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些一时人气很高的心灵鸡汤作家及情感作家,都无法成为文学大师?难道人心从阅读中获取抚慰和指引不正是文学的价值吗?

对于这个问题,你心里的答案是什么?

在这里,我们来讲一下这个情况的反面:当世界大战摧毁了上帝这一单一价值观之后,重要的文学作品中越来多地流露出了迷思的情绪,海明威、塞林格、凯鲁亚克……这些作家并不会想要给读者一本感人肺腑的指引之书,他们直接写出了找不到方向时的堕落、迷惘、反思。

也就是说,一个作家,并不是弄清楚了世事百态和人生价值之后才开始写作,他可能比自己的读者更加不确定应该怎样去生活。

他找不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文学越来越充分地尊重人作为一个个体的特殊性。即使像我们所处的和平年代,不用战争来摧毁,自有许多新的道德观、新的价值取向不断冒出并交织在我们的生活中,令一个不管多么擅于做到左右逢源的人,也时常要面临着不合时宜的时刻,而这一时刻,就是文学诞生的时刻,是一个具有独立品质的时刻。在这一时刻,人或许尴尬困窘,然而他进入了反思。


  • 哈哈
  • 信息

哈哈哈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Sibyl Ong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