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休學以及我的故事

我從十九歲開始才知道什麼叫做活著

我在就讀長庚大學化工與材料工程學系一年級升二年級的暑假時,像學校提出了休學申請。
先說一些故事背景好了

#高中時,參加熱音社

如果比喻說十九歲我開始知道怎麼活著的話,那可能高一對我來說可能就是這個人生的出生吧!

十六歲以前我的生活幾乎沒有色彩,小學時期的矇懞懂懂以及私立國中的壓迫,對我來說國小國中基本上沒什麼特別的回憶,不是過得特別糟,但是也沒發生什麼事情,就像正常人一樣上課之後假日回去像個孩子玩電腦。

而在私立國中的三年壓迫結束之後,我來到了海山高中,這是一所人不多的市立高中,瞬間我的人生突然出現了許多的選擇跟叉路在面前,我那個時候突然在無色彩的十六年回憶發現了湯姆熊的一台打鼓遊樂機。

沒錯就因為那時候一台遊樂機帶給我的簡單樂趣,我開始找老師學爵士鼓。

我突然想起那時候那一台遊樂機藉由音樂帶給我非常非常純粹的樂趣,也幸好我的第一位爵士鼓老師非常喜歡讓我在學習到一個節奏樂句的時候就挑著我喜歡的歌讓我跟著帶進去,我就能在非常初學的階段就能感受到自己演奏的音符能夠稍微融入進一首歌裡,也讓我開始對爵士鼓產生了爆炸性的熱愛。

也因為這樣的熱愛開始搜尋了許多資料以及渴望強度更高的訓練,我那時候就換了一位老師,而這位老師也是我認為是我最重要的老師,在那時趁著自己的興趣,除了跟原本的老師學以外也運用網路資源學了許多樂句跟節奏,但是那位老師開始特別要求我打鼓的聲音、姿勢、握棒…等等。

也在這樣高要求的課程以及熱愛下,我的樂器技巧在那時有著飛快地成長,雖然也不是到真的進步神速,但也在那時能在自己學校的熱音社順利地當上了爵士鼓教學長。

我在這個熱音社除了爵士鼓以外,我認識了許多這個社團的學長姐,同屆的夥伴以及往後一直在增加的學弟妹。

如果跟我說給迷惘的高中生一個意見的話,我會說「去認真用力玩一個社團」。

在一個熱音社裡面除了本質的練團音樂樂器以外,增添了一個社團的性質在,也就因此賦予了這四個字「海山熱音」許許多多的故事。

從學長姐聽取到的爭吵歷程、熱血事蹟、有趣的白痴事,再到自己實際體驗這些社團經驗的高二,再到退休看著許多屆的學弟妹也已「海山熱音」這四個字為榮。

我不認為高中影響我最多的事情是「學習爵士鼓」,對我來說影響最多的絕對是「參加熱音社」。

曾經有一個補習班老師講過一句話:「相信我,你在數學上遇到的難題,絕對不會比在社團遇到跟人有關的事情難解。」

也就是因為有這樣一個社團讓我知道,就算大家都是同一個目標都是為了同一場活動為了同一場表演,也能夠看法如此的不同,大家都用自己的方式希望這個社團變得更好,我也在那時學習到了許多與人相處的方法。

如果你在看我的故事,你剛好是高中生,你剛好很迷惘,那就取找一個你好像有興趣的社團加進去,然後「認真玩」,你會學到比課本上更珍貴的知識。

#高三,打輸給了這個社會的眼光

因為高一高二認真玩社團,想當然爾成績一定是爛到谷底。

那個時候看著學長姐到了高三開始突然收心認真K學測的樣子很帥,加上自己覺得如果來個絕地大反攻之黑馬計畫一定很帥。

我開始也跟著正常的高三生一樣,收心,認真準備學測考大學。

而在高三初期的時候也因為上述的動力,在第一次模考成績就有著比我那跌入谷底的成績比較起來,非常高的分數。

開始我用著這樣滿滿的成就感來繼續驅動自己認真準備考試。

而學測考了一個就我當時高二無法想像的好成績 56級分。

對許多人來說可能不是很好,或是不上不下,或是還不錯,等等…

不過那個時候我很自以為的我還有更多的精神燃料繼續準備大學入學考試,所以我那時完全放棄學測的申請,直接決定考指考。

而高三下那年根本就是一場災難。

首先高三下開始會有許多上榜的準大學生,也就理所當然會有許多跟畢業有關的活動,而我在那時看著這些活動,心中燃起了高二對待社團對待活動的衝勁,我那時除了跟著一群夥伴說「我們來做畢業歌!」也很有衝勁的去畢籌會(畢業典禮籌備會)說我要當主席。

這時的我認為我要讓自己成為一個能夠兼顧畢業活動又能兼顧考試的人,而在這樣的狀況下最大的阻力是自己的心。

『你為了什麼在唸書?』

我開始不知所措而造成了許多的失衡狀況,首先在指考龐大的資訊量下,我無法再顧及畢籌會的進度而辭退了畢籌會。

畢業歌也因為準備時間的不充足,造成了許多混亂的籌備狀況,雖然有成品但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著不滿意的部分。

而在這樣的狀態下我突然橫著心決定,「X!,這麼喜歡音樂我去念流行音樂系好了!」,那時指考倒數30日左右,也可能是因為龐大的壓力讓我這樣想也說不定。

我走進了輔導室跟輔導老師說出了這個決定,而獲得的就算不是反對也絕對稱不上是支持。

「你其實是可以念書的啊!再撐三十天考一間好大學再去好的大學玩社團啊!」

「老師覺得你應該是因為指考龐大的壓力而退卻了,老師希望你還是好好把三十天準備完不要想太多!」

這位老師絕對沒有錯,錯的是我,有個不堅定的心,不知道自己要什麼的死屁孩高中生。

而在進入指考衝刺班的時期狀況比學測那時衝刺的狀況壞上不少,我開始從第一個禮拜去七天,再來變五天,之後倒數十天幾乎索性不去。

而指考也在不上不下的狀況下結束,基本上完全沒有考得比學測好。

拿到成績單的時候很難過,而心中那顆音樂的夢想種子基本上那時完全死亡,在那樣的情緒下我用非常逃避的心態填完了志願。

因為那時高中學科最有興趣的就是化學,我就把跟化學有關的科系從高分往低分排。

最後錄取了長庚大學化工與材料工程學系。

#只有一年的大學生涯,戲劇化的故事,以及更多的失衡

在脫離了指考的陰霾之後,我就像是那時候高一時,開始期待著大學的新生活,也理所當然地加入了熱音社。

而在升大學的暑假,我因為一個高中社團的夥伴也因為自己的夢想而轉學進開南學調酒,我那時也非常有興趣的請教了他學會了一些皮毛,那時候剛好有一場同屆夥伴辦的音樂季「聲波浪潮音樂季」想要做酒水部門,我那時也剛好加入,開始正式對調酒產生了興趣。

所以大學那時也理所當然地加入了飲調社進一步的學習調酒。

一上的那年運用著高三指考時的記憶在一些科目拿到了高分,除了一科通識被當以外(我自己懶得去)基本上算是All pa。

而就在熱音社也因為玩過高中的狀態覺得不再那麼新鮮加上大學生活常態的娛樂也都沒什麼興趣,我開始找尋著高中那時候那麼瘋癲那麼熱血的感覺。

也剛好那時在寒假的時候在Dcard上看到一位為了自己的甜點夢想而休學準備去國外的甜點相關學院的輔大女生,開始對甜點產生了興趣。

一開始在家裡用買來的器具跟烤箱,幾乎那時整個寒假就把自己泡在甜點製作裡,早上起床吃完早餐,下個地點就是廚房。

開學後突然腦中腦洞大開的覺得「那不如來創一個社團好了!」

而一下就隨著我一個需要籌備創立的社團加上其餘兩個社團的狀態下開始了。

那時候自己與其他社員合作很專心的製作出了一個七千餘字龐大的創社計畫跟兩千餘字的組織章程以及其餘許許多多的創社文件。

不過也導致了開始非常常熬夜,基本上作息完全壞掉,日夜顛倒可能還是好事,那時候的我睡覺時間跟醒來的時間非常不固定,通常很常醒著超過20小時,再爆睡幾乎15小時,有時候醒來是白天,有時候醒來是黑夜。

我把自己完全投入到甜點社的創立計畫,而那個時候也順便腦洞大開地媒合了熱音社以及飲調社的成果發表會,在三個社團巨大的壓力下,我把時間完全投入在了社團。

然後再這樣失控的作息下,我理所當然的開始翹課,或甚至說根本不知道起來的時候會是隔天早上還是隔天晚上,考試的成績學業的進度開始極速往下掉。

接近期末時,那時的心態完全無法從社團抽離,因為實在太投入了,我也因為甜點社的創立,早上起床開始就算能趕上系上的課,也開始直接往圖書館跑,甜點的食譜、管理學、會計學、溝通技巧、心理學…許多的書,那時候為了成立能夠更完整,讓自己把創立這個社團當作創業一樣在考慮。

我在一下學習到的事情真的非常非常多,但完全與化學工程扯不上邊。

簡報設計、SWOT分析、社群軟體經營、進貨相關會計、組織管理…等等許多。

軟體部分因為學習簡報技術幾乎摸透了Powerpoint,那時也因為這樣開始學Photoshop來輔助簡報需要的圖片編輯需求。那時候為了拿到甜點社創社基金而拍了微電影,學會了Final cut proX的基本操作,字幕、調色、基本時間軸…等等。

為了創甜點社的質感網站學了WiX,為了更好管理甜點社的組織學了Slack

中文打字也因為各種活動企劃,社團會議,各種各式各樣的事情,練到幾乎能夠別人邊講我能邊全部打出來。

然後也因為這樣很理所當然的,我被二一了,學校是雙二一制,所以也就是說還有一次機會。

當自己付出了所有的努力在甜點社上的時候,最後得到的我自己發現是更多的迷惘。

而在一下的那年也因為許多事情在熱音社的練團也時常出問題,那時也剛好聽到一位很專業學長回來驗收。

就在走了這麼瘋狂的大學一年級之後,我發現自己最終的興趣還是那個時候打鼓最純粹的快樂。

而就在大一結束的暑假,沈澱了二十幾天之後,鼓起勇氣做了休學的決定。

這個休學的決定,影響了甜點社的創社計畫,影響其他兩社的幹部安排,然後隨之而來的是許多人的傻眼、不理解…

我就在大學認識的朋友許多的錯愕跟暑假的家庭革命下,正式辦了長庚大學的休學申請。

我休學的原因有非常非常多,這篇文由於篇幅已經滿長的了,我心裡的想法以及休學的種種原因會在下一篇文跟大家說。

想要知道我詳細的休學原因請Follow我的Medium帳號!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李沅諺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