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orp年會:B the change

我想大家心中的第一個疑問應該是,什麼是Bcorp?

Bcorp,B型企業,Benefit cooperation,跳脫傳統資本主義的利益profit最大化,轉為關心對所有利害關係人的利益benefit。
台灣目前已有20家B corp,包含會計事務所、銀行、綠能等,是亞洲認證企業數第一。

為什會去年會?

一直都相當關注社會企業,而最近開始聽到「B型企業」這個名詞,抱著想要好好瞭解的心前去學習,萬分感謝封華姊抽到的門票,兩天3000元 / 人,讓我這個窮小孩有幸參加8/31.9/1在台中市政府舉辦的第二屆Bcorp年會,匯集了世界各地關注這議題的專業人士,有企業家、律師、教育家等等,進去時真的興奮到炸,還遇到各種朋友!

小心得:

雖然會議有一半是英文,頭有夠痛,但還是整理了幾項有感心得(其實幾乎都是中文講者說的⋯我會努力加油),與大家分享:

一、先知是寂寞的,但不會是永遠

「 三年前,不懂什麼是B corp,只能上網查,直到現在和夥伴們一起坐在這裡。」—— 全台第一間綠能社企DOMI的創辦人Tammy。
圖片來自domiearth.com

Bcorp在台灣的發展,近幾年興起,因為一群相信它的的人們,堅信這樣的美好值得帶進台灣,開始奔波、推廣。我們現在生活許多習以為常的事,也都是從無人問津開始,不論是現在火熱的新創、設計思考等,皆起於一群充滿熱忱、想要改變台灣的人們,當我們面對值得傳播的理念,或許一開始會孤立無援,甚至被認為是痴人,但它的價值會被看見、發光,我們人人都能成為那股推力。

二、從連結需求出發,成邁向成功的步伐

NPO Channel,是一個連結需要(NPO)與被需要(支持者們)的去中介化公益平台。」—— NPO Channel 創辦人張幼霖。
圖片來自NPOchannel.net

媒合需求,聽起來簡單,但發現需要與被需要之間的關係,願意去連結去創造那影響力,又有多少人?從需求下手,我認為是許多行動成功的第一步,NPO Channel的成功正是著手解決了事實存在的需求,公民參與也是同樣的道理,政府政策的改變需要人民的信任,許多公民平台、組織致力於需求的連結,便顯得不可或缺。

三、生命影響生命,夢想激盪夢想(B to C)

「透過你的產品、服務去影響每個人的生命環境。」—— 引言人綠藤生機創辦人鄭涵睿。
圖片來自greenvines.com.tw

記得,小時候的夢想是「成為一個有正向影響力的人」,或許抽象而空洞,但慢慢你發現這世界有太多人正在用自己的志業、具體的行動,去影響每個人的決策、對生活的態度,進而促進這個社會更美好,這也是為何我一直想做社會企業的原因。

我們每個人雖然只是這社會的微小組成,但產生的效應卻是無可計量的,不論產品、服務,甚至是你的作為、言論,都可能影響身邊任何人的心智,願我們都能用「生命影響生命,夢想激盪夢想」。

(雖然初聞這句話覺得肉麻,但想想也是需要一生遵循的)

四、做一個具消費意識的好公民(C to B)

每一次的消費都是一次投票,那你投的票是什麼?

還記得有次在大潤發,看見鮮乳坊的牛奶,立刻大呼驚奇地拿起來大力向媽媽推薦,旁邊路人阿姨就問:「妹妹,這怎麼這麼貴啊?」我開始向她介紹這個品牌的淵源與堅信的價值,她略點頭後就放進購物車了。

圖片來自GOMAJI

我們每次的消費都是一次投票,你不想給投給不聆聽民意的政客,那你應該也不想投給不在乎消費者健康的廠商,但往往我們在消費時,都選擇架上最便宜、具CP值的商品,這真的是我們身體最想要的嗎?以一個沒有收入學生身份來說,當然,我們無法每樣商品都選擇對小農、環境等友善,但,願我們在消費時,都能多停看聽,讓你的這一票也能成為這社會更美好的動力之一。

五、推進世代的共好

第一天午餐時,有個目測三十歲左右的前輩,主動向我搭訕,她說她年輕時在劍橋念商業與社會企業的program,回台後協助全台第一間社會企業生態綠的創立,笑稱自己可是「社企小幫手」。

她目前在四大工作,她問:「你們猜,面試那天兩分鐘自我介紹後,我第一句話說什麼?」我們搖了搖頭。

I want to promote social enterprise. 」她眼神堅定。

當下所有的高階主管都愣住了,接著問了一句『What is social enterprise?』所以,你們別怕,我已經幫你們進去打頭陣了。

在那個年代,社會企業尚未風行,而她的熱情與無所畏懼,為我們這代年輕人開創了更多的可能性,我想這也連結到第一點,曾經她是寂寞的先知,而現在擁有一群共志同道合的人、一群望能成為「她」的後輩。

她甚至請我們在她的筆記本上寫下自己的夢想,笑著承諾:「有一天,一定幫你們完成夢想。」會議中,她所有的提問都與青年相關,更讓我們認識來自不同領域、而對同樣事物有熱情的朋友,這樣共好的心,讓人對這個世界的失望轉為希望,或許就如引言人所說:

「我們相信的事情都不一樣,但我們都希望這世界能再好一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