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月光桌遊節紀實:Day 1(5/12)

第二天一早,攤位還是空的,AEG的CEO John Zinser便登門拜訪了。我邀請他加入遊戲,直接取代我原先的位置(幾乎奠定了他之後勝利的基礎XD)。隨後,透過簡短的教學,他很快掌握到《第九號交響曲》的精髓,痛宰了其他兩位玩家。

除了計分規則囉嗦了一點之外,他認為《第九號交響曲》是一款很不賴的好遊戲。對於他的評價,我並不意外。倒不是說他的好評我感到不意外,而是針對計分規則的部份,回來之後還得好好想一下,是否要讓遊戲變得更複雜?又或者說,原先簡單的計分規則,讓平手時的計分,更方便容易,也是個還不賴的選擇。

早上是廠商的交流時間,除了到處更新八卦,更重要的是去認識更多素未謀面的外廠。這次的廠商以日本、大陸、香港為多,至於歐美,儘管我們十分努力的邀請,仍舊相當有限。在經費短缺的情況下,要請到歐美的專業人士、廠商參與這樣的活動,似乎相當有難度。也許未來的海外展會裡,我們也可以藉機好好宣傳月光桌遊節這個活動。

中午,John駐足藍鵲遊戲良久,為的就是一窺《馬約力卡》到底怎麼進行。經過一番簡介,他和幾位朋友很快地開了一局。期間提供了不少修改的意見,都是足以讓設計師/編輯頭大的建議。不過,這些煩惱就留給藍鵲吧!John對這款遊戲的評價,倒是令人感到印象深刻:

先跟其他遊戲說聲抱歉,但我必須說,從GAMA一路逛到月光桌遊節,《馬約力卡》大概是我看到最有潛力的一款作品。

對於一位長期經營歐美市場的廠商而言,要給出這樣的評價並不容易。由此可見,除了一些瑕疵以外,《馬約力卡》在遊戲的機制上似乎相當令人期待。雖然John沒有給《第九號交響曲》類似的評價,但是對於一路看《馬約力卡》長大的我來說,仍覺得於有榮焉。

也許有人認為,沒必要爭取歐美廠商的認同,在地遊戲自有在地遊戲的特色。但是John一席話,雖然不是微言大義,但也透露出一些值得參考的觀念:

  1. 遊戲的價值在於遊戲
    儘管遊戲的故事再有深度、美術多麼精美,遊戲的核心還是在於遊戲的玩法。《馬約力卡》的美術雖然讓人耳目一新,但讓John深深著迷的,還是遊戲中,可能做出的連續combo。而他也從中感受到遊戲的潛力,並以此提出了許多建議。
  2. 機制的美感
    以歐式遊戲的角度來說,玩家不一定在乎主題和機制之間到底有多麼契合。玩家更在乎的是,遊戲機制是否賦予玩家新的挑戰,透過新的挑戰獲得新的樂趣。正因為這樣的理由,歐式遊戲總是在遊戲的規則上,不斷地挑戰玩家們的認知。而不是不斷地找尋新的題材、故事,藉以吸引玩家的目光。
  3. 設計師的覺悟
    近年來,不管和哪一國、哪一間出版社交流,幾乎大家都有一個共識:遊戲實在太多了(根據BGG的紀錄,近年來幾乎每年都有10000款新遊戲登陸在平台上)。這也令John今年的政策有了很大的改動,從原本的「機海」策略,濃縮到4款「主力」。甚至也將過去的金雞母《情書》系列版權,賣到Z-Man手中。他的企圖不難理解,這些作為正是希望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和資本,來處理這些主力商品。
    因為,生產、推行一款遊戲的成本越來越高,出版社無法將籌碼過度分散在不同的籃子內。籌碼集中在少數產品上,固然要負擔比較多的風險。但是,過去市場對於好遊戲的審美觀,依舊具有相當的價值和指標性。將籌碼集中於少數產品上,其中負擔的風險似乎沒有想像中來得大,反而保險了許多也說不定。至於John的新策略是否奏效,我們只能看看接下來的日子裡,那些新產品是否博得市場的青睞了。
    有鑑於此,設計師對於自己的作品,雖然可以繼續抱持著買彩券的心態。但是,盡可能雕琢自己的作品卻越來越顯重要。寧願讓平庸的遊戲在自己的庫存裡發酵,也不必急著將作品付梓出版。能夠將作品的亮點打磨到光可鑑人,在茫茫的遊戲海中,便越容易鶴立雞群。

晚上,月光桌遊節最重要的活動:跨夜玩桌遊正是登場。我因為早和KBG兩位朋友、Leon,以及國內出版社的朋友們約好,要一起到漢來吃一頓「河蟹」大餐,所以沒辦法到3樓好好玩幾局遊戲,或是在帳棚裡過夜。

漢來的價格不斐,但是餐點內容豐富精緻,倒也是給大家一個好好放鬆、交流的機會。畢竟平時都在處理工作的事情,沒什麼時間交流工作以外的事情。不過,餐點內容實在不少,不努力吃,一些好料恐怕沒什麼機會品嚐。於是,除了偶而聊到產業的八卦、心得以外,大家的心思似乎都放在食物的好吃與否。果然,食物太過讓人分心,還是會影響到深度的交流。也許,酒精和小點心才是開啟話匣子的良伴。

其實,歐美廠商雖然來得少,但是和這些廠商交流,仍然有不少好處。一來彼此能更專注地看待遊戲,二來彼此的對談和交流也更有深度一些。不論是埃森展還是GEN CON,這種大型展覽正好缺乏這樣的機會。因為,在大型展會中,多數會議聚焦在產品本身,除非私下邀約,否則不容易和其他國家的廠商建立更深的連結。我們常以為,歐美國家做事情比較公私分明,實際上並非如此,他們在工作事務上只是比較有原則,但是對於建立夥伴關係、連結,他們倒是十分歡迎。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雖然常出國工作,卻好像總是去和外國朋友吃飯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