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五日(一)

我終於有能力來到這個以後肯定會被毀掉的地方。
- Hirsch F.引用某位專業人士評價飛往異國的廉航

如果說「觀光旅遊是種蒐集符號的過程」(Urry, 2007: 23)。那麼,我想Tabelog在很大程度上就是我蒐集此次旅遊景點的方法。

這體現在剛下飛機、直奔飯店寄放完行李後的第一個行程:亀有 つけ麺 道

亀有 つけ麺 道

沾麵道,可以說是為了來這家店,才決定造訪龜有。幸好此時搭乘Metro前來龜有已不需要轉乘JR的列車,而是千代田線的Metro列車直通。抵達時約莫11點整,距離開店還有半小時。不過,我與友人已經是第七、八位在這列隊伍之中的人了。根據出發前做過的功課顯示,店內共有八個座位,意思是我們相當幸運,能夠在開店不久後立即享用這間Tabelog 票選2016第一名拉麵、其時還有3.92高分的拉麵名店。此時店內小哥出來與排隊一人眾打個招呼,宣布你各位辛苦了,並開始詢問不知客倌今日所欲用餐點為何?顯然事情相當順利,一切都按著計畫進行。

不過事情往往不是憨人所想的那麼簡單。在小哥開始招呼客人入內就坐之後,我們發現八個座位其實是拆成兩個四人組依序入內的。意思就是,我們還要頂著大太陽、坐在外面,然後繼續等待下一次召喚的時刻。這點相當關鍵,撇開已經登記想吃什麼之後還要進去狹窄的店內用點餐券機再一次點餐外,稍晚我們就會發現,沾麵道相當重視出菜品質,重視到我個人認為毫無必要的程度。

那麼,毫無必要的程度指的是?當我們踏入店內就坐後,發現主廚孤身一人正在準備第一輪的第一個四人組的菜。彷彿觀看Jamie Oliver精準利用時間的三十分鐘上菜一般,主廚一會慢條斯理地擺盤(包括拿叉燒出來切片、拿蛋出來切、把海苔片擺整齊)、一會用力甩麵冷麵、一會又忙著將沾汁加熱…。上完第一輪第一四人組的麵之後,總算開始製作第一輪第二組的,我們的麵了。可以理解到,為了顧及出菜品質,特別是麵條的Q度以及沾醬的熱度,產能就只能做到這樣。不過,也許多僱個人手能夠加快整個流程也說不定。

特製つけ麺

總之,半個小時後,傳說中的沾麵還是到了我眼前。傳奇名店、在拉麵一級戰區東京與王者一燈分庭抗禮的沾麵,2016的第一名,到底…?

麵條的Q度確實掌控的很好、粗麵體在「簌」起來的時候相當過癮、醬汁香濃自不待言、配料看看就好聊勝於無極為普通。

沒了。

沒了!?傳奇名店、在拉麵一級戰區東京與王者一燈分庭抗禮的沾麵、2016的第一名……所有這些榮耀集於一身的沾麵,我能夠得到的心得卻僅止於此。也許只能以下列方式來解釋:麵條與沾醬確實均屬我所吃過的裡面數一數二好吃的,即便配料對一個名氣這麼大的店家來講過於平凡也瑕不掩瑜。也許問題只在於我並沒有抓到這碗麵的記憶點(這點在幾天後得到了回應)。

両津 勘吉

既然專程來到了龜有,那麼不造訪龜有的「名產」好像也說不過去。事實上,打從一出JR龜有車站北口就看到了兩津勘吉熱情地向往來的旅客打招呼。不過礙於時間上的掌控問題,我們還是相信晚了一步就有可能多排一個人的硬道理,加緊腳步先去沾麵道排隊。

根據記載(?),龜有地區一共有“所謂”14組「這裡是龜有公園前派出所」的人物銅像。值得提醒讀者注意的是,「銅像」,意味著JR龜有車站南口的兩津、中川、麗子彩色像並不在這14銅像的範圍內。因此任何試圖想攻略14銅像的人們,可以無須因為一個簡單的問題而少造訪了一個銅像。另外,依據筆者自身經驗,如果讀者想與這14銅像留念合影,以步行來說需花費近兩個鐘頭的時辰(包含了逛Ario內的龜有公園前派出所遊樂場,以及在裡頭玩了兩場馬力歐賽車)因此若是讀者對於旅程在時間上有極為精密的安排者,這點需要納入考慮。

風雷神門

在尋找14銅像的同時,可以注意到龜有的巷弄內特別地安靜,確實地讓人體會到了在巷弄間閒散地步行的靜好。連同接下來搭乘東武鐵道前往淺草的風光,很難想像一個近千萬人活動的都市可以這麼地寧靜。當然,這個念頭在步出淺草站後旋即消逝。因為,即使作為寺院,觀光客的聖地是毫無寧靜可言地,特別是當它還附設一個市集(仲見世通)的時候。

隨之而來的問題是,假設神聖與寧靜是可以連結,並且與喧嘩是互斥的。那麼當觀光客的聖地與宗教上的聖地重疊時,該如何解決其競合及其延伸問題?

在這邊打轉過久似乎沒什麼幫助,還是來期待晚餐好了。雖然些微地違背了初衷,不過僅拿到Tabelog 3.58分的 「俺の焼肉 銀座9丁目」似乎還是可以期待的。根據宣稱,這間店使用了A5等級的和牛。在才剛重新開放和牛進入市場的台灣而言,稍微比一下也知道在市場過於哄抬飲食新寵兒的情況底下,最好的做法就是找間極具C/P值的同等餐廳來過過省去價差/匯差/運費的乾癮。

一頭牛拼盤

我們是預約六點進入餐廳的,彼時餐廳內人還不多。根據做過的功課顯示,這家餐廳最有名的便是「一頭牛拼盤」(俺の牛皿)。不過我的算盤自是不打算點這道菜,除了驚人的漲幅外(根據個人觀察,這道菜自推出後,從4,980yen每年漲1,000yen,因此我事前預估在2017年會來到7,980yen之譜。果不其然),從下午四點開始營業的餐廳,通常會在第一批客人到來之後便將每日限量十份的拼盤點完。更重要的一點是,資料也顯示,這家店也有提供特別款的牛肉,包括「松阪牛」與「宮崎牛」等等名氣響叮噹的和牛。那麼,如果我只需花3,980yen就可以吃到松阪牛拼盤,剩下來的價差我還可以專注點想要的品項,多好。

不過事情往往不是憨人所想的那麼簡單。餐廳當日並未提供想要的牛種,加上店員強力推薦一頭牛拼盤。雖然並不是很滿意店員推銷的態度,不過店員宣稱每日使用的牛種其實就是當日的特別牛種,再想想資料裡什麼限量十盤的傳說,也還是硬著頭皮點下去了。

這就是和牛哇…。確實特別香甜肥美,單吃就已相當驚人。配上白米飯後的美味程度倍增。但大概也僅止於此。幾片過後便盡顯油膩,連一整杯的冰烏龍茶也拯救不了這個勢頭,可以說是硬著頭皮開始解決拼盤上的肉堆。混合著六點過後店內突然湧進大量人潮的喧嘩,以及在飛機近降落時因習慣捏緊著鼻子打噴嚏而產生劇痛耳鳴的耳朵,逐漸地感到不適,只想快點解決眼前的餐點趕緊付錢離開。神奇的是,在最後幾片油花特多的肉當中,能夠在膩口的情況下再次出現驚人的美味著實令人驚奇,可惜已無心情回頭了解剛剛吃下肚的是什麼部位了。

浅草 亀十 (Tabelog: 3.61)

在路上想著,我與友人才吃了一盤「一頭牛拼盤」即為飽足。要知道,隔壁桌的四人除了點起驚人的「豪快特大樽盛」,肉盤還加點再加點,白飯也是加點加點再加點,遑論千杯千杯再千杯了。整店好不酒酣耳熱。看著一路上滿是居酒屋的燈光,心裡感嘆著自己似乎不太能與這種氣氛親近。

還好在食用龜十的銅鑼燒時又找到了一點救贖。

“…Stay tuned for Adven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