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馬交文報仇 法國必「克」敵捧世盃

Sendoh Bun
Jul 14, 2018 · 4 min read

今次決賽,心情矛盾。正常來說,見兩隊過關斬將,來到最後階段,要是兩軍皆非自己支持的愛隊,那平常心去睇好波便是。不過今次法國對克羅地亞的決賽,莊家和球迷都一面倒睇好法國,甚至有網站偷步爆料,指今次大贏家一剔牌,已經提早印定「兩星」法國波衫,好等決賽雄雞登頂,提早發售。真偽不得而知,但的確發映兵多將廣的法國,在決賽佔了上風。

法國三入決賽,雖然對手並非巴西,可是球迷都肯定會先想起98年那屆,直到今日,朗拿度為何在決賽大跌watt,結果慘輸0:3,仍是個謎;甚至傳出朗拿度賽前發高燒抽筋,是因種種原因才被迫上陣。總之法國首度登頂已成事實,20年後重臨,對手早換上「歐洲巴西」南斯拉夫的分支克羅地亞,由下風隊變了上風。九十年代不少港產片以賭為題材,當中一套有提賭波,說的是《賭俠1999》,最後馬交文大戰King哥的一幕,加上張家輝的化骨龍金句不絕,直到今日亞視死了又生,「XXXX,亞視嚟嘅!」仍然不時被提起。戲中「套餐,巴西讓半球一球。」今次剛好相反,法國主勝賠率僅為1.82倍,超高水讓半/一,非常凶狠。

正路分析,法國勝望壓一,先不講陣容的深度,單是體能,已贏半條街。克羅地亞連續三場要踢到120分鐘,而且兩場要射12碼,加起上來,即是由16強起,比法國多踢一場比賽。上仗所見,連鐵人莫迪歷也跑不起,拉傑錫迪更是抱病上陣,賽後他自言足足瘦了四公斤,損耗極大。不止如此,在八強拉傷的門將蘇巴錫,也肯定未復元,對英軍先輸的那記罰球,想飛身撲救也飛不起,整支克羅地亞,就如經典籃球漫畫《男兒當入樽》中,打完山王的湘北隊一樣,已經五癆七傷。可是當你了解球員背後的故事,知道這支「難民隊」千辛萬苦走來,如何成為東歐的「燈塔」,整個民族多希望以一座冠軍徹底壓過塞爾維亞族,又不禁同情他們起來,希望他們在這幾天養回體力,全力一搏。可惜足球之神,未必如此仁慈。

如果法國在上屆歐國盃決賽沒有失利,可能還有輕敵之心,可是16年不敵葡萄牙失盃,對迪甘斯以致整支年輕的雄雞兵團,都是深刻教訓。就連保羅普巴賽前也再次提及失利之事,希望隊友保持慎重,小心應戰。

法國不會是「亞軍廷」,以這個黃金一代的陣容,足以傲視天下;上次對比利時,法國雖嫌保守,但整個部署一流,基本上是尾段任由比利時進攻而毫不畏懼,今次卻是相反。吸取英軍之失,肯定要早段給予壓力,希望快刀斬亂麻,領先到兩球後,全軍退守。以法國行軍之速,有基奧特撞開防守,麥巴比邊路發難,加上基沙文及保羅普巴放波,足以摧毀只餘意志的克羅地亞。預計今仗克國肯定以守為先,而在淘汰賽中,亦見到他們的韌力,三次從落後中追平,最後成功晉級,絕對是戰火中煉出的強大意志。不過今次與法國的差距太大,殘忍地說,恐怕是意志克服不了的鴻溝。除了上仗功臣比利斯域,以及體能極佳的的保素域,其他主力已是舉步維艱。

克國除了體能問題,防守死球也不見得出色。在地面戰上,他們可以藉緊密的企位和壓迫來抵禦,但在高空戰中,洛夫雲恐怖難以一夫當關,尤其是門將蘇巴錫難以出迎,令克國在這方面更吃虧。對英格蘭的比賽,克國幾次都守不住角球,史東斯的處理好一點,可能已經加時獲勝;所以克國在該仗中,全力防止英軍快放落底,主力壓制兩翼,而英軍也太過心急,放了過多直線予史達寧「哨」。今仗的對手是法國,無論長短或爆破都有人材,克國輸死球的機會,極高。

決賽讓到半/一,要贏兩球才能收足,買上盤犯本高風險下並非理想投注方式,加上之前已有足夠利潤,那倒不如小注鋸大樹,續攻擅長的「首球」。套路仍是一熱兩冷,分別是基奧特(6倍)、烏姆迪迪(20倍)和華拉尼(20倍),三者頭槌出色,機會最好,另追法國開98年翻冧波膽3:0,有13倍。信雄雞兵團能夠再次高舉大力神盃,法國葡萄,已屆成熟時,克國已去得太盡,難以扭轉乾坤了。

籃球痴漢,運動狂人,以仙道彬為筆名而深愛木暮。堅信有波有書有酒,就是最美滿人生。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