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首映後感

2018年11月6日,香港亞洲電影節開幕電影《淪落人》首映後,導演陳小娟說,有一次在家附近遇見一位坐輪椅的中年男士,輪椅後面站著一位貌似菲傭的女孩,兩人一坐著一站著在她面前路過,那影像令她印象深刻,故此激發她拍攝此片。電影取景於愛民邨,以木棉樹在四季中的變化作為時間線,襯托男女主角關係的起承轉合,情節溫暖動人。

時間回到2017年7月,有一天,同事家明(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的總幹事)說,有人想邀請我們會員和照顧者做訪問,為拍攝電影做準備。年中我們收到不少訪問邀請,有學生做功課、有專業人士做調者,各式各樣的查詢都有,同事們都會盡量配合,目的只是希望更多人關注和了解會員的情況。所以當劇組人員來到時,我們如常有碗話碗,有碟話碟。沒想到,大家的分享最後一一沁入在電影情節中,令到很多細節都非常真實。

這是一套講述四肢傷殘人士與照顧者的電影,驟聽題材似乎一本正經,電影中卻出現不少粗口,但每次都出現得很合適,就像粗口本身的價值,不但提升語意,且加強感情層次。粗口在此片中帶一種黑色幽默,當劇情帶點傷感時,突然爆出一句粗口,全場大笑,傷感不再那麼傷。這不也像人生嗎?當你遇上逆境,不能哭時,唯有爆個粗,一笑帶過。儘管笑中有淚。

我有很多私人理由去喜歡這套電影,6歲到21歲這段時間,我就住在愛民邨,劇中每一個街景都非常親切;題材是我現在服務的機構所關注的;從小對木棉樹有非比尋常的感情...... 但我相信,撇開所有個人原因,這仍然是一套令人喜歡的電影。

(慎入!以下含劇透)

全片角色並不多,每個人之間的關係也非常簡單,一條主線,三條副線,各有情感展現。

Dream Giver

主線講述Evelyn “阿蓮”跟昌榮的關係。阿蓮說,昌榮(黃秋生飾)是她的Dream Giver。其實也要她本身有夢想,其他人才可以幫助夢想成真。就像木棉樹本身要有開花結果的特質,風不過幫助木棉花飛得更遠。

妹妹的尖酸

飾演妹妹的葉童出現的場景並不多,但每次出場都展現出張力。這是一個令人討厭的角色,但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她的尖酸,其實透露出內心有很多不忿和悔恨。她不能面對哥哥因工傷導致傷殘,每次去探望都怱怱告別,每一句說話都像撩交嗌。我身邊也有這樣的人,其實他們並不壞,帶刺的外衣裡面是受傷的心。

男人的浪漫

李璨琛飾演昌榮好朋友,在昌榮受傷後一直照顧他,常煲湯給他補身,卻說是自己媽媽煲,只是有多拿來給他。除了煲湯,兩人還會一齊煲四仔,去公園捉棋。男人的浪漫,很多事都心照。這讓我想起一些會員,那些好兄弟間的感情。

遠方的兒子

電影沒有交代黃秋生跟前妻為何離異,妻子帶著兒子改嫁,遠赴美國,雖然經常跟兒子視像通話,總不免想念。兒子希望昌榮能飛去美國參加畢業典禮,昌榮卻怕麻煩別人。後來Evelyn做了一些事,令到兩人終可重聚。有時明明兩者就關心對方,偏偏就是要有中間人拉一把。

其實電影去到後面,感覺有點over,Evelyn 因為擔心昌榮沒人照顧,所以拒絕去外國做攝影大師助手,昌榮不忍她放棄機會,偷偷幫她造 portfolio,騙她去見大師。照常理,Evelyn實在沒可能放棄這機會,也許這是想彰顯她的單純吧。幸好最後她決定飛出去,如果結局是她留在昌榮身邊,就會太過矯情。

電影中有兩幕,勾起了傷感的回憶。鏡頭從井字公屋底部向上緩緩升高,由四面圍牆,只有一點天空,到大片藍天白雲,看得錐心。想起她跳下來之後,靈魂是否慢慢上升,飄向青天。

生命無常,死亡或意外不知何時來到,是好是壞,也得繼續。就像Evelyn跟昌榮說的,"你不能選擇自己是否坐輪椅,但你可以選擇如何坐在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