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夠絕情,我都趕我自己出去」

中秋前後,老友敘舊。老者,一在年紀老過置記;二在識於微時,大家十八廿二嗰陣已經識落,彼此見證對方嘅成長。

喺大排檔,三支公圍住圓檯,叫咗支生啤,捧住戰鬥碗,舉筷夾住一條條蟶子。大家過去一年都經歷咗事業上嘅大轉變,可算同是天涯羅樂林。

其實都不盡然係衰嘢,有朋友係開心轉飯鑊加人工嘅,不過錢同 Job Nature 再重要都好,始終影響力唔夠 Direct Supervisor ,簡稱老闆,咁大。我成日都話,好工不如好老闆,但係咩叫好老闆呢,就鹹魚青菜,各有所愛。「汝之蜜糖,吾之砒霜」,聽過未?即使係公認嘅老好人,都總有下屬會同佢夾唔嚟,或者係能力上,或者係風格上。何況,我朋友嘅新老闆唔係人咁品?

涉及老闆嘅問題,一般嚟講有兩個解決方法:一係你走,二係你等佢走。仲有第三同第四個方法,三係磨合到大家夾到為止,但保證痛苦過磨牙磨薑磨爛蓆;四係你取代佢,但呢招比較 Advanced ,大家唔好未學行先學走。

講返頭兩個方法,如果要等老闆走,除非見到外圍或樓上有咩風吹草動,否則同等待黃石火山爆發一樣,得個等字,而且唔知有生之年內見唔見到。所以,一般打工仔如你我,見到上頭老闆勢色唔對,三十六著走為上著係好合理,亦係好普遍嘅玩法。

如果決定走,跟住個問題就係幾時走同埋點樣走。點樣走,不外乎冇工在手就劈炮,或者有 offer 先遞信。所以答案又同幾時走息息相關。

幾時走,取決於春夏秋冬嘅天時:春天係升職加薪派 bonus 嘅季節,即係有班人會如願以償之後搵工跳槽,春天亦係公司傾好 budget 可以開 headcount 嘅時間,空缺整體上多咗,但求職者亦會增加。夏天一般要遞信嘅都喺 notice period ,公司要登報請人填窿窿亦係呢個時候,勞動市場仍然活躍。秋天開始踏入收成期,條數跑得靚嘅,多少想等埋下年 bonus 先走,公司亦唔會太積極請人。冬天,顧名思義,寒冬呀,大家都年近歲晚收爐,為下年做好準備──但亦因為咁,有人會選擇呢個 moment 呈辭,尤其是 notice period 長過一個月嗰啲。

除咗天時,仲有地利:你喺呢個地方幾耐?會唔會過幾個月就夠鐘升職加人工?呢個係一個機會成本嘅問題。另一方面,喺公司日子唔太長 (一兩年內) 嘅,或者連續幾份工都係一年鬆啲貨仔嘅,或者都要考慮忍一忍,以免人哋覺得你 jumpy ,中譯「份份工都做唔長」。

天時地利以外,最後都係人和:你老闆有幾惡頂令你非走不可?你嘅同僚 (或手下,如有) 係同你一齊槍口對上,定係喺你背後默默地等機會拮你一刀?呢個因素未必主宰一切,但都可以係止痛劑或者壓倒駱駝嘅最後一根稻草。

我朋友最後決定係點,我未知。喂,唔好割凳住──你哋同佢素未謀面,咁八卦做乜?結果,往往未必夠過程重要。 Go through 咗一個 Thinking Process 而做錯決定,最多都係揼春,但至少有 Lesson Learnt ;闔埋眼賭大細買啱咗,今次賺粒糖,下次可以輸間廠。

下次,我再講埋席間另一支公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