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在上海

算一算,這次回來上海才過了四個多月,但我卻感覺更久。很多時間都是一個人。如果這麼跟同事講,他們會覺得哪有,我挺活躍的呀,也認識了蠻多朋友,下班或假日也和人出去吃飯聊天。但那種一個人的感覺,是眼睛看不見的。無論哪一方面,若感受到的是好事,或許很容易分享,但若是不順心,我不太可能向同事傾訴,也不想讓家人朋友擔心,而且即便我講了他們可能也無法理解真正的情況和問題。

慢慢的,我好像也習慣想在腦袋裡。生活中找不到解法的,就看書、看電影,從其中感受到的那些,還無法以精準言詞表達的思緒,就先留在腦袋裡。留久了,卻也會讓我漸漸想不清,遂想以文字表達,想寫點日記。

15 年到上海一米市集實習兩個月,認識了一群有才華的同事,那麼多的回憶和收穫仍然抵擋不住想家的念頭。實習結束回台灣的那天,飛機一降落到台灣松山機場地面,我臉上浮現出藏也藏不了的笑意。17 年選擇再次回到上海,路上出現我沒見過的共享單車,馬路上的喇叭聲在管制後好像少了些,而社區裡或人行道旁一片紅通通的醒目標語依舊,諸如文明建設、進步中國、民主自由、和家安樂。

我喜歡在種滿梧桐樹的幾個街區散步,但這裡的髒空氣惹得我每天喉頭癢; 我喜歡我同事熱情活潑,有些還笑說支持台灣獨立,害我憂心他的人生安全,但每次我過海關都被要求走本國人通道; 我喜歡每天騎單車到在同一條路的公司上班,但總是會遇到死也不讓路的客車、鑽來鑽去的電瓶車、貼我很近的公車,然後這邊的紅綠燈看看就好,不用太認真; 我喜歡這裡有很多好吃的餐廳,廣袤的土地孕育各種特色料理; 但我仍舊學不會拉下面子在餐廳扯嗓大喊服務員,所以他們經常漠視我「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幫我倒杯水嗎?」的請求。

有人說上海是一面鏡子,你若是個有趣的人,這就是個有趣的城市,反之,你可能會厭惡它繁華外表下的自私、無理和霸道。生活在其中,我無法說我多喜歡上海,對周遭狗屁倒灶所能給出的最大包容,就是麻木自己的感官,然後變得堅強一點。像是對後頭車輛莫名的喇叭聲充耳不聞,堅持不靠邊上站,畢竟這是我的路權,你要開上人行道就安份點排在我後面喔。

總之,我現在在上海,在一間圍繞食物的設計、科技和商業公司學習與貢獻,寫寫文案、做做調研、負責媒體內容策略。我很喜歡這份工作,也想把這段時間的學習感想記錄下來,以便未來回望自己走過的路,帶來多少成長。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