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兵庫縣中部綠意叢叢的山裡,篠山市沉靜地窩在低矮山丘間,這份寧靜低調,似乎也與王地山燒瓷器的故事遙遙呼應。

篠山市所在的丹波地方,原本就擁有丹波立杭燒這樣的名陶,歷史長達八百年,與著名的信樂燒、備前燒同樣名列日本六大古窯。盛名在外,使得陶人們來到篠山市後紛紛投奔丹波燒的懷抱,王地山燒的師傅兒玉玲央奈先生苦笑說,從他來到這兒以來,將近十位陶人來來去去,現在守著王地山燒的,只剩他和師父竹內保史先生兩人了。但是即使沒有響亮名聲協助,王地山燒卻也靠著自己的特色和丹波燒劃出區別。「我選擇來王地山燒,是因為瓷器展現的準確與精緻很吸引我。」兒玉先生這樣說。丹波燒陶器所擁抱的粗獷和窯變,對王地山燒的瓷器來說,是完全不加考慮的特質。兒玉先生隨手拿起腳邊的一個瓷碗解釋,窯燒時氧氣的變化與擺放的位置都會影響瓷器的成色,所以我們眼前這個擁有銘黃和青綠美麗漸層的晶亮瓷碗,其實是氧氣濃度不均的失敗品。不只是色澤,紋樣的精細程度也是陶與瓷大不同,陶器的土坯是在濕潤的狀態下製作,而相反地,瓷器是在乾燥後才開始加工,因此能製作出纖細的細節。看著窯廠內展示間的式樣繁複、成色潤澤的大小盤缽與花瓶,就相當能理解王地山燒瓷器對兒玉先生的吸引力了。

即使不如古窯的歷史久遠,王地山燒也有自己的淵遠流長。江戶時代各大諸侯以藩主的身分管理領地,不只效忠幕府將軍,各大藩主之間也多有交流,禮尚往來就是常有的事了。文化文政時期(1804~1830)篠山藩的藩主青山忠裕為了製作高品質的瓷器作為贈禮和提升藩內產業之用,選定了王地山這塊土地,找來京都出身的名匠欽古堂龜祐來做技術指導。欽古堂龜祐最有名的事蹟之一就是在三田藩(現在的兵庫縣三田市一帶)成功燒出了需要高級技術才能製作的青瓷。青瓷之所以難做,是因為青瓷需要使用主成分有氧化鐵的釉藥,經過高度無氧狀態達成還原效果才能燒出。不只有氧氣的因素在,釉藥的成分也很精細微妙,大致上如果氧化鐵的成分多,釉藥會呈現梅紅色,燒出的瓷器偏青綠色;氧化鐵的成分較少,釉藥本身呈鮭魚粉色,瓷器完成後偏粉藍綠色。但像是鈦等微量元素也會影響釉藥的成色,什麼狀況下偏藍、什麼狀況下偏綠,都不好拿捏,才會直到江戶中期青瓷仍被陶人認為是難度極高的製品。

釉藥呈現梅紅色是王地山燒的特色

除了青瓷外,欽古堂龜祐為王地山燒帶來的另一個禮物是「土型」塑形技法。先用磁土或石膏做出器皿的模子「土型」,雕刻好紋路、素燒完成之後,只要將磁土坯按在土型上,就可以壓印出凹凸相對的花紋來。原理說起來並不困難,跟蓋印章有相同的道理,但這個做法可以做出傳統拉坯轉盤所無法做出的複雜花紋,也比手捏塑型來得更快速而且水準一致。這個花紋古典的青磁鹿牡丹文小皿,正是用土型塑型的方法製作出來的。

郭怡琳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