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錯的時代做錯的事

話說日頭返返下工,樓下傳出大聲公嘅聲音,隔住玻璃窗聽唔清楚,聽返同事講先知係遊行抗議某位律師兼議員嘅「無赦」言論。

一如樓下有交通意外,同事俯瞰一分鐘唔夠就一哄而散,歸位做嘢。又係嘅,社會上嘅變化,只要唔涉及份工,唔影響公司業務,理論上冇眼屎乾淨盲係最舒服嘅。

收工之後見到 莊逸希 寫咗千幾字講香港青年嘅出路,尤其是想從事金融行業嗰啲,最 counter-intuitive 但又可能最實際嘅玩法,可能係中學畢業就考入清華北大甚或廈門大學,反正入鄉隨俗學識強国人嗰套交際應酬人情世故、喺大陸建立人際網絡,畢業後入 i-Bank 或國際大行都不足為奇。「你,都可以係下一個陳偉霆。」(設計對白)

要置記建議大家咁做,我又做唔出。因為真係違心。要好似德成女傭咁融入家中,其實冇廣告睇起嚟咁易。你試過喺中西夾集嘅 chat group 入面用簡體中文字溝通、視唔識中文嘅其他成員如無物未?我未,但我見過鄰近地區嘅人士「自我」嘅一面。更唔好講喺 WeChat 派紅包、返深圳玩高卡車再食味精晚餐嘅消遣,我腸胃虛弱受唔起。

當然,好多人,好似話自己淨係講「無赦」嘅嗰位律師咁,做人條底線可以放得低過地平線。呢個已經返返去家教同 upbringing 嘅問題,冇得深究。

但我想講,莊逸希嘅提議其實錯唔晒。記得《嚦咕嚦咕新年財》嗎?劉華對住三色雪糕一手爛牌,用打爛牌嘅方法倒轉嚟打,將副牌一步一步改頭換面,好似還原靚靚拳咁變返清一色。我呢啲人到中年事業線道 (唔係事業線, okay?) 大致成定局嘅就話冇乜得變革破局,如果大家仲係十八廿二,或至少三十未滿嘅,嘗試突破框框用自己嘅方式、規劃自己嘅人生,或者為時未晚。

至少,唔好諗到非做金融不可。未來嘅世界需要嘅人才同工種,同而家市場上需要嘅總有出入。如果本身強項並唔係識好多 uncle 世叔伯可以令 Private Banks 爭相邀請加盟嘅,又何必同人爭呢啖飯食?如果唔識 algo 唔識 programming 嘅,夾硬考個 CFA 迫自己同海歸、港漂競爭又有乜謂?人哋讀書搏命過你,出千狠辣過你,憑乜嘢你覺得有機會勝過呢類人?

夜晚我行過某商場,見到一棚三尖八角、西裝皺晒、著恤衫著到好似衣衫不整咁嘅後生仔企喺門口,手上夾著一式一樣嘅單張。冇錯,佢哋係地產經紀。 With due respect ,唔係個個 agent 都係咁樣樣,都有人著得好四正嘅。 But ,喺呢個城市搵快錢,仲係咪一個可持續嘅玩法?做地產代理門檻唔高,而且行業永遠有需求,但咁樣真係好咩?學鄭融問句,「這是我的非凡人生嗎?」

時代唔同咗,玩法好自然唔同咗。再聽班老而不講「獅子山下體現香港精神」,等同上家槓咗紅中,你仲痴痴地等做十三么。 You shall never pass them 。

如果香港仲係八、九十年代嘅香港,規劃自己嘅人生或者仲可以以香港為本,但今時今日,「以香港為本」基本上成為咗一個詛咒,當李嘉誠都轉移投資重心去歐洲嘅時候、當中資取代港資已經七七八八嘅時候,你嘅人生,可以係 join them ,亦可以係 don’t look back ,出咗去就唔好返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