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故之新〉TGME 四項原則

以往帶新人和實習生的時候,我通常會先說四項原則,日後設計編排中所遇到的問題大致都可以歸入這四項原則。前三項原則源自 2011 年王明嘉老師的演講,置諸編輯、設計十分受用,第四項原則則是近三年遇見違反前三項原則的編輯和設計時,就歸於例外。這四項原則如下:

Tradition 傳統

Grouping 架構

Minimum 簡潔

Exception 例外

一、Tradition 傳統

傳統或約定成俗,需要經驗傳承與主動學習的,不同出版社或有不同傳統,多看、多聽、多問,慢慢就可累積對出版的了解。

常見的一些傳統如下:

■開 — — 用來形容書冊的大小,A 社的 25 開與 B 社的菊 16 開可能是同一尺寸大小。

■蝴蝶頁 — — 位於書封和內頁之間的襯紙,也有人稱為扉頁,可以加固裝訂與增加書籍質感,頁數通常是前四頁後四頁。(註一)

■編輯體例 — — 規定統一字、標點符號、數字的用法。

■版式 — — 又稱為版型(註二),通常包括書名頁、目次頁、序文頁、篇名頁、內文頁、版權頁等頁面。

■編輯頁 — — 又稱輔文(相對於作者的來稿,正文),指書名頁、目次頁、篇名頁、版權頁、空白頁等頁面,這些頁面的共同特色是不會有該頁的頁碼標記。

■篇名頁 — — 也有人稱章名頁、分隔頁、開門頁等,其中最容易令我困惑的稱呼是「扉頁」,所以聽到「扉頁」的說法時,我總是會拿本書出來與對方確認一下對方說的到底是我理解的篇名頁還是蝴蝶頁。

■條碼框 — — 臺灣出版品通常位於封底下方靠書背,只會有一排條碼,日本出版品通常位於封底上方靠書背,會有兩排條碼。

■段首縮排二字 — — 中文直書內文排版的習慣,也有「首行縮排二字」、「每段開首空二格」、「段首空兩格全形字寬」等說法,最簡潔的是「□□」,但要確認排版的人是否看得懂。

■中文直書,文字由上而下,由右而左。

■中文橫書,文字由左而右,由下而上。這是目前排版的傳統,但書法的傳統文字卻是由右至左。以前每次請書法老師題字時,都要為請老師從左開始題好,而是從右開始題好而傷腦筋。

■英文橫書,由左至右,由上而下。

二、Grouping 架構

架構是最抽象與最難解釋清楚的,需要邏輯思考的能力。

■文案的閱讀動線。如果想檢閱閱讀動線正確與否,可從文字動線第一個文字為起點畫線,直到最後一個字,越不理想的閱讀動線,線結越多。

■標題的配置。標題與前後文的關係通常是前遠後近,或前後等距。

■12 列文字的文字,經過設計編排後看起來變成了還是得 12 列文字,不能變成 3 欄文字。

■西文橫書是左翻,中文直書是右翻。

三、Minimum 簡潔

Less is more,避免重複的元素,或刪去不言自明的元素,讓版面更為清爽簡潔。

如:

「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1945 年)」寫成「第二次世界大戰(1939–1945 年)」

「148mmx210mm」寫成「148x210mm」

「作者簡介」在折口上常常寫成「作者」,「譯者簡介」在折口上常常寫成「譯者」。

四、Exception 例外

例外的原因,有的是人為疏失,有的則是刻意為之,如設計的想法、客戶的要求、業務的要求,經驗裡編輯的聲音反而是最小的。

不過,有時候若不是當事人真的很難判斷問題的發生倒底是疏失還是刻意為之(註三)。

(註一)有一回和一位媒體採購聊起蝴蝶頁,發覺我們完全無法對話。後來他拿出雜誌來,我才明白他所謂的蝴蝶頁是把雜誌的封面和內頁第一頁都做成摺頁,如此可以產生 1 頁、一跨 4 頁、一跨 3 頁的連續廣告頁設計。

(註二)版型在日本的用法好像比較類似「開」,見松田行正《編排&設計 BOOK》第 17 頁(新北:良品文化,2016)。

(註三)其實是疏失,但被誤認為故意的 — —

手上有一本小說,書封是 A 咖設計師設計,印刷用了 5 色,第五色還是珠光墨。

但是,小說的內頁卻沒有蝴蝶頁,同行(業的)友人看了一眼脫口而出:「好省!」

友人的判斷是專業的,但我所問到的真相卻是如此:這本小說本來的蝴蝶頁是有珠光感的薄磅美術紙,但是裝訂時印刷廠忘了蝴蝶頁。

我後來去明林美術社購買薄磅炫光紙,幫小說做了蝴蝶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