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判決/定暫時狀態處分 — 最高行105裁1168

裁判要旨

任何訴訟提供人民之權利保護,均以有權利保護必要為要件。人民就對己之侵益處分,或對第三人授益卻對己侵益之具雙重效力之授益處分,本得於處分作成後提起訴願及撤銷訴訟救濟。蓋在處分未作成前,人民並不會因處分而有權利或法律上利益受損害。是以除非個案情形特殊,如不許人民提起預防性不作為訴訟,人民權利無從及時受到保護外,人民並無就行政處分提起預防性不作為訴訟之權利保護必要。當行政機關作成行政處分之可能性低時,即不能認為如不許人民提起禁止行政機關作成行政處分之預防性不作為訴訟,人民權利無從及時受到保護。

本案事實

甲法人團體乃依A特別法所設立之團體,亦經內政部立案。民國105年經立法院廢止該A特別法。甲法人團體乃提起預防性不作為訴訟為以下請求以及聲請定暫時狀態處分:

  1. 內政部不得作成廢止甲法人團體之法人立案之行政處分。
  2. 內政部不得許可甲法人團體以外之人設立相類似甲團體名稱標誌組織。

裁判論證

法院先依行政訴訟法定暫時狀態處分規定(行政訴訟法§298–302),闡明其要件作為本案判斷依據:

  1. 聲請人有爭執之公法上法律關係,並
  2. 有防止發生重大之損害或避免急迫之危險之必要時,且
  3. 聲請人應釋明存在爭執之公法上法律關係及定暫時狀態之必要;

法院並認為第三點之釋明程度,在於「使法院形成對抗告人就其有禁止相對人作成如上述對抗告人之侵益處分,及對第三人之授益處分之不作為請求權(含權利保護必要),自事實及法律觀點判斷,存在相當可能性之心證」;而所謂相當可能性心證,乃基於不許定暫時狀態,「有對抗告人發生重大之損害或避免急迫之危險之相當可能性」

法院針對當事人提起的預防性不作為訴訟,基於訴訟均須具備權利保護必要要件,並且需有具體處分始有侵害權益可能性,認為預防性不作為訴訟之權利保護必要在於「如不許人民提起預防性不作為訴訟,人民權利無從及時受到保護」之特殊情形。是以若行政機關作成處分可能性低時,難認有預防性不作為訴訟之權利保護必要。是以本案廢止特別法後,該團體回歸人民團體法管理,並且當事人亦屬經內政部許可立案,具有人團法上法律地位。不因特別法廢止,而廢棄當事人立案。是以內政部作成處分可能性低,而認本案預防性不作為訴訟欠缺權利保護必要。進而認為依此難以作為釋明本案第一個定暫時狀態處分之必要性。

法院接著審查本案第二個訴之聲明之定暫時狀態處分,以下列理由認為抗告人未能釋明本案存有爭執之公法上法律關係:

  1. 受訴法院無從審查立法院廢止特別法之合憲性。
  2. 依現存事證及法律觀點,難以認為該立法裁量顯然逾越立法裁量範圍或濫用立法裁量權限,將受違憲宣告。

對於下級法院認為本案乃對行政處分作成前預先聲請假處分,援引最高行99裁3324裁定見解,認為應可循行訴法§116停止執行,而依同法§299自不得聲請假處分。最高行僅說明本案此種預防性不作為訴訟,不得依行訴法§116請求停止執行,應可聲請假處分。


本案評析

本案最高行並未就為何預防性不作為訴訟乃不得請求停止執行,未見說理。但停止執行乃對既有處分為之,而預防性不作為訴訟,性質上乃防止行政機關作成處分,現實上未存有行政處分,自無從停止執行,而符合聲請假處分之要件。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SuJJ’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