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我都有預感」

置記有個舊老闆,為人好哲學家,成日諗埋啲嘢都禪禪地。有次 team building 同佢行山,問佢平日有咩嗜好,佢一本正經咁話:「我鍾意留喺室內,靜靜地睇書。」

烈日當空之下,我一額汗,唯有尷尷尬尬問句「點解嘅?」阿舊老闆話,因為遠古時代人類荒天野地走向洞穴居住,說明人性喜歡有瓦遮頭。

舊老闆講嘅嘢當然 arguable ,但人都係動物嘅一種,而動物嘅天性都係趨吉避凶:每逢天災之前,都總有動物昆蟲四出走避,是為啟示。

而我覺得,動物至少預測到冇耐之後嘅災劫,高等智商嘅人類,閒閒地真係要睇到未來十年嘅趨勢,先叫對得住自己。

事後孔明,或者馬後炮,係容易嘅。今日睇到一幅 20 年前後恒指成份股嘅成份股變化同公司市值升跌圖表。最坎坷嘅,係傳媒界別:東方報業、南華早報、電視廣播,逐一跌出藍籌股行列,廿年來市值增長欠奉。相比之下,曾經風光嘅利豐、受惠自由行嘅六福等零售股,就真係大幅跑贏。

當然,要喺 1997 年預知 20 年後邊隻股票彈出,邊隻股票潛水,係有啲強人所難。但行業盛衰,例如話自由行湧港期間夠膽開舖賣奶粉嘅,相對地係容易睇到。

股市係一個相當誠實嘅市場,撇除人為操控、流通量低嘅莊家股,市場先生多少會將公司嘅價值反映。近年美股科技股憧憬無限,另一邊廂跌到一仆一碌嘅,包括實體零售百貨業。 Macy 、 J C Penney 呢啲傳統零售強者嘅殞落,我唔係第一個、亦唔係最後一個講。 Amazon 股價由 20 年前嘅一兩蚊美金升到上近日嘅一千美金,講緊嘅又係另一個故事。

互聯網喺過去 20 年顛覆宇宙,科網股由泡沫到爆煲到從根本出發,稱王稱霸嘅唔係 IBM 或者 Microsoft 呢啲老字號,而係後上嘅 Google 、 Amazon 、 Facebook 。例外嘅有 Apple 但 Steve Jobs 世間又有幾多個?

如果話未來十年係人工智能、虛擬貨幣、智能家居/城市、共享經濟、虛擬實境嘅世界,除咗要諗有咩股票可買,或者仲要諗下有啲咩行業或者工種會息微 (俗稱收皮) 。

隨便 Google 一下「消失的職業」, content farm 或者天下文章一大抄嘅媒體報道一地都係。其中公認實死冇生嘅,排頭位係記者。而家人人都可以喺社交網絡開工開講開壇,報道差人抄牌、交通意外、火災現場總有人比報館電台電視台更快手。唔夠快,唯有講深度,所以有大水喉射住嘅網媒圈養專欄作者、政界人士,讀幾多書、行幾多里路,喺錢面前咪又係非 0 即 1 ,上一代文人風骨早已擺入博物館當文物。

記者生存空間窄過手指罅,中介人如旅行社又何嚐唔係捱緊?而家有運用大數據分析、容許客戶自助揀選條件、介面方便又快捷嘅 app 同網頁,我都唔知幾多年冇入過旅行社問價。地產經紀喺香港畸型嘅市場需求之下仲有得撈埋呢浸油水,但股票經紀呢?

接線生因為電話技術進步而消失,家居電話又因為手提電話嘅出現而衰落。香港被紅色資本買起到窮得只剩下股市樓市,而保險同投資產品銷售同樣面臨 Robo-Advisor 嘅競爭,傳統銀行存款貸款開信用卡,更加不在話下。即使我到今日仍然為有好多人去超市畀現金而唔係八達通而感到驚訝,但現時養活眾人嘅好多崗位都將會供過於求, that’s it 。

老套講句,如果你相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讀科學、工程或者一系列科技暫時難以取代嘅專業人士,例如要落手落腳照顧病人嘅護士⋯⋯可能係比較好嘅選擇。 Auditors 、 Accountants 應該都仲可以捱一排。至於我最唔相信嘅係咩?應該係所謂 KOL ,有佢講冇人講嘅名嘴如黃毓民、鄭經翰、李慧玲嘅時代已經過去,而家人人都可以自封 KOL ,廣告商畀 budget 出嚟可以重覆養活一個代言人幾多次?唔好玩啦。

如果你臨尾想搵返個樂觀嘅理由,咁我唔介意話你知,我一向預測都唔準,高買低賣我專長,買主勝客勝開和波。 2003 年我冇低撈淘大──當年仲讀緊書,邊有錢買樓。咁樣,係咪開心啲?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