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th December

  1. 今天是閃到腰第四天。從巴黎帶回來的閃到腰應該也算做是(充滿回憶的)紀念品,不知道有沒有人想要來一份巴黎閃到腰。
  2. 今天同時也是2015年裡最後一個普通的一天,因為明天就是12月31號了是跨年的日子。不過12月30號作為「最後的普通的一天」好像也有點沒那麼普通。
  3. 所以說我今天在想我的論文題目。
  4. 我覺得超困難的。大方向當然還是物聯網 a.k.a. Internet of Things a.k.a. IoT。另一方面要從Elisa(在delft找的論文共同指導教授)的metadesign、object-centred design、日常生活裡的群眾智慧來著手。同時呢,上次與Elisa介紹我的作品集後,她對於路上製造相當有興趣,所以表示「阿那我們應該來找些更有趣的論文題目!我們一起來想一想要怎麼結合IoT跟object-centred design跟日常生活跟你做的路上製造!」。ㄏㄏ也太難想了吧。
  5. 只好在書桌前坐下來好好在紙上寫下思緒。老實說我對於「物聯網」跟「群眾」這兩個詞彙都抱持著好矛盾的情感。首先是物聯網,進研究所時之所以選擇加入玲鈴的物聯網研究方向的原因其實很中二,那就是因為我壓根不喜歡物聯網。或者說,我不喜歡物聯網被看待成「呀我們的未來就靠你啦物聯網」或是「哇未來的社會跟文明都會跟著你改變啊物聯網」的這種革命。同時,現今物聯網產品也充斥著各種科技導向的價值觀,常常出現各種可以吐槽的地方。講起來我之所以會對高科技抱持著這麼偏激的態度,大概就是因為大四旁聽了STS(台大的科技與社會研究)以及看了黑鏡的緣故。黑鏡真的很好看。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要看。所以說呢,我就是抱持著這樣子中二又自故清高的想法踏進了物聯網的領域裡。一剛開始覺得如果用批判設計的方法來作物聯網的議題的話一定會很有趣,實際上也是會很有趣,但是這一年下來也已經看了好多設計師用批判性的角度去做了關於物聯網的作品,提出這些無所不在的感應器與智慧產品所能帶給我們的各種衝擊。但是這些被拍成影片的、被擺在展台上的作品,所能帶給人的似乎也就是那-在螢幕前或展台前的-不超過半小時的反思;而他們所描繪的,是不以被實現為目標的極端未來場景,是從現在發散出去的千絲萬摟中被挑選出來的未來景象之一,而摘掉了這條極端的絲線我們仍舊面對著無窮盡的未來而不知該往哪走。我覺得不能只有以遙遠未來作為材料的設計,應該也需要有介於「明天之後,未來之前」的設計存在,被使用於人的手上而非置放在展台上,長久地存在與演變於日常生活中而非只是一場五分鐘的表演。譬如說,如果你是個設計吹風機的上班族設計師而不是酷酷的批判設計師的話,那你該如何在你的吹風機設計上踏出你對於物聯網想像的小小一步呢?在批判設計、科幻設計拋出許多令人震撼的未來錨點時,每天每天,許許多多的物件的誕生與改造也同時在那些小設計師與老百姓的手中發生著吧。
  6. 再來是群眾。這個也好讓我矛盾。可是時間太晚了,而且我也不應該打得太認真不然我會有壓力,有壓力的話以後就不會想寫了就跟上次文章打得太長害我元氣大傷一個月都不想再寫。
  7. 再見了最後的普通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