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g旅說】雜耍喧囂 心領神會

二零一六二月二十六 at Thailand

在泰國的每一天都有不同的驚喜,加入CIRCUS SCHOOL讓我猶如置身美國大學生活,這裡充斥了各國來的年輕人,下午日落時分,綿延到山崖邊緣的游泳池前青青草地,彩虹色的他們就在這裡學習雜耍,從拋球,呼啦圈,走繩索還有扯鈴,我有點衝動想向他們介紹小時候玩的毽子,跳繩,我一點都沒有融入他們,只是不好意思的看著他們然後快步經過,那個舞台好美,但不屬於我。

孩子般認真投入遊戲,讓我想一個個訪問他們的年紀,快樂的擺動肢體對他們來說如此容易,因為語言如此不同,所以不專心就聽不見,只剩喧囂。一整晚你都可以聽到來自四面八方的自我介紹,這內容對我來說稍嫌無聊,我不加入只在外面看,直到與我同一天到達且住宿同一房的美國大男生RICK說:很抱歉我們昨晚這麼吵,我才知道自己沒有成功扮演透明人的角色,黑黑嬌小的我還是被發現了,這雜耍還得重新修煉。

來到這山間,我的腦袋每到日落之後才能開始運轉,睡眠品質不好讓我昏沈沈的,早上尋找咖啡和慵懶的早餐,這個天變冷了,到山城覓得一點平靜,山上充滿精力旺盛的年輕雜耍派對,山腳下的小鎮反而平靜,我們找到一間充滿力量的早餐店「OM GRADEN」,美麗的木桌,經緯交錯的藤編椅,櫃檯前的女神合掌彎曲著身體,植物巧妙的長成屋頂,透著光線,盎然的小小植物園,每個角落都有細節,我的眼睛我的相機都停不了,提醒自己,享受這美麗,才稍稍休息。

接著我們探尋一公里外瀑布,我為這裡缺水乾枯的向日葵感到抱歉,可憐兮兮的自以為還能為旅店增色,小規模的梯田各自圍成方塊一層層展開,卻也是枯草,我不禁懷疑這塊貧脊的土地如何包容 人的欲望,他就這樣靜靜的躺著不說話任身體乾乾的。直到今早下了一場雨,悶熱的空氣掃地,走入貧瘠直至河流的領域,順著落葉探尋他母親的根部,水位只到腳踝,滲入清涼碎石一湧而上,想跟著我探索新的地方,我甩腿擺脫,穿梭森林橫倒樹幹搭建的拱門入口,遇見賽德克巴萊戰役裡狹短的小徑,僅容一步一步小心滑步前進,那樹藤形成的鞦韆像結實的背牓圈著,無需邀請人們自然坐上,搖擺著山林裡的一顆從容心。

一屁股坐在溪流中央的大石頭上談心,人生的際遇時而緩慢時而奔流,水流移動的當下我們激盪,流速相同的能碰上,談上甚是愛上,很珍惜妳談愛時的神情,每一段都如此刻骨銘心,能為修成正果曾經喜歡的人獻上最真心的祝福,是我這還有著嫉妒惡習的小心眼由衷欣賞的,女人的美含蓄著堅強與包容,「愛」不止是付出,「愛」還是幫助彼此找到自我最強而有力的後盾,帶著這股意念環遊世界,喜歡的人總能在世界的各個角落相遇,愛的天平就在世界的中心。

繼續遡溪而上,乾季遇不了瀑布,遇見的是帶著獵槍的山林獵人,兩支槍,兩雙假扮成球鞋的塑膠鞋如此飛快,移動於谷河叢林之間,我沒有看見血淋淋獵物,只有野果滿鼓的茄芷袋,大自然中的有捨有得也在獵人手中運行,熟練的披荊斬棘,揉捻萎葉實果,他們豐收因為成熟,如果人生的每一段路都能用雙手承接成熟,腐敗不會來臨。第二次再於矮樹叢碰上兩位獵人,一樣心滿意足的微笑,我們之間超越言語,大自然教我們的事心領神會。

回程的路上經過長頸族的部落,在PAI到處展示的彩色大招牌迫著我們前往一探究竟,門票兩百,「I GIVE YOU 150B」「妳可以遊歷整個園區喔!」怎麼聽都覺得諷刺,我伸長的脖子不知道還能不能有點折扣?我與旅伴莞爾一笑拒絕了售票員的邀請,不斷道謝中結束了沒有瀑布的叢林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