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文雅:港姐全裸第一人

「你個女好靚喎,第時可以去選香港小姐!」

這句話相信是不少香港女生年少時最想聽到的,從以前到現在,香港小姐都仿佛是優雅、有氣質的代名詞, 但近年的港姐佳麗質素參差,不少更被認為是笑話。


為什麼港姐一年不如一年?

80年代港姐冠軍
2018港姐候選前20強部分選手

其實女孩們也無辜,可能問題出在這個時代。讓美女嵌入一個城市的形象,繼而輻射到更廣闊的世界,是曠日持久的系統工程,得通過電影、電視、專輯、廣告、雜誌的聯動,這是上世紀70年代後的香港才有的能力。

91年港姐出外景到瑞士,更有四大天王作陪。
今年TVB為了省錢,居然安排在西貢,沒錯,就是電視城旁邊那個。

而另外很重要的一點,單從顏值來講, 1976年到2017年港姐冠軍,顏值並沒有如題目所說的那樣一路向下,而是一貫都有高低起伏。但當年的港姐們都有幾分「美人在骨不在皮」的意思。

其中,最特別的一位,當屬1979年冠軍鄭文雅。


「選港姐不是童年夢想,拍寫真才是」

70年代港姐冠軍各有特色,當年港姐選舉是盛事,人人趕回家看直播,港姐地位高得可與港督出席活動。

鄭文雅參選港姐前,曾是全港女子跳高紀錄保持者,演繹的是種非主流的美。當時她還在鳳溪中學唸中六,要不是參加了香港小姐,曾在學屆比賽破了香港女子跳高紀錄的她,大有機會參加亞運會,為港爭光。

少女時代的鄭文雅
那一年,她奪得港姐冠軍。當年的第四名,是鍾楚紅。

其後她步入影壇,接拍了數十部電影。然而,她最令人「驚艷」的作品卻是1986年為雜誌《花花公子》拍攝的一輯半裸照片,也成為雜誌香港版創刊號的封面人物,同年出版半裸個人攝影集。在那個年代,寫真集一天內破紀錄賣出五萬本,鄭文雅此舉轟動全城。

她說,選港姐不是她童年夢想,拍寫真才是。

點解咁大勇氣?提名我參加香港小姐的宗伯伯(五六十年代著名攝影師宗維賡,鄭文雅的攝影老師),我自小常常到他家玩,記得細個幫他貼相簿,看了很多裸體人像,拍得好有美感,拍裸照的念頭一直在我心中,到後來遇到攝影師Kevlin Orpin,我很信任他的技術,決定了拍就拍,留個美好回憶都好。

正是因此率性所為,令她成為金像獎獎盃飛天女神的原型。

金像獎創立1982年,一共有過四個不同的造型:簡單的金屬人型、高舉星球的男性、藍色水晶方塊、揮著手向前飛奔的肌肉男性。但是業內人士總覺得這些形像都不夠藝術優雅,他們想要設計一個體態優美的女神造型。

《何必有我》影片開頭19分鐘,鄭文雅在浴室中沖涼而折射出來的影子,纖纖細手高舉蓮蓬頭,婀娜妙曼的身姿微後仰,使人深深被吸引。

恰逢業內專業人士也在物色合適的女神人選,鄭文雅作為香港小姐冠軍,各方面無可挑剔,在當時很有代表性,適合被捧為女神。於是這個影子便成了金像獎獎杯的靈感。


嫁入豪門,卻經濟獨立

夫婦二人開始學打高爾夫球,沒想到她由一竅不通到成為專業教練,香港的高爾夫球場上因為她而多了不少女性的身影,她成立了香港華人女子高爾夫球總會,也在2000年成為香港高爾夫球協會首名華人女子高爾夫球教練。

近年在熒光幕前不時會看到她的身影,開辦個人攝影展,出版攝影集,不論做鏡頭前的模特兒還是鏡頭後的攝影師,她都遊刃有餘。也許是運動員出身,她令外界知道,自己不僅有姿色,更有毅力。

為何港姐一年不如一年?當年的港姐並不只是拼長相拼身材,而是身上蘊藏著的力量。

正如鄭文雅,沒有因為身份而放棄過自己想過的人生,甚至不惜挑戰社會禁忌,除了美貌與智慧並重,她還多了點自己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