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己的宗教英雄


香港主愛臨香江的福音盛會,相信有很多較左翼/較關心社會的基督徒無疑會痛罵一番。面對今日香港的墮落環境,偽善是城市的核心價值,而聚會好理所當然會隻字不提香港現況。因為這一種過份宣揚個人得救的大型福音聚會,不只是離地咁簡單,而是那些達官貴人的資本階級基督徒social gathering。說穿了主愛臨香江不過是高貴身份象徵的商業活動,與真實的福音無關。

雖然明知主愛臨香江掛羊頭、賣狗肉,場內宣傳的是廉價福音,但牧師、教會與基督教KOL仍然會樂此不疲幫手宣傳。何解?我嘗試從好的方面去想,就是食窮資財團,福音傳千里,借別人財富搞大型聚會吸引未信者,好讓福音有效傳開。但當你我想深一層,不要將牧師與基督教KOL幻想得咁神聖,他們只是一群讀過神學的「吹銷員」。在不能教會圈子以外搵食的情況,他們唯有配合基督教達官貴人的老闆指令,默默為他們寫文章背書,在最少傷害神學的道統下,僅僅出賣了自己的靈魂。

人在江湖,可能身不由己,在商業世界打工亦如是;但當你聯想做牧者的誓詞時,說甚麼正氣凜言的台詞,改革與更新教會的口號,原來只是一時腎上線的反應。其實你面對不了做牧師的孤獨,也沒有獨排眾議的勇氣。

你與一般打工仔無異!

雖然主愛臨香江沒有討論價值,但它引發出陳韋安的現象,也有多少討論餘地。

早前陳韋安教授抵不住網上言論宣佈脫離社交媒體,專心牧養教會與信徒,本是值得欣賞,甚麼對錯,只要不影響大局,相信大家可以和理非一點就算。但當他一次又一次為有問題的機構與聚會背書時,你我總會有點憤慨之情。從前的影音使團、到了今日的主愛臨香江,究竟他心目中的改革教會是甚麼樣子呢?我實在無法理解。假若我真的要猜想,可能他想「埋堆」到達官貴人的圈子慢慢改革,而不是願意作一個曠野先知。

或者當我們陳韋安教授言行不一,立場飄忽作雙面牧者的同時,別忘記這次聚會仍有不少知名牧師幫手背書。究竟上帝會如何看待這些自稱上帝的僕人呢?假若天堂地獄真的存在,我不求自己有資格進到天國,反而在地獄國度裡,我能夠與這班虛偽教徒共赴黃泉,那我亦算不枉此生了!

人生苦短,信與不信,你我都只有短暫一生;我牢記著突破祖師婆一言,與其咒罵黑暗,不如燃燒自己;那我的演繹是,與其痛罵這班虛偽鼠輩,不如我努力活得比他們更好,不要再浪費時間在他們身上。

因為無視他們,就是對他們最好的懲罰。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