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th October

  1. 剛從兩天份的Dutch Design Week歸來,覺得好像應該要整理一些什麼。
  2. 其實對於DAE的畢業展有些失望。雖然說原本期待的就是一場看不太懂或是毛骨聳然的展覽,但是絕大多數的不是太難理解就是理解了也覺得搔不到癢處。純粹追求美感、材質實驗的約佔三分之一,比想像中還來的少。其餘是針對議題作為回應、表現個人故事或價值觀,在看這一類作品的時候往往還是先看作品的表現夠不夠吸引人,去猜背後的理念是不是夠有趣,否則每個作品都要花四五分鐘去理解實在是很燒腦筋。另一方面,絕大多數的討論議題也非相當新穎,而議題與產出之間的連結也非總是令人驚豔。成為這樣子的設計師的活路到底在哪裡呢?你又該如何衡量自身作品所帶來的影響力呢?
  3. 不過還是很好奇DAE的設計教育是怎樣規劃的。來到Delft之後就一直在思考設計到底應該怎樣教。在Design for Interaction Program裡,其實就能從課程裡夠感受到Delft對於設計教育的想法與其自信。我們的設計主課-Exploring Interaction-就有著頗扎實的結構。從選定Context開始,草擬Design Goal,釐清Users, Stakeholders,並以Interaction-effect為設計的對象,而非以往問題導向的Problem-Function。同樣的,許多的設計方法都是以互動本身的品質作為討論的核心,像是用譬喻、類比等等抽象的方式去描述所期望的互動品質,並提出一系列workshop或是prototype作為測試與修正的手段。先不論這套教程是否適用於每個人,但至少能夠感受到Delft在嘗試建立互動設計教育的野心。(這是Section 1 的報告書
  4. 台科(講台灣太大了)該怎麼辦呢?一樣是作為研究生,這兩年我們將學會什麼呢?什麼是大學設計教育中應該交付給學生的知識與能力呢?
  5. 我覺得至少在畢業製作這個階段應該要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在這之前,應該要能夠具備基本的設計能力,並了解設計領域中的各種範疇、角色、議題,並透過畢業設計來展現出自己未來的定位。而在研究所的階段中,如果台科能夠像RCA的Platform系統一樣提供更多元、細分的研究方向的話,那應該會更適合台科這種什麼人都有的學校,讓信仰各種不同派典、致力不同議題的人都能夠進入到對的討論群體裡。同時,提供更多的短期Workshop,讓不同範疇的人可以因為重疊的興趣領域一起重新洗牌。
  6. 好想多邀一些荷蘭設計師去台科開wokshop喔,像成大的某荷蘭設計課就會定期邀荷蘭設計師來帶課程,也連帶創造了不少實習機會與在地計畫,看起來是個成大-台南-荷蘭設計師三方互贏的美好局面啊。可以用台北的興城街、太原路、三重的模型廠來多吸引他們來台科嗎?希望宋主任可以撥點錢說不定我可以擬個企劃書騙些老師去台灣。(其實靠玲鈴Boss應該就已經很有用了)
  7. 剛剛去找汪庭安搭伙吃晚餐,以韓式小雞腿+油蔥炒高麗菜+蘋果醋酸辣湯+JUMBO冰淇淋結束這一餐。
  8. 而我的腳踏車依舊落鏈。明天繼續早起走路。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Chang Wen-wei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