別人代筆代勞;

也有人因為說話難於啟齒,連執筆的勇氣都沒有;

亦有些人因為書寫字體欠佳,怕見字如見人,有失體統。

除了要寫得一手好字,行文得體,書中的代筆者,還要對所有執行細節,譬如選信札、貼郵票、用何種筆墨,一一都要深究。

每位找書中主角鳩子代筆的配角,人物設定各有特色,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故事。

說故事的手法,有點像深夜食堂,所以,相信很快會被迫成劇集,或者是電影也不足為奇(我後知後覺,事後上網搜尋,也有網友爭相告知,發覺原來此書2017年已被改編成日劇)。

讀完這本書,我覺得,做日本人,實在很累哦。

但細嚼下,我又覺得,做日本人,好像很有情趣。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Adman’s Rants 廣告風涼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