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一天都嫌多

曾幾何時,都算是接近前線的人,那些年的反高鐵包圍立法會,反國教包圍政總,還有無數遊行和集會等等。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勝舊人。這輩年青人的政治醒覺比我輩早得多,或許是世代問題,當年好像沒有那麼多政治矛盾。

71那天,完全不明白他們為甚麼要那樣攻堅,而如果不是警方徹退,他們也不會那麼容易進入立法會大樓。如果警方死守再增派支援,他們最終只會得到破壞公物的效果,而不是現在達到的多重象徵意羲。

為了在回歸紀念日,在一個原本應該是代表人民聲音但變了質的地方,直接了當再一次告訴當權者大家的訴求,如果只為了這些而要面對失去民心的風險,付上邢責的代價,這條數學我當真不能理解。直觀會覺得他們太蠢,是不必要的犧牲,但如果從情感上看,他們和幾位以死控訴的人牽引,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到底他們一開始只不過是情感發洩,要去破壞某些事物作為升級行動,還是他們早就決定不惜一切去佔領立法會,只為宣告訴求,真的天知道。但他們十分清楚闖入立法會大樓是何等罪名,而是否這樣做就沒有人再能指責他們是收了錢;亂中有序的破壞,是否就能展示他們並不是純粹情緒發洩而日是目標明確;清場前徹退,是否要表達長期抗爭的覺悟?

而假若這幾千萬立法會裝修費換來平息干戈,整個社會因省卻往後待續遊行而釋放不知多萬人的經濟效益,釋除收緊香港自由的疑慮的心理影響,那麼這幾千萬是否物有所值?當然世事豈會這樣完美。

從來也不應該以單獨事件去理解大型群眾運動,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這次是由雨傘開始累積而來的結果,DQ議員、一地兩檢、明日大嶼等等,其實都有政治代價,凡事去盡,緣份勢必早盡。只不過我原以為經過一輪年輕運動領袖被定罪後,香港社運已經終結,沒有人會犧牲自己的前途來為社會爭取甚麼,結果5年後這一代人走了完全另一條路。

而這個社會也不是5年前的社會,食催淚彈已經是社運基本門檻。就算今次年青人勇武到大家幾乎不能接受,但帶來的反效果遠比我預期中少,大家都沒有忘記初心,各有各做,雖不能認同,但也不互相攻擊,目標一致。

和理非,勇武、鏈盤戰士互相接力,因手機通訊之便利成就無領袖主導,形成了另一層次的社運。政府無法應對,只能繼續放空。有人會覺得時間對年青人有利,但我卻認為其實是對等的,事態亦可以因為時間而使民眾失去耐性繼而放棄,而對家也不是省油燈,背後可是整個國家的資源後盾,特首這兩年就是太順利才招至如斯境地,驕兵必敗。

不知這種非常時期會維持多久,大概要直至某一方信念崩潰才能休止。

哲朗筆記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