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心中的公義之尺

From Black Lives Matter to All Lives Matter_談死刑

2016年7月,比美國總統大選更沸沸揚揚的話題,無非是美國境內的被再次挑起的種族抗議活動 “Black Lives Matter”(珍視黑人生命運動)

珍視黑人生命運動旨在爭取黑人的基本人權及尊嚴、呼籲警察結束暴力,並且推動美國刑事司法改革。運動的發源回溯到2012年一名17歲少年Trayvon Martin和父親暫住在父親女友位於佛羅里達的白人社區,不幸被槍殺。社區保全因著沒見過少年面孔懷疑他要犯案而跟蹤他,Martin發現後質問,雙方起爭執,28歲兇手宣稱開槍為正當防衛,後陪審團判定無罪釋放。

民眾拿著Trayvon Martin的照片抗議。

2014年密蘇里州18歲少年Michael Brown 和友人走在路上遇到警察,因警察懷疑Brown為某竊案嫌疑人,在見面爭執短短三分鐘內將之槍殺,後因槍械為合法持有而不起訴,引發全民譁然。同年紐約市34歲街頭小販Eric Garner因有前科被警察懷疑販賣私煙,拒捕後被四名警方壓制於地面,後窒息身亡。過程中他說了11次「我不能呼吸」卻沒有人搭理,醫療人員送醫過程中沒有做急救處理。雖然法醫解剖後判定Garner的窒息身亡屬他殺、此案警察的行為亦全程被Garner的友人錄下並在網路上瘋傳,但是最終警察們及相關醫療人員仍然以不起訴結案。

抗議民眾為Miclael Brown做的悼念。

司法對兇手們沒有懲治的積怨,在2016年7月再度發生的警察殺黑人的兩個事件後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2016年7月5日晚間,在路易斯安那州一便利商店前販賣CD和DVD的Alton Sterling與接獲舉報來盤查的警方發生爭執,兩位員警與其糾纏後開槍殺死沒有反抗的Sterling。隔天晚上,在明尼蘇達州,Phi-lando Castile 與女友及四歲小孩在車上接受臨檢的時,告知警方車上有槍因為他有合法持有槍械證照,警察先要求Castile「把手放在方向盤上」,後要求「把駕照拿出來」,在他伸手到褲子後的口袋拿駕照時,警察大叫「不要動」而連開了四槍擊斃Castile,Castile女友在他奄奄一息之際打開Facebook直播,把發生的一切直播上網。

圖中女子Diamond Reynolds,為Philando Castile的女友,在明尼蘇達州州長的住宅外哭泣。

看到Facebook直播影片裡從奄奄一息到斷氣的Castile,很多人共同的疑惑是:「四槍?有必要連開四槍嗎?」,這跟先前的諸多案例一樣,一樣不合理。“Black Lives Matter” 挑起多關注及跨國際的支持者,而美國境內的白人警察像過街老鼠一樣,在持槍合法的國度,人人自危。事發隔天晚上,德州達拉斯在 “Black Lives Matter” 和平示威活動結束後,上演了如同電影情節般的警察槍擊案,在槍戰中五位警察被狙擊而亡,槍手後被警察操控的炸彈機器人炸死,為美國一為非裔退伍軍人Micah Xavier Johnson。

2014年NBA球星LeBron James曾在賽前身穿 “我不能呼吸”的球衣,表達支持Black Lives Matter活動,殺警槍手Johnson一樣用自己的方式向他所認為不公不義的社會反擊,被殺的警察是無辜的,但是各種因為被懷疑而被殺害的非裔也是無辜的。達拉斯槍擊案讓另一群人走上街頭吶喊All Lives Matter, “所有生命都一樣重要”。

LeBron James穿著“I can’t breathe.”的球衣。

司法的有待改革、警察和人民的信任和執法界線問題,不論是美國還是你生活在的地土,我們在媒體裡看不到的是人與人信任的崩解,你看著起起事件,想著死者們的無辜。

如果所有的生命都一樣的重要,我們該決定誰該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