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要講一帶一路才有國際觀? 從國際關係和地緣政治看OBOR

“History testifies to the constant reappearance of these expansion forms and the ever-recurring conflict patterns that result, and there seems to be no reason to assume or expect that these behavior patterns of states will suddenly change or disappear in the near future.” Geographic Objectives in Foreign Policy 1939

用地緣政治學(Geopolitics)的兩個角度來檢視一帶一路(OBOR)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分別是Halford Mackinder的 ”世界島” (World Island) 與 “心臟地帶” (Pivot Area)理論,以及Nicholas Spykman對於邊緣地帶的重要性的看法。在Mackinder的論文中,誰能掌握心臟地帶,誰就能成為強權。所謂的心臟地帶是東西軸由蒙古到莫斯科,南北軸由喜馬拉雅山到北極這一大塊區域;但Spykman則是強調邊緣地帶的重要性,誰能掌握邊緣地帶如歐洲、阿拉伯半島、南亞,和東亞季風帶,誰就能控制歐亞大陸。

可以想像OBOR用大小通吃的方式,將Mackinder和Spykman的理論全部納入其中。用復興古絲路的方式打通心臟地帶,然後用海路串連起所有的邊緣地帶,兩者最後於世界島的另一端 — 歐洲會合。聽起來很酷,先不談這是不是為了消耗中國過剩的產能以及維持經濟成長的國際性老鼠會,來看看國際關係會造成的阻力和助力。

首先是俄羅斯,所謂的心臟地帶多半是俄羅斯勢力範圍,但用邊緣地帶的理論來看,也是襲自冷戰時期的戰略分布,美國 — 阿拉伯地區,以及北約歐洲包圍莫斯科,而普丁這幾年的突破方式也就是支持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和土耳其交好來到地中海沿岸插旗。那OBOR將中國勢力橫跨在莫斯科與地中海中間,對俄羅斯的戰略規畫會有什麼影響現在也很難說。

再來是印度,南亞一哥其實仗著自己的勢力把臨近的國家如尼泊爾當作自己的假想領土之一。尼泊爾自古以來的經濟命脈就是靠印度,只要印度封鎖尼印邊境的公路,尼泊爾就慘了,而現在OBOR打算開鐅喜馬拉雅山,打出一條中尼鐵路。另外一路上重要的南亞港口位在印度死對頭,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如果將巴基斯坦和尼泊爾串聯起來,印度勢必被邊緣化,巴基斯坦甚至更有實力對抗印度 (在邊境問題上),印度應該很難接受這樣子的事情。所以前陣子另外一個不能接受OBOR的日本一起宣布了自由走廊計畫,將開發伊朗和東非的港口。

最後就是西方世界,根據新聞歐洲國家對於OBOR最大的疑慮在於採購標準是否達到歐盟的環保標準,這到底是不是唯一的疑慮,還是對中國目前的經濟狀況存有懷疑這點就不得而知。有些華爾街的精算師對中國的高呆帳率感到不可思議,倫敦想必也是如此。對歐洲來說,境內難民和極右派的興起可能是比OBOR更大的問題;對三普來說,除了跟北韓嘴砲之外,國內的問題對他來說可能更頭大。說實在歐美目前焦頭爛額之際,對中國來說現在或許是一個往西發展的好時機。

最後還是要講到台灣,在堅持台灣主體上來說必須了解自己的位置。台灣、日本、南韓其實站在美國東亞政策上面很重要的位置,用陸權跟海權的觀念來看,因為 1. 台灣的位置;2. 南海爭議,所以就經濟上和軍事上中國必須另尋出口。就台灣經濟來看,最大的問題不是中國,而是沒能好好利用自己的地理角色,加上轉型成為服務業或是精密製造業為主的國家。OBOR能不能分一杯羹是小事,如果今天中國透過OBOR在這個世界上取得比現在更大的話語權,台灣要怎麼維持自己的主體性,最後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這才是更深遠的議題。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