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人終於有錢分?

網路世界資訊發達,音樂人可以透過社交媒體與樂迷互動,音樂作品也由實體產品慢慢去到數碼串流分享。即使網絡世界方便,但一去到中介人的唱片公司,當中營運與收支透明度仍然與從前無異。複雜的音樂版權、音樂代理發行及音樂人賺取的利潤,並沒有因為科技發達帶來革命性的更新,加上串流音樂平台只能為音樂人賺取接近毫子般的收入,除非你是天皇巨星,否則安穩收入永遠只是空談。

假若現在有一種平台技術能打破音樂壟斷,就是虛擬貨幣比特幣(Bitcoin)的出現, 帶來了接近音樂烏托邦的區塊鏈串流平台 (blockchain streaming platform) 。只要音樂人與樂迷經區塊鏈進行買賣,

不用透過唱片公司發行,也不用將歌曲上載到不同串流音樂平台。只要音樂人直接將音樂上載到區塊鏈供樂迷下載,既可確保音樂人百分百得到回報,不用支付中間人費用,而且透明度極高。

區塊鏈技術的出現,似乎是音樂人的福音。當唱片將成為音樂歷史上的產物,串流音樂平台亦無法保障音樂人的收入時,不知區塊鏈技術可否打破壟斷的宿命呢?

淺談區塊鏈

因著2008年金融海嘯後,普羅大眾開始對銀行與大型企業採取不信任態度,約2009年左右,一位身分不明的神秘人Satoshi Nakamoto設計了一種網上點對點(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網上交易平台,完全取消中間人費用與監控。第一代的區塊鏈交易貨幣單位稱為比特幣,而且當中買賣雙方不再需要經過一個中央處理資料庫,避免了有駭客偷竊你的個人及相關資料,而所有的交易資料即分散在不同電腦,以防止駭客盜竊資料。簡單來說,區塊鏈不依賴銀行或政府等中介機構來支持其存在,它只需要有電腦的用戶不斷在網上交易,確保沒有單一地方存取你的買賣資料,而買賣雙方進行的過程中,大家可以彼此查閱雙方交易紀錄,透明度超高。那麼沒有中間人操控雙方交易,一切都由密碼加碼協定方式進行點對點匿名交易,那麼音樂人又如何受惠呢?

音樂人直接受惠?

假若音樂人沒有成為任何版權協會的成員,很多時所謂的版稅及其他相關收益都會石沉大海,所以現在有不少「區塊鏈」交易系統公司,除了提供買賣音樂服務外,更包括了音樂人權利的詳細解說、音樂在不同地方的使用條款和音樂播放許可限制等等,總之音樂上最複雜的音樂法律條文都在「區塊鏈」一一解決過來,音樂人可以真正專心創作音樂。如果「區塊鏈」能夠令音樂人完全受惠,甚至取代了唱片公司,那從此以後音樂人不再需要面對沉重的官僚化的商業模式,可以直接收取版權費用。但另一邊廂,這種直接買賣方式或會影響音樂人的創意,尤其是混音的音樂文化,音樂人可能需要支付額外費用,而且公平使用條文(fair use of copyright) 亦可能需要更新,也間接影響音樂人的收入。如是者,我們需要「智能合約」。

智能合約 (smart contract)

智能合約早在90年代已經開始被提出過來。在「區塊鏈」交易系統,音樂人可以列出對自己的音樂創作版權條款,以及對使用者提出使用限制。如使用者願意接受條款,這樣雙方可以透過智能合約進行交易,再不需要經過漫長煩雜的文書工作。當一首在「區塊鏈」交易系統的歌曲被下載及串流時,它就會自動註冊並直接傳送發送給版權所有者的支付交易,而且音樂人可以對歌曲編輯密碼,以便「區塊鏈」自動向參與使用者要求付款。

總結

字數所限,未能將區塊鏈的概念一一解釋清楚。只是當區塊鏈成為大眾交易的潮流下,唱片公司或會面臨轉型的必要,那麼唱片公司還需要存在嗎?或者應該說,區塊鏈帶來的網上購物革命可以將繁瑣耗時的工作節省過來,唱片公司變相可以專注於音樂人的創意推廣、宣傳工作、發掘新一代音樂人與其他相關工作,畢竟唱片公司的業服發展多年,它們的人脈與資源豐富,相信區塊鏈的出現可以有利不只音樂人及唱片公司,而是整個音樂行業。

原文轉載自香港《號外》2017年10月期刊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