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國崛起,香港何去何從?

廿幾年前,中共喺八九民運炒大鑊之後徹底放棄政治改革,相信當年係佢哋係有少少淆底嘅。

西方自稱靠民主自由普世價值,喺二戰、冷戰成功打倒對手。雖然明眼人知道吹水成份唔少,民主自由固然唔係靈丹妙藥,但畢竟二十世紀所有缺乏民主制度嘅國家都被邊緣化,呢個係不爭嘅事實。中共想做世界強國,又死都唔跟西方民主藍圖,企圖自己闖出一個新嘅政治模範,係需要極大嘅智謀同勇氣。

呢十幾年中國 GDP 節節上升,成為世界強國。雖然中國嘅人均 GDP 仍然好低,但強國勝在唔搞民主,可以制定長遠國策,一做幾十年,唔會好似美國咁樣朝三暮四,仲無端端爆個 Donald Trump 出嚟搞搞陣。靠住十三億人民嘅力量,一統戰線,係中國之所以喺國際舞台上有咁大話語權嘅主要原因之一。

呢十幾廿年,西方嘅磚家不斷預言獨裁嘅中共會倒台,講到似層層咁。今時今日,已經唔「興」講啲咁 on9 嘅嘢嘞。開口埋口講「支爆」嘅人,最後咪死死地氣跟住啲師奶一齊炒騰訊同阿里爸爸。喺啲西方普世膠嘅論述中,中國係冇可能以獨裁制度發展出現代嘅經濟、現代嘅大城市。不過而家活生生嘅反例存在,你吹咩?之前俾人睇死幾十年,而家全世界爭住同中國做生意,證明咗班普世膠係 9up,中國模式一樣可以成功,中國人果然係要管嘅,中國嘅政治家又點會唔囂張?

喺中國嘅政治家眼中,呢幾十年中國嘅崛起,正好證明民主唔係唯一富國致強嘅道路。甚至喺某些人眼中,正因為中國放棄民主,先至可以迅速崛起。

其實我唔知咁樣嘅政治觀係咪錯。如果政治嘅目的只係富國強兵,咁其實「國家靠民主而富強」反而係 18 至 20 世紀嘅歷史嘅特例,之前最有效嘅政治體制係有中國特色嘅帝制。西方人以為自己因民主而富強,中國人真心膠俾西方學說老點咗一百年之後,經過反覆實驗同觀察,得出結論係西方之所以富強,係因為資本主義,而唔係民主。正所謂「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發現呢個疑似真理嘅中國共產黨,為咗富國強兵,連資本主義都可以擁抱,偏偏死都唔發展民主,可見喺中共眼中民主呢條路線係有幾咁錯。

早排中共十九大吹得好勁嘅「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喺政治層面大概就係講緊呢味嘢。撇除啲黨八股,中共想走嘅路線,反而似係儒家法家傳統嘅延續。信不信由你,用傳統中國政治哲學觀點去睇返中共嘅行為,啲嘢會 make sense 過你用西方普世膠嗰套,亦會 make sense 過純粹功利主義嘅分析。或者啲中國專家會話我呢種睇法膚淺兼 on9 啦,但對於我呢啲冇花十幾年研究現代中共政治思想嘅人,搵個似樣少少嘅 approximation,總好過用西方普世價值嗰啲完全錯晒嘅角度去睇中共吖。

我自己就冇咩興趣去討論從倫理道德角度一個「獨裁政權之下嘅小康社會」係咪好嘢嚟,但喺取捨方面,中國一日未能夠稱霸世界,中國人就會喺「民主」同「富國強兵」之間作出取捨。我唔知呢個取捨係咪二元對立,但反正好多中國人相信要面對西方列強就必須統一戰線發展國家實力,咁中國未稱霸世界之前就應該冇咩興趣搞民主。

中國人有冇興趣搞民主亦都唔係我主要關心嘅嘢。正所謂「條路自己揀,仆街唔好喊」,中共嘅憲制地位係普遍得到中國人民嘅默許嘅,我都無謂同十三億人民嘅意願過唔去。不過,喺咁嘅歷史大勢之下,就好易理解點解《基本法》起草嘅時候又普選又港人治港乜乜柒柒,過咗廿幾年得個吉,而家中聯辦仲要打算同特區政府「一齊」治港,其實都多得中共呢廿幾年喺中國大陸透過實踐檢驗出嚟嘅真理非常有效,覺得唔喺香港實踐埋真係好很浪費。

喺咁嘅情況下,香港人何去何從呢? 舊民主派嗰套「民主中國」夢就一早係幻像嚟。或者廿幾年前,喺中共領導對「放棄民主改革」呢個決定仲有些少疑惑嘅時候,同佢哋講民主人權會起到作用。但而家十九大講緊「四個自信」喎,如果中共嘅黨員仲信西方民主普世價值的話,係違反黨章架。中國人唔想要民主,牛唔飲水點撳得牛頭低?

唔要「民主中國」,下一步大家就會諗「港獨」。「港獨」喺理論層面係直接、簡單、純潔嘅,但大家都知討論「港獨」嘅結論必然要係「港獨不可行,千祈咪撚做」。所以,香港人要喺逆境之中爭取最多嘅權利,最可行嘅就係喺制度之內尋找「出路」。所謂「出路」其實都冇咩好嘢,不外乎為咗香港人福祉而付出嘅冒險同犧牲。呢樣嘢聽落係廢話,事實上亦都係廢話嚟,但香港人正正就係最缺乏咗呢樣嘢。

大家識講「世界上冇免費午餐」,每一個民族嘅崛起都係充滿犧牲嘅。衰啲講句,中國今日咁強勢可以迫令香港屈就,都係多得呢幾十年中國人犧牲咗民主人權咋。鬼唔想要民主咩,習大帝咁大權力,分1/13億出嚟都好吖係咪?不過好多中國人就係決定咗某種取捨囉。有時覺得 #等價交換 呢個概念喺哲學上幾乎係 tautology,但唔知點解香港人永遠都係覺得自己可以靠自己嘅「聰明才智」去用低價值嘅嘢換取高價值嘅嘢。或者如果你係股神,你可以靠聰明去用一蚊贏幾億返嚟,畢竟股市都算係相對簡單。不過喺政治呢啲超複雜系統裡面,你最低投注額可能係以年計嘅光陰,預期回報可能係零,而超越「等價交換」嘅可能性唔係冇,不過只可以係靠運。簡單講,即係用條命嚟搏,好運搏到彩就收歸公有。咁嘅遊戲,你玩唔玩?

總覺得香港人睇政治,從來都係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包括我。我睇歷史嘅時候,見到啲位高權重嘅人捲入政治鬥爭,輕則身敗名裂,重則陷家陪葬,點解明知咁大風險都走去做呢?我係香港人,其實我都唔明。或者係權力慾沖昏頭腦,但我總覺得不止於此。一個冇咁功利嘅人,大概除咗私慾之外,仲會有理念嘅堅持,有對群族嘅忠誠,有貢獻社稷嘅抱負,有為國為民犧牲嘅覺悟。呢啲嘢聽落好「正面」,但絕對係令人身首異處嘅最佳方程式。好多時,人就係會咁樣死咗,或者起碼身敗名裂,但群體會受惠,社會好多時就係咁樣踐踏住犧牲者嘅屍體而前進嘅。

環顧香港政治人物,真係冇人有呢種質素。呢個唔係對任何個人嘅指責,事實上有犧牲精神嘅人,就算係其他社群,或者都係不足 0.1%。問題係,0.1% 同 0.000% 係差天共地嘅,而我覺得香港人真係零。我咁講或者對好多正在面對政權壓迫嘅抗爭者好唔公平,但以我所見,大部份人係「無悔」當日捲入嗰啲事情,但如果一早知道會面對咁嚴峻嘅境況,再揀多次的話,實在未必咁勇往直前。況且,今日嘅犧牲者多係事出於街頭衝突之類,一時嘅勇氣係人類天生本能,但如果係要做決策劃嘅嘢,有空間去冷靜作決定,能夠喺冷靜情況下作出自我犧牲嘅決定嘅人,喺香港就真係零。

所以,而家已經冇人會「奢望」香港嘅官員可以抵得住「政治壓力」,冇人會「奢望」佢哋會憑良心去反抗上頭一啲不利於香港嘅指示。老實講,香港人自詡先進,但連最基本嘅儒家道德標準都冇呀。香港人做高官,計較嘅竟然係薪俸多少,有時真係抵俾人恥笑。如此質素,就算殖民主如何溫柔體貼,香港人都會照樣肉隨針板上。彭定康就最清楚喇,否則都唔會講得出香港人自主會斷送在香港人手上啦。

本身只係諗住講兩句,點知講咗咁多。其實我講嘅嘢都冇咩新意架喇,不嬲講嚟講去都係呢啲。不過得閒重覆講下,或者可以方便大家嫌命長嗰陣有啲方向同目標咁啦。

(原文於 2018 年 1 月發佈,略有修輯)

219

    219 claps
    散彈二號

    Written by

    散彈一號嘅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