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遊記 (2) — Sports Med Pro’s Perspective

承上文 “Leaders in Sports” — Leaders Week 時的所見所聞,這次分享緊接在貝爾法斯特 Belfest 舉行的 “2nd World Congress on Sports Physical Therapy — Optimal Loading | 第二屆世界運動物理治療大會 — 最優化負荷”

這次大會由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Sports Physical Therapy (ISFPT by WCPT)、The Association of Chartered Physiotherapists in Sports and Exercise Medicine (ACPSEM) 及 British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BJSM) 合辦,份量十足

原本沒有預算要參與這次大會的,始終 Belfast 是一個比較遍遠的地方;不過既然人已經在倫敦,好友 Stephen Mutch (主辦人之一,也是 Team Great Britain 的 Head Physio) 亦盛情邀請之下,便順道多飛一程與會。結果真的是大開眼界。

Stephen Mutch 也是 Team GB 在台北世大運時的 Head Physiotherapist

首先,我真的不能把 Optimal Loading 一詞好好翻繹成中文,極其量也是「最優化負荷」。“Optimal” — 「最優化」的翻繹,是直接準確的,這點不用質疑。“Loading” — 「負荷」這個翻繹,卻繹其名而失其義。「負荷」的引伸意義,是超過承載能力的荷載,也會做成不良影響;而大會中的 “Loading”,是泛指對身體各系統的訓練和使用,是中性的詞彙,沒有好與不好的喻意。

從翻繹的作業中,也深深感受到一個現實,就是我們的華文世界內,還沒有 “Loading” 的概念。“Optimal Loading” 就更加是一個嶄新的概念。


大會內容包羅萬有,有 Loading to Muscle、Loading to Tendon、Loading to Bone、Loading to Ligament、亦有 Loading to Nervous System。要每一部份都達到 Optimal Loading,才可以有 Optimal Performance 和最佳的訓練 / 復健效果。每一部份,都由世界頂尖的專家開講,兩天接近三十場次演講,絕無冷場。內容實在太豐富,我也不打算在這裡分享;反而現今運動物理治療界別於運動科學發展中的深入參與程度,最值得我們學習。

始於 Tim Gabbett 的 Acute-Chronic Workload Ratio,澳洲和歐美的運動物理治療師不斷開發不同的理論,再以初創方式創做不同的軟件硬件,漸漸以 Sports Medicine 的角度來壟斷 Sports Science 市場。大家常常見到的 GPS Tracking、Motion Capture Tracking、Workload Optimization 等提昇運動表現的東西,就是從這裡跑出來的。

Day ONE 的豐富內容
Day TWO 的豐富內容

說到這裡,我不得不說明我的觀點:「運動表現、運動科學和運動傷害防護將會互補互動,而 Sports Medicine、Sports Science 及 Strength & Conditioning 三個部門將會合而為一,成為 Sports Performance Department。物理治療師融匯了病理學、生理學、解剖學、病理統計學和訓練科學,將會是 Sports Performance Department 的主管,同時統籌物理治療師、運動科學家、運動傷害防護和體能教練的工作。

事實上,現在大部份英超和 NBA 的隊伍,都已經使用這一種作業方式。

延伸閱讀:Chelsea Lane — Golden State Warrior — 以物理治療師職稱擔任 Head of Physical Performance and Sports Medicine http://www.nba.com/warriors/staff/chelsea-lane/

與會五百多人當中,超過八成都是在職的運動物理治療師,其他都是體能教練和運動科學專家 — 他們都大致認同這個發展方向。


大會完結後,便立即飛回倫敦,與 Andy Murray 的體能教練會面。下次再談。

Matt Little 是 Andy Murray 的體能總管,與 Andy 合作超過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