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自選五張臺灣時尚雜誌封面,以及年終回顧

我經常在思考,以臺灣這麼小的時尚市場,何以養得起超過五本的女性時尚雜誌(尚不包括少女及潮流、美妝雜誌)。以英國和法國為例,雖然人口不到臺灣的三倍,但蓬勃的時尚產業足夠撐起百花齊放的時尚雜誌;而臺灣面對時尚資源缺乏、產業發展落後的窘境,倒也找出了專屬於自己的玩法,因此我們看到了與娛樂雜誌接線模糊的時尚雜誌,以及近似排列組合的封面人物。

不過公允來說,確實有幾本較小眾的雜誌嘗試在有限的資源裡交出高品質的作品,而幾本重要大刊亦有些出乎意料的表現。以下是我自選2018最佳的五張臺灣(女性)時尚雜誌封面, 以月分排序,不分先後。

Cittá Bella Taiwan MAR 2018 by Jumbo Tsui

《 Cittá Bella儂儂》在2017年九月,也就是雜誌第400期時宣告大改版。改版的成果顯而易見,原本模糊不清的雜誌定位瞬間有了明確的座標:清新(或是某些人口中所謂「文青」),特別的風格在一片高彩度高對比的封面中更顯突出。整年下來《 Cittá Bella儂儂》幾乎都堅持採用飽和度較低的色彩以及手寫字體,也算樹立了專屬於雜誌的封面風格,而這樣的風格用在這期封面更是相得益彰,日本模特兒萬波Yuka( 萬波ユカ )本就有一股清透的氣質,巨大的水滴耳環和Chanel的PVC洋裝讓她更顯透明,搭上充滿溫度的手寫字體,是一個從模特兒選角(casting)、造型(styling)和排版都充滿整體性的佳作。

Harper’s Bazaar Taiwan JUN 2018 by Nino Muñoz

身為改版界的大前輩,《Harper’s Bazaar哈潑時尚》走的則是更為國際化的路子。被臺灣赫斯特集團收購後,雜誌一度停刊休養,2016年三月以全新的面貌復刊回歸。回歸後的《Harper’s Bazaar哈潑時尚》野心不小,除了儘量讓模特兒回歸雜誌封面,選角也幾乎清一色是國際人物,其中許多更是團隊飛到世界各地的獨家拍攝,以臺灣的時尚雜誌來說,絕對誠意十足。這張Cindy Crawford擔綱的封面也是原創原製,超模一出手氣場驚人,充滿國際大刊的氣勢,放眼全球也許稍嫌中庸,放在臺灣卻已經算名列前茅了。另外雜誌剛改版時一直看不順眼圓形的排版,堅持了兩年倒也變得順眼許多。

MilkX Taiwan AUG 2018 by Zhong Lin

稍微小眾的《MilkX Taiwan》在臺灣絕對能名列資優生之列,同樣是以明星為封面人物,他們卻能利用造型和攝影製造更高的藝術性,還有偶爾的趣味。這張封面的造型既古典又強烈,臉頰上的昆蟲顯然在呼應Gucci設計師 Alessandro Michele一貫詭異的昆蟲愛好,而張鈞甯的挑眉尤其神來一筆。

MilkX Taiwan NOV 2018 by Zhong Lin

楊丞琳或許是最受臺灣時尚雜誌青睞的女星,但這張封面她展現出不同於以往的魅力,當然這得再次歸功於《MilkX Taiwan》造型團隊的功力,以及攝影師Zhong Lin的鏡頭,這張封面絕對勝過楊丞琳以往拍過的任何封面。當然,《MilkX Taiwan》光是簡潔的封面排版就已經輕鬆勝出了,而朦朧的前景配上「身分意識」的標題,更多了一層意義的深度。

Marie Claire Taiwan NOV 2018 by Zhong Lin

拿到金馬獎後,文淇以14歲少女之姿開始了她的時尚雜誌封面之旅,而她也用超強的眼神也交出好幾張佳作。攝影師Zhong Lin證明了自己在《Marie Claire美麗佳人》這類商業性較強的雜誌中也游刃有餘,整體造型十分符合文淇古靈精怪的少女氣質,也是個人物、造型和攝影搭配得宜的例子。

另外有幾張不到前五佳,卻也值得一提的封面:

Elle Taiwan JAN 2018 by Zhong Lin

《Elle她雜誌》在Jessica Chastain來臺參加金馬獎時快快拍了封面故事,時間雖短但成品相當精采,editorial裡大量的台灣傳統文化元素如布袋戲、歌仔戲和天燈等,巧妙地融入西洋品牌服飾而絲毫不感突兀,而Jessica與文化元素的互動也是趣味性十足。之所以無法進入前五佳的原因,僅僅是因為他們選了一張最看不出文化交流的封面。

Elle Taiwan FEB 2018 by Troy Wang

我愛焦安溥,不把這張封面放入五佳已經用盡我所有公正的額度。

2018年臺灣的時尚雜誌裡,封面的位置依然大多被明星佔據,其中常態性讓國際模特兒登上封面的也只有《Harper’s Bazaar哈潑時尚》。「時尚/娛樂」或是「國際/本土」之間其實並無涉價值的高下,這其中當然關乎整體市場趨向的考量,只是以時尚產業的角度而言,時尚雜誌和模特兒行業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時尚雜誌封面對模特兒來說是個職業生涯的里程碑,歷史上因為登上封面而一炮而紅的模特兒不勝枚舉,比如Karen Elson當年因為一張《Vogue Italia》的封面受到大眾矚目,開始了二十多年的超模生涯;還有Naomi Campbell在1987年以黑人身分首度登上《Vogue UK》,宣告膚色也不能阻礙她走上成功之路。儘管也有登上封面後卻毫無水花的模特兒,但時尚雜誌封面對模特兒職業成就的重要性是無庸置疑的:封面一方面讓模特兒獲得更多的關注,一方面也標誌了其職業生涯當前的高度。而中國、韓國等國家也時常讓本土新興的模特兒登上時尚雜誌封面,作為推廣本土時尚產業的途徑。

然而臺灣的模特兒產業本身就未達成熟,線上的模特兒難以走入國際高端時尚圈(high fashion),本土時裝周、品牌和時尚雜誌能吸引的目光亦十分有限,因此產業持續弱化,許多模特兒只能轉換跑道發展。至於時尚雜誌以明星作為封面(且人選十分缺乏多元性),想當然耳是出於市場考量,但作為整體時尚產業的一環,這種做法的助益也只不過是提升銷量,對時尚產業的幫助恐怕是微乎其微。

今年各時尚雜誌的封面表現,站穩資優生之列的有《Harper’s Bazaar哈潑時尚》、《MilkX Taiwan》和《Cittá Bella儂儂》。《Harper’s Bazaar哈潑時尚》繼續堅持國際化的路線,並且持續啟用模特兒登上封面,十分值得鼓勵,只是一年中仍有近半數封面是重製(reprint)其他版本的照片,在原創性來說扣了不少分,儘管他們的獨家拍攝在臺灣來說確實夠力。而且神秘的是,他們選為封面的照片往往是我認為整組裡最平淡的一張。而《MilkX Taiwan》則是一貫的高品質和藝術性,幾位明星的封面也讓大眾漸漸認識這本雜誌;《Cittá Bella儂儂》則已經建立明確的品牌形象,對於一本剛轉型不久的雜誌而言,這或許是最重要的。當中有些遺憾的是《Zine Magazine》,儘管走的也是藝術性的路子,但半年刊的形式實在難以在市場上激起太多波瀾,依舊處於最小眾的邊陲地帶。

而商業性較強的大刊如領頭羊《Vogue國際中文版》,還有《Elle她雜誌》、《Marie Claire美麗佳人》等,資源相對較多但成品卻大多平淡無奇,許多移地拍攝的主題顯示不出異國文化的情調,封面拍攝也著重於明星光彩多過於時尚美感,毫無新鮮感的人選一再重複輪流,一年十二個月中也只是偶有佳作。反而康泰納仕集團在2017年十一月發行的《Vogue國際中文版》姊妹刊《VOGUEme Taiwan》,雖然是半年刊,但內容青春活潑、貼近潮流,即使是簡單的棚拍,在造型和排版上都更吸引人。

最後位居墊底的,毫無異議是《InStyle時尚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