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维珍航空发生的歧视中国女生事件以及维珍在当时的处理情况以及之后不诚恳的致歉让我想起我在2014年末去英国旅行的经历。

当时,途径巴斯城,我入住在当地一家五星级SPA酒店Macdonald Bath Spa Hotel。临走前,我决定做个美容并在酒店里的Spa做了我第一次修眉。我提醒那个服务人员我的皮肤非常敏感非常细薄,结果她还是用蜡双双把我眉毛下方的眼皮的表皮撕掉了。。她没有道歉并且说是正常现象。。并表现点有些傲慢。。

因为当时我要马上赶回伦敦乘坐飞往纽约的飞机回公司,并没有多余时间和她争执,并且我觉得和她争执也没有用途。我就顶着还在流血的眼皮赶回伦敦坐上了回纽约的飞机。

一到纽约我就去了皮肤医生的急诊(其实如果当时听妈妈的话,应该一点疤都不会留),第二天我就打电话给律师。案件的难处在于这家酒店在美国任何地方都没有分店,要告它只能去英国,而我当时工作压力很大,并没有多余的时间往返英国进行诉讼。最终我们决定庭外和解:在事情发生后的一个星期我接到了致歉信,酒店方面委托保险公司进行调查。在事件发生后的8个月,我收到了赔偿金$25,000。

权利或者利益被损害的时候,能用法律保护自己的情况下不要选择仅仅用社会舆论。如此明目张胆的种族歧视,是多么好打的一场官司。那个辱骂中国女生的白人说自己精神不正常,那么就请出示医生证明吧。若真是有医生证明,也请出示证明医生的资质吧。至于告维珍就更容易了。

不知那位女生有什么原因没有告维珍或者那个自称精神不正常的白人,我也不了解国内或者英国的法律种族歧视等条文。按推断,应该只能选用英国或中国两国的法律法规。在这一点上我庆幸自己在纽约生活多年,在法律上又多一层保护。现在搬来三藩市,虽说同是在美国,也还是诸多不适。

总的来说,我一定不会再乘坐维珍航空了,也应该不会再去英国了,不仅因为种种这些事件,也的确是英国并没有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当然我也只呆了10天只去了伦敦以及它周边的一些城市。那里的天气并不好,天总是灰蒙蒙的水总是很浑浊,发达程度也和纽约(自我成年以来,待得最久的地方便是纽约了,其他的地方我也比较不好)没有可比性,唯一城市快轨的确比纽约的地铁干净准时的多。吃的有超过我的expectation,当然是借助了yelp的结果。在市区可以随便走然后用yelp发现好吃的,或者买本lonely planet顺着吃。

重要的事情再说一遍:保留证据,能告的情况下一定要告到底!告一年,告十年都要告!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SimplyMyJourney’s story.